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爸爸

心安理得

我的小爸爸 薄暮微尘 956 2011-04-26 17:46:01

  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办法找朋友帮忙,更不愿意让乔先生知道。乔先生胃病初愈,他的身体也未必很好并且忙工作都没法和她一同回来,而她的铁杆老友郑乔彬,而今也形同陌路。

她实在想不出办法怎么告诉自己的爸妈这笔钱的来源。她背后有一位乔先生,财产无法估量,她要怎么装成只是一个月薪几千精打细算度日的人。

她突然想到了一点,扭头对他妈妈说:对了妈,我参加的比赛有奖金啊,要么拿来给爸爸用一用。

陆小熙的爸爸说喝叨她妈妈:你又给熙熙说什么了。

陆小熙的妈妈很为难,她说:女儿都那么大了,家里的事能不让她知道一点吗?

陆父很生气,叨叨着:熙熙,别听你妈妈给你嚼耳根子,本来就没有多严重的事情,不就是要做一个脑部的手术吗,完了一点事都没有了。

陆小熙在病房里坐了一会,爸爸就催她赶快回去。他说前几天我们找冉冉,冉冉说你不和她们一起住了,自己又找了个住的地方。你这个性格,太像我了,倔起来没个头。都这么多年了,如果在外面住的十分辛苦,就回家来住。

我是自己住着习惯了爸爸。陆小熙说,她心中的难过令她如坐针毡,正好,陆爸爸说:都那么晚了,明天你还要上班,带你妈妈吃点饭,你就回去休息吧。

陆小熙点点头。陆妈妈不愿意在下楼,她说不爱闻电梯里那个味。陆小熙自己下楼去海鲜酒店里提了两份参汤和几分菜,被爸爸又叨叨了一顿,嫌她奢侈。

陆小熙没有解释,被叨叨也是意料之中的。虽然知道老陆没有生命危险,但心里怎么想都不舒服。在回去的路上,她找到一个护,士,问了一下交款的情况。那护,士想了想,说:噢,你说的1073床的病号啊,我们这里是交过手术费后才预约的,那个床的病人好像明天才交手术费,暂时安排是三天后。

陆小熙心中的愧疚多多少少有些平衡了,她说:可不可以现在交?

护,士说当然可以,你是家属吗?

是的。陆小熙说,护,士很热情地说:正好那个床的病人我负责的,我带你去交款。

陆小熙心中那股气总算舒缓下来,她跟着护,士去把爸爸的手术费交上,刷卡的时候,她心里想,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花乔先生给她的钱,给爸爸交手术费,她觉得值了。

她回到小区,门口的保安突然喊住她,很有缘分,依然是当初那一位保安,在陆小熙来找乔先生时,不料接到方浩女朋友电话破口大骂的时候遇到的那位保安。那个保安似乎早已领教过陆小熙的毒舌,所以说起话来恭恭敬敬礼让三分。

他说陆小姐,这里有您的包裹,北苑园林送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