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第七十八章 重返花都

宁不为妃:站在墙外等红杏 响银铃 2055 2011-10-06 18:52:38

  “什么!”

水月瞪大了眼睛,抬头看窗外的天空,劝道:“小姐,天都快黑了。城门恐怕也快要关了,明天再出城吧!”她知道,小姐这是急着姑爷的安危,可现下天已经开始黑了,小姐怀着孩子更不宜在外过夜,春日的夜还是很寒的。

林晓妍充耳不闻,快步走到院子里,喊:“惑启!园香!”她把所有的人都叫了过来,包括院子里的仆从,她吩咐园香去账房取钱,园香疑惑的看了眼水月,踌躇着该不该去。水月见林晓妍实在劝不动,狠狠地跺了一脚,咬牙说道:“小姐,我去!”说完,转身便跑去账房取钱。

林晓妍又叫惑启准备了三辆马车,跟随她来季弟的士兵有二十来位要是都护着她,就太引人注目了,先让他们在买车里回避。

士兵们很快散去收拾各自的细软。林晓妍接过水月手中的银子,对仆从们说:“我要走了,这是你们这月三倍的工钱,各自拿了散去,做点小买卖。”仆从虽是疑惑,却还是向林晓妍行了礼后,背着包袱走了。

院子一下子变得空空落落,只剩下提着三个包袱的园香,还有站着的林晓妍和水月。林晓妍最后一次回头看了遍院子,侧耳时听到院外传来马啸声,知道是马车到了,她拉起水月和园香的手,一齐上了马车。

惑启坐在车外,问:“小姐?”

“出城,要快!赶在城门关闭之前!”搁着车帘,林晓妍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急。

“驾!”惑启执鞭狠狠打在马背上,一面赶车,一面喊:“小姐,坐稳了!”

马车一动,水月和园香一人一边稳住林晓妍的身子,深怕车行的太快会伤了腹中胎儿。

到城门时,守城官拦了马车:“停住!”

林晓妍一把撩开帘子,伸出半个身子:“是我。”因为重花节的事,她的名声大振。

守城官见车上的人是林晓妍,立马收起长矛,笑着说:“原来是花神娘娘。”

“我要出城,现在可已到闭城的时辰了?”林晓妍微微皱眉,她还是不习惯有人叫她“花神娘娘”。

“没过,没过,离闭门还有半个时辰呢!”守城官朝她们后面看去,见后面还有两辆马车,惊道:“花神娘娘这是要搬家了?”

“花都的家中突发急事,急需赶回去。”林晓妍道。

守城官面露失落之色,但还是让了道,说:“那花神娘娘路上小心,这天下如今真是不太平了。”

“多谢,惑启,起车吧!”林晓妍放下帘子回到车里。

林晓妍的马车刚驶出城门,守城官便收了笑,眼中多了几丝担忧,回身对身边的人说:“你快去那位大人府上,就说花神娘娘出城了,赶去花都了。”

那人很快到了王府。王商听了底下人的回报,拿在手上的茶盅抖了一下,随即按下心中不快,脸色清冷的问道:“谁走漏了风声?”

底下的人颤着身子,跪伏在地:“回王上的话,小的们一个都没说,也不敢说出去让花神娘娘知道。”

原来王商既是王上。轩辕翔靖找了个替身去战场,自己则跟着林晓妍的行踪到了季弟。

轩辕翔靖冷哼一声。站在一侧的齐书上前跪下,替那人解围道:“王上,这人说话不假,奴才恳请王上饶了这人吧!”轩辕翔靖斜睨着齐书,半响才挥手,对那人说:“行了,你下去吧!”那人一听,暗自松了口气,朝齐书感激的看了一眼,又向轩辕翔靖磕头告退。

那人走后,齐书才起身靠近轩辕翔靖,道:“王上,可要准备车撵回宫?”

“不必,找几匹快马,我要赶在她之前回宫。”

“是。”齐书叩首,弯着身子退出门外。

“小姐,走大路还是小路?”驾车的惑启问向车里。林晓妍毫不犹豫的道:“走大路!”很快马车又飞驰起来。

园香默默的靠在窗沿上,无神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水月疑惑的问:“小姐既然觉得有人在着我们,何不走小路更好,小路不仅近而且也可甩了他们。”

“小路固然好,可你有否想过,那人心思缜密,我们能想到了,想必他也会想到,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大大方方的。”

水月恍然大悟,随即宽慰道:“小姐,你别听那些人胡说,姑爷一定没事的。”

他们行了快有一月的路程,经过城镇时总不忘打探花富贵的情况。各人说法不一,有的说花家军被朝廷赶尽杀绝,有的说花家军已经向朝廷投降……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对花家军不利的消息,而且传文说花富贵已经……这一路打听下来,林晓妍心里是越揪越紧,一路上不知累坏了几匹好马,这才只剩下一天的行程就要入花都了。

进到花都,林晓妍忐忑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她闭眼想了些什么,随即对外面的惑启说:“不去满金来,先去水间阁。”

惑启点头,调转马头向水间阁的方向驶去。

“水间阁”较她离去那会儿又清冷了些,但生意还算凑合,圆台上的舞姬们巧笑着跳着她们新编的舞曲。

“隆客!”水月向正在和客人谈笑的隆客喊道。隆客回头看向她们,一时没反映不过来,片刻后才欢喜的奔了上来。

“老板,你可算回来了!小的们一直有好好的看着店,就盼着你回来呢!”说话间,突然瞄到林晓妍微凸的小腹上,惊讶的把接下去的话噎了回去,睁大了眼睛。大堂里原本吵闹的声音也一下子静了下来,众人都直勾勾的盯着林晓妍看。

林晓妍用宽大的衣袖遮住小腹,脸色不变,冷静地问道:“乳母近来可好?现在可醒着?”一面问,一面往里走。

隆客愣愣的让开道,又急着回头朝大堂里喊:“看什么看!老板回来了,就惊的你们全停下来了!该干嘛的干嘛去!”

众人随着他这么一喊,回过神来,各自快速转过头,吃饭的吃饭,聊天的聊天。

“祥三兄弟,你们看着,我去去就来。”隆客喊完,转身进入内堂去追林晓妍她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