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第三十二章 游湖定情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响银铃 2428 2011-06-16 14:18:24

  次日,教习司仪将试穿的衣服连和匣子一道送来春苑,对林晓妍嘱咐道:“姑娘,重花节是神祭,在节庆前三天需去章园词寺沐浴净身,住持会为姑娘念法开光,然后姑娘要先从寺中出发,坐锦轿绕都城一圈后回到寺中,到那时会有侍女送上糕点和铜钱,姑娘只要将这些撒向来庆的百姓就算礼成了。”

“章圆词寺?住持是无尘大师吗?”若是她记得没错,当日花富贵就是这么介绍无尘的。

“正是无尘大师,姑娘认识无尘大师?”司仪倍感惊讶。

“算有一面之缘,并不十分熟识。”林晓妍注意到教习司仪在提到无尘时满眼崇拜的眼神,她便尽量用淡淡的语气回道。

又过了一会儿,教习司仪便带着几个随从走了。

或许是临近节庆了,接下来的几天,教习司仪一改常态,不再时常催促林晓妍,加之前堂一直有花富贵管着,在内水月与少功理着琐事,一下子,林晓妍便成了最清闲的人。

林晓妍坐在廊上无聊的看着水中的锦鲤游来游去,周围一片宁静。“唉!”她轻叹一声。正当此时,耳边一阵热气,林晓妍被惊了一下,忙侧脸想看个究竟,不想这一转竟弄了个脸红,她的唇竟然贴在了花富贵的嘴上!林晓妍睁大了眼睛看着花富贵,余光之间正好触及到他身后的清御风,清御风抬手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林晓妍忙回过神来,一把推开花富贵:“无耻!”

“妍儿如此见面礼,实在是让为夫受宠若惊。”花富贵眼睛微眯,一副享受的样子,还用他的手轻抚着自己的唇,看起来甚是妖孽。

林晓妍见他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骂道:“花富贵!莫要胡言!”

花富贵却是双手一摊,笑道:“好好好!妍儿,我明白你的心意。为夫明白,女人家不便直道情话。”

说到这,一旁的清御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家主啊,家主,你偶时的确无耻。,

“你又明白了些什么!”林晓妍心下更急,也不知今日花富贵哪根筋不对,老是拿她说笑。

“好了,好了!”花富贵不再调侃她,收了笑,说,“不说这事了。今日妍儿得空,可否与我一道泛舟?”

“泛舟?”林晓妍转念一想,虽然她很不想与这“无耻之徒”一道出去,不过话说回来,自她来了花都之后,似乎并未有好好游玩过。听他怎么一说,的确是蛮心动的,不过心里还是不大放心。

“花少有请,按理说我万不可推迟,可若是你我都不在店中,前堂谁来管着?”

“这不难办!”花富贵笑开,拍了拍清御风的肩膀,说,“有清大掌柜在,你还怕没人管着?”

林晓妍细想一下,清御风是“满金来”的大掌柜,算账必定比自己和水月强,如今陈梓涵不在,若是清御风,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于是她向清御风一幅:“劳烦清掌柜替晓妍管一日。”

清御风笑着还以一礼,道:“林姑娘言重了。”

就这样,林晓妍叫了园香、少功一道出去泛舟。她与花富贵同坐一辆马车,大约行了有小半个时辰,她被花富贵扶下马车。林晓妍看着眼前这条舟,顿时无语。这哪里是泛舟啊,这根本就是泛金来了!

金灿灿的小阁楼,金灿灿的阁灯,就连船门、船窗都是金黄金黄的!只有那窗花是一层淡紫纱布,若隐若现。花富贵牵着林晓妍上了船,让她坐在早已备好酒菜的阁间里,自己则坐在林晓妍的对面,举起手中的酒杯,说:“妍儿,今日风和日丽,我们泛舟游玩,自要尽兴而归,这一杯我先敬你!”

“花少客气了。”林晓妍举起手中的杯子,小抿一口。不想没尝到白酒该有的味道,倒是无尽的果香味充斥口腔。真真是好喝,于是林晓妍一口接一口,毫不犹豫的将整杯酒都喝了下去。

花富贵看着她一脸满足的样子,笑着说道:“这是用‘仙果’制成的果酒,味甘且不燥,于女子正好。”他顿了顿,举起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倒扣杯子给她看,“不过这果酒有一缺点,你若像我这样,我保你不出两个时辰,便会昏头转向。”

林晓妍看着满上的果酒,有些惊喜,这么一小杯泛着浅红色的果酒后劲竟然如此厉害!

“花少又拿我说笑了吧!我刚才已喝了几杯了。”不会真的醉倒吧!

花富贵却似很高兴的说:“无妨,无妨,妍儿若是醉了,自有为夫背你回去,哈哈哈哈!”

“你这人,又不知在说什么混话了!”林晓妍低声嘟囔了一句,脸上不由觉得热热的,她低头不再理他,默默地吃着眼前的菜。偶时,花富贵为她加上一两筷菜。

花富贵一个劲得加菜,林晓妍避着他便一个劲的吃菜,不知不觉中又喝了好几杯果酒。

等林晓妍实在吃不下了,她一按筷子!“不吃了!”她起身唤了园香和少功去吃饭。花富贵见她起身,自己也跟着起来,邀她出阁赏景。

船缓缓驶入水域中心,林晓妍欣喜的看着眼前之景,不禁问道:“这是什么湖,竟有如此美景!”真的好像芦苇荡!,那似芦苇却又不完全像,泛着淡淡的紫。

“这是雅湖。”花富贵莞尔笑道,说:“妍儿,你在这等一会儿。”说完,他便转身又回到阁中。不时,花富贵手抱一架古琴出来。“雅湖自然要配雅乐,妍儿,可愿作我的听众?”

林晓妍觉得好笑,他这样钱财满贯的大富商,难道也懂得赏雅趣?且看他有何真本事!林晓妍向她点点头。

花富贵席地而坐,将琴架在双盘得腿上,林晓妍也随他一道坐在甲板上。

乐声袅袅,花富贵轻启开唱:“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厮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

再听下去,林晓妍只觉耳根、脸颊发热起来。这分明是《凤求凰》!她微侧开脸,躲过花富贵炽热的双眼,不觉想起与他在一块的点点滴滴。她为何容忍他在客栈?她为何觉得他的怀抱如此温暖?难道她真的喜欢花富贵?

一曲终了,花富贵放下手中的琴,起身走至林晓妍跟前,转过她的身子,笑问:“妍儿,你可愿意?”林晓妍低垂眼敛,不知所措的摇头:“我……我不知道……”她心里有些乱。

花富贵点头,伸手架起她的下颚,迫使林晓妍直视着他。“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他一遍遍的唱。清灵好听的声音渐渐使林晓妍静下心来。也逐渐理清了自己对他的感觉。喜欢了吧!不知何时,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恋上了他的怀抱,贪婪者他的关怀……

林晓妍抬手捂住他的嘴,点头。“我愿意,我愿意!你莫要再唱了!”她脸红的偷偷望了一眼远处的侍女。

花富贵笑着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入怀中。“妍儿,我的好妍儿,花某定不负你芳心!”

(注:本章节中《凤求凰》乃为司马相如之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