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嫁入豪门:老婆我错了

13、一霎薄情(八)

嫁入豪门:老婆我错了 费慧 1012 2010-07-08 16:48:14

  他一心切割着美味的盘中餐,可她一走,才猝然发觉刀下鲜嫩的牛肉早已碎成渣。不知不觉,他将这盘上好的肉切得惨不忍睹。

她拿他给的副卡去刷,收银员突然抬头说:“非常抱歉,您这张卡暂时不能在本店进行消费。”

她呆呆看着那张附属卡。前天余额显示还有满满的七位数。

一向不爱扫货购物的她就近日添置了一些生活用品,怎么会没钱?

夏微寒像风一样走来,掏出皮夹,修长的两指夹出一张卡递去,“没关系,我来付。”平静的表情叫她想抓狂。

小若疯狂地追出去,就像当年他撞掉她的咖啡那样去追。

可当时,她是嫌钱太多去还钱,而今日,她却是伸手来问他讨钱。

她气喘吁吁拽他的胳膊:“钱呢……给我……”

近乎哀求的眼神,他看在眼里非但没有丝毫怜悯,反而对她更残忍:“凭什么我要给你?”

“你……给我……”薄薄的嘴唇颤抖着,抛弃尊严只发出这样可怜而单调的字眼。

“也行。你再好好计划,成功引诱我上、你的床。”他把脸凑过来,飞扬的剑眉下眸光闪动,接近玩味的眼神,“一夜一百?”

小若手心握了握,身子颤抖地说:“一万。”

夏微寒怔了一刻,头低下来精心审视她,嘴角扬了扬,无声冷笑:“现在,你是在与我讨价还价吗?杜小姐?可你值几个钱呢?”

他无视她眼中的泪,迈开大步,拖着她的脚赤溜溜擦过地砖。

她手心急出汗,再也抓不住,怔怔地望着他高大的背渐渐离去,一股心酸涌喉,悲怆地呢喃:“夏微寒,你给我……给我……”

他已远去,她伤心无望。

一路走,泪一路流。

捏着那张空空的附属卡回到西郊,见有人正往外搬抬东西,大门外空坪上搁满了家什。

她脑子嗡一响,心知不妙,赶紧跑去阻止:“别动我的房子……”几人拦住她不让进,她叫嚷着,抓扯着。

陈宽闻声从院里赶出,喝退所有人,到她面前又不忍心:“杜小姐,这是夏总的嘱咐……”

她只觉眼前一黑,快要晕厥……他怎么可以?他曾经说过:你的家你最大,没有谁敢动你。

他还记得吗?

三年前,他为她庆祝完生日失踪了大半年,回来已是来年夏天。站在对面街看着她下班,脸瘦了,笑容却多了……

或许真是福兮祸所伏。

还来不及去享受他回来的惊喜,灾难就降临。

那天回家,就见那面色蜡黄的老妈妈带着一干人,扛揪抡锤,对着她家一阵乱砸乱打。陈旧的屋脊承受不起外界粗暴的蹂躏,轰然倒塌,尘土飞扬。呛得她喉咙干痒,鼻间一酸,抱着胃部蹲下去哭了。那是她的家啊,她一辈子的根……

家没了,还有谁为她遮风雨?

她努力地去想,想来想去只有夏微寒。

手机在手中触滑,满掌心都是泪水,她对着那端哭诉:“夏微寒,我的家没了……”

他来晚了。

房子塌得支离破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