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第四章 花都有商机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响银铃 1987 2011-01-29 15:45:24

  次日,林晓妍一早就起了床。

服侍她的人换了个比原来稍大一些的丫头,人很是安分沉稳,就连看到林晓妍额上的花案,眼睛也不曾眨过一下。林晓妍用画笔学着清御风的样子将花描成睡莲,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凤镜,姑娘唤我镜儿就好。”凤镜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她两边的鬓发。

等一切装扮妥当,凤镜不由的赞叹道:“姑娘真美!”

“美?你就不怕这朵花?”林晓妍指着眉心,“昨天那丫头可是被我吓跑了呢!”

“姑娘很美,莲儿不懂事,没见过什么世面,望姑娘别见怪。”

“我并没有怪她。”说着,林晓妍起身向外走去。凤镜见林晓妍出了房门,也跟了上去,却听林晓妍说:“你不必跟着我,我只去看看乳母。”

凤镜半蹲着身子,回了声“是”,便退下了。

林晓妍来到乳母的房间,见她还未醒来,忧心的皱了皱眉,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虽然没有醒,但烧已经退了。

看过乳母,林晓妍便想着昨天的主意,开客栈总得要间店铺。她刚踏出当铺一步,昨天那个小厮就讨好的跟了上来,说:“姑娘要出门?要叫辆马车吗?”

林晓妍冷冷地睨了他一眼,径直越过他的身边。小厮见她不理,只得悻悻退回铺子里。

此时,天还只是有些微微的亮,街上人烟稀疏,只有些菜农不停的叫卖着。林晓妍沉默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又过了会儿,街上才渐渐热闹起来,街旁的店铺也陆续开张了。林晓妍观察着这些店铺,希望找个地段又好,价格又实惠的店铺买下来,但这毕竟是花都,是这个叫高翔国的京都,在这开店的老板多多少少有些本事,要想找一家这样的的店铺不难,但要是买下它,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她那些银子也不知道够不够用的。

接近中午的时候,林晓妍在一家叫做“祥客”的客栈停下,客栈分上下两层,面积宽广,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但奇怪的是,这家店铺虽处在闹区,宾客却寥寥无几,店里的伙计没什么精神,连柜台上的店长也打着瞌睡。林晓妍越过柜台,向其中一个伙计走去,说:“小哥,我有事想问你,可否借一步说话?”说完,塞了五两银子给他。

那伙计一见是银子,立马精神起来,跟着林晓妍走到店外。

“小哥,为何这店里没有什么客人?”

他咬了口银子,又回头看了眼店里的掌柜,用手遮着嘴小声的说:“还不是我们掌柜的得罪了花少,要不也不会被排挤啊!”

花少?

“花少是谁?”

“花少你都不知道!”那伙计一脸诧异的看着林晓妍,随后不知想到了什么,立马恢复了神情,说:“花少是我国最大的商人,花都的哪一家商铺不是华少的!”说着还露出一脸崇拜的表情。

“哦。”林晓妍想了想,又说:“你与老板说的上话吗?”

“怎么说不上,我可是跟了老板很久的。”他一脸神气的说。

“依你看,你老板愿卖出这家店铺吗?”

“你要买店铺怎么不早说!我们这客栈早撑不下去了,有人买当然好啊,你跟我来吧!”

林晓妍跟着他又进了客栈,只见他摇了摇店长的肩膀,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那老板抬头看了她一眼,说:“是你要买?”

林晓妍听着他有卖店的意思,便上前说:“是啊,老板要多少银子肯卖?”

他不说话,只伸出两个手指朝她摇了摇。

“两千两?”

他摇了摇头说:“是两万两。”

“两万两!”林晓妍有些犹豫,她手上的银子倒是还够买下这个客栈的,只是一旦客栈买下了,她就没银子了,后续改建、装修的费用又该怎么办呢?

“你出不起?”那老板见林晓妍皱着眉头,不耐烦的看了她几眼,“出不起就别在这里,去,到别处去找去!”

林晓妍虽然气恼他的态度,但一想到他这家店还算符合她的条件,又见他有赶人的情势,便硬下心来,说:“两万两就两万两,我傍晚就派人送钱过来。”

说完林晓妍就向当铺的方向走回去。

回到当铺,林晓妍问了小厮清御风的去向。那小厮说:“姑娘,大掌柜就在别院为你乳母施针,你若找他,我这便去通报。”

“不用!”林晓妍拦住他,说:“不必了,我正好要去看看乳母,我自己去就行了。”

林晓妍到乳母的房间时,见清御风还在全神贯注的为乳母施针,便安静的等在一旁

清御风施完针时,额头已布满了一层薄汗,他将针收好后,微笑的看着林晓妍,说:“姑娘来看乳母?”

林晓妍点了点头,心里不免有些心虚,径直绕过他走到乳母的床前,问他:“乳母为何还在昏睡?”

“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况且心脉已经受损,难以复原。什么时候醒来我也不敢妄下定论,我只能保她不死。”

“是吗?”林晓妍含着半分忧愁半分喜悦。她至少还有醒的可能。

清御风靠在她的身侧,又说:“姑娘是否有话对在下说?”

林晓妍抬头看了他一会儿,点头:“你昨日说我的玉镯可值三万两,今日这话还算数吗?”

“自然算数,姑娘想好了?”

“嗯。”林晓妍顿了顿,又将耳朵上的耳环取了下来,递到他面前:“你看,这耳环能当多少?”

清御风接过耳环,举到眼前看了会儿,说:“这耳环的用料虽没有玉镯的名贵,但也算得上是好料子,死当可值一万两。”

“那······那就死当了。”

林晓妍揣着银子回到客房,想,两万两已经叫小厮送过去了,店铺的事是解决了。接下来就是要找几个老实的伙计。去哪找呢?

或许……不用找,当下不是有现成的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