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第五十章 再次遇难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响银铃 2321 2011-08-03 09:26:27

  六名侍从都是林晓妍以前没有见过的,因为花富贵平日里除了带清御风来“水间阁”,是从不带其他侍从的。今日却不知花富贵怎么想的,竟派了这六名侍从陪她回程,甚至连凤镜也一同陪着。虽然在临走前,花富贵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容满面,没有一丝异样,但林晓妍心下总觉得不怎么踏实。

林晓妍等三名女眷上了马车后,六名侍从就分成三个小队,马车两侧两对,车尾又是一对,形成一种保护的态势。花富贵朝林晓妍一笑,说:“妍儿,等为夫将一切安排好的那一天,就是你成为家母的时候!”他张扬的笑着,摊开双手指向整个山庄。而他身后的侍从、侍女,还有管家和清御风均随着他的动作,单膝跪地,齐声庆贺道:“恭待家母入住‘源庄’!”

林晓妍没想到她在临行前还会说这么一番话,顿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便只对着他点了点头。在短暂的告别后,马车终于在“源庄”众人的注视下驶出山庄。

马车稳稳的驶在山道上,车内很静,就连一向好动的小谨也默默的坐在一旁,其实她并不是不想说话,天知道她再次见到林晓妍时有多么高兴,可是自林晓妍上了马车后,就一直是愁眉苦脸的,她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只能用无辜的眼神瞧着林晓妍,眼珠子一转,又盯着林晓妍身旁的从未见过的姐姐看。

“夫人,已经到敛林道了,是否要吃些糕点。”一直不出声的凤镜说完,转身从随带的食盒里端出两盘精致的糕点放在矮几上,又拿了水袋放在一旁。林晓妍本是不怎么饿的,但看到小谨一脸期待的样子,便随凤镜布置着。

“谨儿,饿了就过来吃。”林晓妍向小谨招了招手。小谨一听,立即高兴的爬了过去,坐在林晓妍和凤镜中间,抓起一块糕点就塞进了嘴里:“姐姐,你也吃啊!”她含糊不清的说,拿了块糕点举到林晓妍面前。

林晓妍对着她笑笑,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嗯~~很好吃呢!”她从小谨手中接过糕点。小谨又拿了块糕点塞在嘴里,心下慢慢的欢喜,嘴里不时含糊的发出“好吃”的声音。不时还会拿几块糕点给林晓妍,不过林晓妍都只是笑着接过来,然后又悄悄的放回到另一个盘子里。

凤镜注意到了林晓妍的动作,倒了杯茶递了上去,说:“夫人,喝口水吧!”林晓妍点头“嗯”了一声,接过茶杯小抿了一口,抬头问道:“凤镜,你跟着你家主子有多久了?”

“回夫人的话,婢女十五岁进庄,至今岁恰巧五年了。”凤镜回道。

“那你可知道庄内之事?”

“不知夫人说的具体是哪件?”凤镜反问。

“我是说……”她顿了一下,“譬如家业有多大之类的,只要是你知道的,都说与我听听吧!”

“源庄旗下究竟有多少产业,婢女也不十分清楚,但曾听洪管家说过,这高翔国内的所有商铺都与源庄或多或少有些往来。”她说的可是实话,而且在临行前,管家就吩咐了她要对夫人言之不讳。

林晓妍听了凤镜的一番话,心下暗惊,虽然早就知道他是首富,却从未有想过他在商界的地位竟如此重要,若真如凤镜的说法,那么也就是说他掌控着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正想着,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凤镜觉着奇怪,就掀开窗帘想询问侍从出了什么事,但没等半句说出口,凤镜就抿着唇退回马车里,一手张开护住身后的林晓妍和小谨,一手从腰间拉出软剑指向车帘。

“怎么了?”林晓妍也觉得事有蹊跷,一把撩开窗帘,只见六个侍从形成一个圆圈围着马车,齐齐拔出剑指着空无一人的周围。林晓妍放下帘子,问凤镜:“怎么回事?”

“夫人,有一对人马正在靠近我们。”

“你怎么知道?”林晓妍透过纱窗看着外面,仍不见一个人影,也没见着有除他们以外的人,只有树叶的影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斑驳摇晃。

“夫人不是习武之人,听不出来是正常的。”凤镜解释道,“恐怕这对人马已经跟了我们很久了,我们一直到现在才发觉他们,看来那些人的内功很深厚。”

果然,过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林子两边出来两队人马,很快包围了他们。领头的壮汉坐在马上朝他们喊道:“喂!马车里的,别躲在里面啊!快出来给大爷们瞧瞧啊!哈哈哈哈!”那壮汉身材高大威猛,身上披着虎皮,举着大刀指着林晓妍乘坐的马车。俨然就是个土匪,他身后的人跟着他吆喝着,举着大刀挥舞着。

“你们若是要钱财,就拿去!不要耽误了我们的行程!”凤镜朝外面喊道,她靠近林晓妍,低声说了句:“夫人,若是他们真是土匪子,我们必定无事,但倘若是假的,还请夫人跟紧我们,我们一定会护夫人周全的。”

“姐姐……”小谨显然是被吓到了,一双小手紧紧的拽着林晓妍的衣袖。

“谨儿莫怕。”林晓妍抱住她,安慰道:“谨儿要紧紧的跟着姐姐,知道吗?”

“嗯!我听姐姐的!”

“喂!里面的!还不出来啊!”

“兄弟们,里面的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就冲上去把人‘请’出来!”壮汉举着大刀叫嚣着。

“对,老大说得对!喂!快出来啊!哈哈哈哈!”壮汉的那些兄弟们也挥动着大刀,作势向他们逼近几步,“别像娘们一样躲着啊!”

听到外面的叫嚣,林晓妍不悦的皱了皱眉,朝凤镜点了点头。凤镜明白她的意思,撩开车帘,但仍举剑指着前方。林晓妍拉着小谨,跟在凤镜身后下了车。侍从见林晓妍下了马车,纷纷靠过去围着她,以保护她的安全。

“哟!兄弟们,看到没!还真是娘们啊!”土匪头子一拉缰绳,朝后喊道,“兄弟们,就冲这娘们,我们这笔生意接了!”

林晓妍皱着眉,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受人指使来劫他们的,她拨开凤镜的手,上前说道:“你们若真是来劫财的!我们定会通通给你们,可你们得保我们安全!”

“喂!听听!这小娘子在和我们谈条件呢!”土匪头子又朝他们靠近了点,“钱嘛!我们自然要,不过……小娘子生的如此貌美,不如随了爷做压寨夫人!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绝对比宫里的娘娘舒服上百倍!”

“对!我们要钱!也要人!”

“夫人,看来他们是打定主意了,还请夫人一定要跟紧我们。”凤镜侧头跟林晓妍说着。

“嗯,我知道的。谨儿,千万不要放开我的手。”林晓妍低头嘱咐道,牢牢的抓紧小谨的手,小谨仰头对她点了点头。

土匪头子眼神一凛,伸手一挥。

“兄弟们!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