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第六十一章 国师归来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响银铃 2123 2011-08-19 01:53:39

  轩辕翔清坐在龙椅上,冷俊的双眼往下扫视了一圈,坚毅的说道:“孤近日来为了叛乱之事,时常不能安寝。尤其是沁地的战事尤为紧急,虽然我朝前日和林家堡军会和,但战况不容乐观。”

群臣一听,均跪了下来,低头喊道:“陛下,臣等无能。”

轩辕翔靖像是很无奈的摇了摇头,挥手示意他们起来,又说:“孤思虑再三,决定,孤要御、驾、亲、征!”

刚起了半个身子的群臣皆是愣愣的定在原地,更有几个老臣踉跄了几步,差点又要倒下去。

“王兄!”一直沉默的立于一旁的轩辕翔雨也是一惊,不顾君臣之礼急叫一声。

“陛下,不可啊!”

“陛下,三思啊!”群臣在轩辕翔雨的惊叫声中立马回过心神,惶恐的纷纷跪地叩首。

“怎么!怕孤不能凯旋而归啊!”轩辕翔靖豁然起身,双手朝外一摊,“这天下,是孤的天下!子民,是孤的子民!孤身为天子!岂能安坐于宫室!”

他说得意气飞扬,群臣有那么一瞬间看呆了。这就是他们的天子!群臣心生敬畏,高声呼喊:“吾王万世千秋!万世千秋!”

“王兄!不可!”轩辕翔雨上前一步,阻止道:“王兄既知贵为天子,更不应冒险做有损龙体之事!臣弟愿代替王兄出征沁地!请王兄收回成命!”

轩辕翔靖睨了他一眼,抿嘴:“孤心意已决,王弟不必再劝了!”

“王兄!”

“翔王,老衲倒是觉得此事不用太过担心。”突然,空中传来一个浑厚而温和的男声,含着丝丝的沙哑和沧桑沁入众人的耳中,众人回身朝声源探去,只见一个青袍和尚踏着光晕缓步而来,和尚大约六七十岁,白胡飘飘,他面上带着怜悯的神色,双手合十站于大殿中央,欠身向轩辕翔靖行了个佛礼。

光晕散去,群臣见到老和尚又惊又喜,纷纷向老和尚行礼。就连平日嚣张跋扈的范任也露出崇敬之色,行礼时更是丝毫不敢懈怠。

“国师游历山水,可算是舍得回来了!”一位大臣欣喜的和身边的人说。

“是啊!这下可好了!”

老和尚亲和一笑,微欠身向群臣回礼,站起身子后,视线停在轩辕翔靖的身上:“陛下御驾亲征,定能大振士气。”他看向一边,“翔王,你勿需担心,此次出征,老衲会跟随陛下前往,必保陛下平安归来。”

轩辕翔雨自小就敬重这位老和尚,听老和尚这么一说,虽然心下还是不大情愿,但还是抿着嘴点了点头,冷着脸退回一旁。连翔王都不再反驳了,群臣自是也识相的沉默下来,各自站回自己的岗位。

轩辕翔靖容光焕发,站回王座前,大手一挥:“都退了吧!此事勿需再议!国师回朝,孤要为国师洗尘!”

“是!陛下,臣等告退。”群臣齐齐一拜,随后有序的离开了大殿。

御花园内。

“国师几时回来的额,怎不给孤写封信来?”轩辕翔靖心情大好,下朝之后便与轩辕翔雨,还有那老和尚一道缦步御花园赏雪景。

“老衲是个出家人,过关了闲云野鹤的生活。”老和尚看着远处,眼中尽是温和之光,“不知徒儿有否管理好章圆词寺?老衲心里甚为担心,陛下,请容老衲先行告退。”老和尚在两兄弟间颇有深意的看了个来回,笑笑,行礼告退。

轩辕翔靖虽有心挽留,但一想到国师云游回来,难免旅途劳累,便在说了几句贴心的话之后,应允国师告退:“无尘不愧是国师的弟子,章圆词寺由他管理,当之无愧。”

老和尚低垂眼睑,弯身行礼告退。

老和尚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白色的世界中。轩辕翔靖和轩辕翔雨又走了一段路,才选了个亭子坐了下来。

“王兄,你心意已决,臣弟也不再劝你了。可是王兄,国不可无明君!”轩辕翔雨毫不避讳的指责道。此言一出,随侍身边的宫奴宫婢无不惊慌失措,立马匍匐跪地,颤抖着身子不敢出声。

轩辕翔靖却置若罔闻,神态悠然的闭起眼睛:“不是有你在吗?哈哈!孤是王上,江山、美人!孤势在必得!”

轩辕翔雨眯着眼,脸上更是冰冷:“王兄莫不是还在想着那个女子!”

他睁开一只眼睛,眨了眨,笑道:“真是个美人,若不收在身边,实在可惜。”他轻叩台面,露出迷漓之色。

轩辕翔雨掩在宽袖下的双手渐渐收紧,深吸了口气:“范任现下并不安分,王兄,你……”

还没说完,轩辕翔靖已是罢了罢手,说:“孤自有分寸。”

轩辕翔雨抿唇,明显对这样的回答不满,他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竟是礼也不做,甩袖就走。

轩辕翔靖不以为意,依旧闭着眼悠然的坐在亭中。宫奴宫婢擦了擦额头,吁了口气,悄声站了起来,立在一边。

“小月,你说的是真的吗?王上要御驾亲征!”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连我的话都不信!我阿叔说了,王上明日就要到了!还要住在我们这呢!”叫小月的丫头得意洋洋的说道。一脸鄙睨的看着旁边的丫头,也不想想她是谁的侄女,她可是这林家堡管家的侄女呢!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真的啊!真是太好了!”

“喂!你轻点!”小月忙用手捂住欢叫的丫头,透过珠帘朝里面望去。见里面的人并没有动静,才缓了口气,放下手。

另一个侍女连忙点了点头,声音明显压低的许多,却还是难掩兴奋:“那岂不是说,我们可以见到天颜了!”

“你想的倒美!”小月扯着她的手,往外边走了几步,说:“你小点声,里面可躺着个难伺候的主儿,要是惊动了她,还不像倩儿一般……”小月又不放心的往里望了一眼,随即靠在她的耳朵上说:“再说了,堡主叫我们来看着小姐,要是办不好了,那可就是……”小月对着侍女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呀!”那名侍女惊得立马捂住嘴巴,直摇头。

“你们,进来!”珠帘里突然传出一个清冷的女声,弥漫着危险的气息,层层曼帘无风自动,似乎受到气氛的感染而漂浮起来。

小月与那侍女皆是脸色一白,面面相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