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第四十三章 梓涵归来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响银铃 2201 2011-07-25 22:30:50

  林晓妍前脚刚踏入“水间阁”,隆客就眼尖的看到了她们,他似找到了靠山,对陈梓涵的态度更加恶劣。

林晓妍听得有些腻烦,不悦的皱了皱眉,阻止道:“阿隆!”

隆客原本以为林晓妍要帮着自己说话了,得意朝陈梓涵瞥了一眼,随即笑着看向林晓妍,但一见到林晓妍脸色铁青的模样,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忙用手捂住嘴巴。

林晓妍睨了他一眼,随后看向面露难色的陈梓涵,说:“陈先生,今日即得空来了,不如咱们乘着大家都有空,坐下来谈谈吧,你随我进来。”语气中带着点疏离,说完,她不再看他,转身走了回去。水月担忧的看了陈梓涵一眼,刚想抬脚跟上林晓妍,却听林晓妍说:“水月,你留下,店里不能没个人管着。”这分明是遣人的话。

水月心里明白,但也只能唯唯诺诺的应了下来。

陈梓涵看着林晓妍的背影一愣,很快又回过神来,跟上她的脚步,解释道:“我……我是听说圆圆在这,我来接她回去的。”

“还有呢?”林晓妍回头看着他,见他推推吐吐的,又继续向前走,走到池边时,选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无趣的扭头看着池中颜色各异的锦鲤,孰不知正是她这么一扭头,原本隐藏在高领之下的红痕现了出来,陈梓涵眼光一闪,随即暗自苦笑,早有人对他说过,她不是他所能企及的,这次狠下心来离去,看来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

“怎么不说话?”林晓妍等了许久不见他回话,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陈梓涵低下头,遮去脸上的表情,说:“小生这次应试得举了,所以……”

“所以不能在这儿待着,做个账房先生终究委屈了你。”不待他说完,林晓妍已经接了上去。陈梓涵又是一愣,点了点头。林晓妍接着说:“这也没什么好为难的,人总是要往高处爬的,何时上任?”

陈梓涵心中有愧,脸不禁红了:“小生考的不高,所以吏部并未发下通文。”

“哦。”林晓妍点头,沉思了一会儿,说:“即是如此,不如还在我这边做几天,水月虽说是跟了你几天,但还有些定是不知道的,这几日就好好教教她吧。”

陈梓涵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林晓妍见他应了下来,满意的起身,走了几步,回头见陈梓涵还站在原地,便笑着说:“怎么还站着,不是说来接圆圆回家的吗?”陈梓涵一听,快步跟了上去。

来到陈圆圆住的屋子时,屋里竟是没人,林晓妍无奈的一笑,随即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想是那小丫头又耐不住寂寞,去柴房的后院了。

还没走到柴房后院,便远远的听到有小孩子的打闹声,还有“铃铛”作响之声,刚一踏入后院,一个小小的身影直直的冲了上来,一头栽在陈梓涵的腿上,那人儿一怔,立马反应过来,一把抱住陈梓涵,兴奋的叫道:“哥哥!”

“姐姐!”小谨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林晓妍宠溺的一笑,掏出锦帕擦去她额上的汗珠:“怎么玩的这么疯!你看,满身都是汗,哎呀呀,真臭!”

“我和少功哥哥,大力哥哥,还有圆圆玩呢!”小谨伸手围上林晓妍的脖子,嘟着嘴说:“昨天我想去找姐姐的,可水姐姐说你累了,不让我进去。后来我就找了他们了!”她手一指,“就是有块木头,怎么拽都拽不动!”

林晓妍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少功双手环抱于胸前,斜靠在推放整齐的木柴边,眼中忍着一丝不耐。林晓妍暗自好笑,男孩子果然不爱玩这个。随后又将目光往旁边移了一点,这是林晓妍第三次见到虎顺,他身边依旧堆满了木柴,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他见林晓妍看着他,便憨厚的了绕头。

“姐姐!姐姐!”小谨有些不满地摇了摇林晓妍的手臂,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姐姐好久没有陪谨儿出去玩了,今天就陪谨儿出去玩吧!”

“谨儿想出去玩了?”今日肯定要让她失望了,,自己三天没有回来,客栈里有很多事都要让她过目,以便下决定,而且最近感觉那些伙计干事没最初几日勤快了,是时候整顿整顿了。林晓妍转念一想,莞尔:“今日怕是我不得空,明日姐姐带你去玩。”最好再找个熟人才好,毕竟这个地方她并不怎么熟悉。

“好!姐姐不许反悔,我要去雅湖,现在那儿的毛蟹最多了!”

“好,谨儿说哪儿就哪儿,谨儿最大!”雅湖是个好地方,风景甚好,林晓妍依稀记得雅湖边有一个小河滩。就在此时,陈梓涵和陈圆圆也谈好了,走上前来向林晓妍一揖:“小生有个不情之请,小生家中已无他人,老母已矣。我想与妹妹在这人接住几日。”

林晓妍点了点头,应道:“我这别的没有,空房倒是有几间的,也不怕多了你们两个,就站在春苑吧!离我近些也好说话。”

“如此,小生大恩不言谢了!”陈梓涵又是一揖。待安顿好陈梓涵和他的妹妹后,林晓妍一手托着腮,漫步在长廊上,水月这几日需要和陈梓涵学账,万万不能离开“水间阁”。雅湖虽说去过一次,但毕竟是醉了,不是在花富贵的马车上,就是在船上,根本没记回程的路。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林晓妍已是踱到了“小筑”前,她一愣,呆呆得往小筑里望去,镂空的竹窗倒影出一个女子的身影,不用细看,必定是惑娇乔。里面还躺着个不省人事的乳母。林晓妍轻叹了口气,索性推门而入。在里面照顾乳母的惑娇乔听到外面的声响,放下药碗走了出来。林晓妍对她笑笑,无所谓有多少开怀。惑娇乔原以为她是来看乳母的,便侧身给她让了位子,不想林晓妍却对她摇摇头,然后径直坐在窗下的椅子上,看着远处微红的天际径自发起呆来。惑娇乔识趣,悄声走回内屋。

或许可以再叫上花富贵,反正这人老往她这儿跑,看来听闲得嘛!

林晓妍如是想着,点了点头,但一回想起清晨的一幕,脸上不免有些泛红,她甩了甩头,拼命想忘记那一幕。天际渐暗,林晓妍起身出了“小筑”,可她全然不知自己所有的表情都已落在了躲在屏风后的惑娇乔眼中。惑娇乔看她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讥笑,原本娇美娟秀的脸竟快上去有几分狰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