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嫁入豪门:老婆我错了

50、冷静的伤害(二)

嫁入豪门:老婆我错了 费慧 927 2010-08-24 22:05:13

  小若从台上下来,手背拭去额鬓细汗,随了嘉宾前往自由场地,饥肠漉漉的胃使步子有点发虚。近半月的筹备工作累得够呛,总算没出任何差池。

沿着霓虹渲染火树银花似的枫林,到了园中,彩灯映射,金光耀目,池畔边,俪影双双,尽是些权贵显赫的人物。

肥胖的颜少曾,鼠目寸光不停歇地四处打量,夹杂在这等奢华的场面,显得贼头贼脑。

之前不识好歹拒邀,入场一见,来的都是举足轻重的头面人物,对比自己无名小卒的小学校长,实乃抬不上桌面的汗颜。况且,夏家主人,夏微寒自他进场,只热情好客招待政商界、金融界、文艺界的高官贵胄,连与他寒暄的功夫都省略,放他一人在园中游离浪荡。

小若在餐台挑了一些食物,走到了后花园,迎面走来的夏微寒,擎着酒杯,经过她身边语速利落:“杜小姐,替我好好招待颜先生。”

她咬住叉子,心底恶寒。

回了头,目光直直望着擦肩而过的熟悉的陌生人,忽然笑道:“谢谢夏总提醒,可惜我没有分身术,不能兼顾三陪的功夫。”

话中的委屈,夏微寒何曾不明,不自觉退回两步,思忖着说点什么。

小若转开脸去,蓦然看到,粉红落地灯畔的欧阳笑脸相迎,举杯示意,她颔首,朝他盈盈一笑。

待她目光回转,猝然触到夏微寒的寒眸,心一震,往路边退了退。

他微微低下头,俯在她耳边几乎是吻了上来:“记住你今晚的身份,杜小姐,你不是我请来的嘉宾,你只是杂役,前来打杂的。”

先派她去陪客,后嘲笑她打杂,前言后语如此矛盾,他这样谨慎的人怎犯这种低级错误?可是吐字虽难听,他语气与呼吸却那么温和,柔如春风,轻拂她眼睛。

纤长如羽的睫毛轻颤着,小若扬起双眸,面红心跳凝视着他的侧脸,光映着他白净的皮肤如玉石般晶亮,鼻尖似有星光微微闪烁,美的流光溢彩。

她真想伸手抚上去,那样迷人的面孔是否属于他?生得这样帅气,可是心呢?是铁石做的还是金钢做的?

如此冷。

可能,心知这样盛大的宴会,夏微寒断不会做出有损场面的事情,也就很俏皮的答道:“那么夏总,你是否忘了,打杂的工作不包括陪你的客人。我只是有点饿了偷偷享受些甜点。过会儿,我还得给那桌的贵宾上酒呢。”

她用眼睛指着,走向露天桌入坐的欧阳。

灯火映着他年轻俊朗的脸,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谈吐不凡,吸引美女如云。

夏微寒飞快扫过那厢,脸色一沉:“杜小若!你从现在升级了,公关部长,立刻去陪颜校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