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响银铃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2-02-06上架
  • 35448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二章 当铺遇贵人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响银铃 2253 2011-01-28 01:17:35

  快入花都时,乳母因连日奔波,身上带着伤,年纪又大了,开始发起烧来,林晓妍背着她进了花都,又苦于身上无钱,便将她安置在一间破房子里,她伏在她的耳边,对早已昏迷的妇人说:“乳母,你且等我将身上的首饰换了钱来。”

林晓妍想,即使是在不明的古代,当铺总该是有的,再加上她身上的一只玉钗、一双玉耳环、一只镶金白玉镯,应该能换个好价钱。

林晓妍走在花都的大街上,街上商铺满满,人声鼎沸,显然这个她不知名的高翔国正处于太平盛世,走了一会儿,她还是没有找到当铺,便拉了个人问路,按着那人的指示,寻着找到了当铺。

眼前的当铺很大,显得有钱有气派,想来是这花都中数一数二的大当铺。

“‘满金来’当铺。”林晓妍念着招牌,进了铺中,许是她衣着狼狈,衣上还带着些血迹。那门口的小厮拦住了她:“去去去,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嘛!”

林晓妍冷笑了一声,亮出藏在袖中的镶金白玉镯,推开他的手,说:“有客上门,难道还有拦着的道理!”

林晓妍不再理他,径直向里走去。小厮也不再拦着她,只跟在她的身后嘟嘟囔囔地说了句:“衣服穿得破破烂烂,没想到还有个值钱的东西!”林晓妍回头瞄了他一眼,他便噤声不再言语。

柜台前站着个中年男人,肥肥的身子衬着一身的油光宝气,林晓妍正想着如何开口,她身后的小厮抢先开了口:“姑娘,可将你的玉镯子拿给掌柜的看看。”

“嗯。”林晓妍退下镯子,拿给柜前的掌柜,掌柜拿起玉镯东看看,西瞧瞧,又拿了类似放大镜的东西仔细的瞧着玉的纹路,金的雕刻。一刻钟后,他将玉镯放在柜台上,眯着眼睛对她说:“活当还是死当?”

“活当。”

“嗯,那就一千两吧!”

“一千两?”林晓妍虽然还不清楚这镯子价值几何,但她知道凡是当铺,必定会将价格压得最低,于是,林晓妍扬眉冷笑一声:“既然掌柜没有诚意,我便也不勉强于你。”说完,她一把抓过玉镯子,作势向外走去。

“姑娘,且慢!”那个掌柜从柜台内绕了出来,陪笑着说道:“姑娘,万事好商量,您若是觉得价低了,我再往上加五百两,五百两!如何?”他伸出五个手指比划着。

林晓妍假装着又往前走了几步,边走边说:“既然仍无诚意,又何须再留!”

那小厮见她又要走,便急忙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林晓妍回过头看向掌柜。将玉镯收入怀中,怒道:“掌柜的,你想强留!”

掌柜的使了个眼色给那小厮,小厮会意的将林晓妍带入座,而后离开了。不一会儿,他端来一杯茶水。

“姑娘,别误会,遇上好东西,我自然不会亏待于您,您就开个价吧!”掌柜接过小斯手中的茶盏,递给了林晓妍。

林晓妍接过茶盏,并不开口说话,而是学着电视上演员演的那样,先用杯盖掀了掀热气。

又过了一刻钟,掌柜见林晓妍迟迟不开口,已经显得有些焦急,忙问:“姑娘不说,让我如何定价?”

林晓妍放下茶盏,说:“你是当铺的掌柜,是行家,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如何知晓这玉镯究竟价值几何,你若还未有诚意,我现在边走!”

“别,别,别。姑娘,既然您仍怀疑我的诚意,可否容等片刻,我这就去告知大掌柜,让他与您谈价如何?”

“那我且等你片刻。”

林晓妍又坐着等了一会儿,便见那掌柜领着一个年约三十出头的瘦挺男子出来。男子走到林晓妍的面前,向她做了个揖:“姑娘,玉镯可容我看看?”

他拿了玉镯,只看了一眼,便回头厉声对掌柜说:“祥叔,你是越发糊涂了,这玉镯怎可只值一千五百两,一万两也不为过!”

他又笑着对林晓妍说:“姑娘,你若愿意,我出二万两于你,可好?若你能死当,我愿出三万两银子。”

“不,我只活当,二万两就二万两,我还会赎回来的!”毕竟这本不是属于她的东西。

林晓妍依他的言当了玉镯,不舍得看他将玉镯收入一个木匣子里。林晓妍叫他们把一万九千两换成面值为一万两的银票一张,九张一千两的银票,又拿了十两银子给小厮,让小厮为自己采购几件衣物,又将剩下的钱换了碎银。

那名瘦挺男子倒也客气,借了一间厢房给林晓妍更换衣物,整理妆容,又派了个名叫莲儿的丫头服侍她。

古代的衣服难穿得很,林晓妍便让丫头替她换衣,林晓妍暗暗注意着她穿衣的动作,她又让丫头为她梳了个简单的发髻。那丫头的手倒也巧,发髻梳的整齐又不失俏皮,但当她撩起林晓妍额前的刘海想挽在头上时,却大叫一声。

林晓妍知道,定是眉心的那朵曼珠沙华惹的祸。她有些气闷的说:“出去!”

那丫头颤颤巍巍的退出了房门。门外隐隐约约的传来女子与男子的交谈声。

“那……那姑娘,眉心处有那个……我……”

“你退下吧,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外面传来大掌柜的声音。

不一会儿,他走了进来。林晓妍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大掌柜向她走近,他抬手将林晓妍的刘海挽起,用簪子固定住,又拿了一边未用过的眉笔,沾了点胭脂,将她眉心的曼珠沙华画作了一朵盛开的睡莲。林晓妍微抬着头,只看见他的嘴角有一丝了然而温柔的笑。

大掌柜放下眉笔,将林晓妍转向镜面:“这样就行了。”

林晓妍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由自主的抚了抚脸颊,镜中的少女面容虽然稚嫩,但已可见日后的美貌。她又摸了摸眉心。

“姑娘不必在意,此时,它只是一多普通的莲花。女子在额间画上花案,这是常有的事。”大掌柜离开林晓妍几步,又说:“姑娘似乎发生了什么事,若有意,我能否助你一二?”

林晓妍站起身来,顿时悲从心来,面对如此温润如玉般的男子,她如何不能感动。但林晓妍深知他帮不了自己,难道他能让她回到现代吗?但现在她的确没有可信之人,她看着他,如果他并不是欺骗她,或许可以冒险一试。

“我只要一辆马车,一座可住人的院子,和一位大夫,你能帮我?”

“这有何难,我这就派人去办。”

“还有,你让叫一辆马车去×××地,我乳母身上有伤,前些日子病倒了,你将她接来,我便万谢了。”林晓妍欠身向他做了个万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