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七人行,必有我夫哉

偷听

七人行,必有我夫哉 齐新颖 982 2011-10-04 15:04:36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雾流痕冷冷的问着眼前的下属,同时也是好友的白展飞。

白展飞变得有些沉默,端坐在那里不语。

“你怎么会把圣药的事情说出来?”深吸了一口气,雾流痕闭了闭眼睛。“现在已经有人知道圣药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那么霓雾山庄将会有一场大的劫难,你知道不知道?”

愤怒的他们没有发现,在黑夜的掩护下,有人穿着夜行衣急速的在房顶奔走,已经到大了他们的屋顶之上。

“我明白。现在庄里不但白天有人挑衅,夜里也经常被人偷袭。现在庄里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而且,圣药的珍贵是人所共知的。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这里有圣药,那肯定会引起江湖上人的逼迫。而且···”

“而且,”雾流痕接过来,“而且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霓雾山庄并不在泪寒谷的庇护之下,那么到时候,几十我们霓雾山庄是天下第一庄,也会被逼的走投无路的。”

白展飞知道这次自己是惹了祸了,瘫软在椅凳上,沉默不语。

屋顶上的人这时也开始大胆的揭开屋顶上的瓦片,企图看清楚下面的情景。

“这下该怎么办?”

雾流痕听到白展飞的问话顿时怒气直冲,阴冷的反问“你说呢?”

“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圣药的事情,那么,不如,。我们就···”白展飞打开手中的折扇,眼睛里冒出精光。然后使劲挥了一下手中的折扇。

“这,不,他们是娘亲在这世上留下的唯一的亲人,我怎么可以伤害她们。”对于年幼的记忆,美丽的娘亲的面容经常出现在脑海里。

“不然,要怎么办?我已经说出了圣药。”白展飞皱着眉头,变得有些懊悔。“都是怪我太过猖狂,经常夸大,这下子事情该怎么办?”

看着白展飞无力的依靠在桌边,雾流痕觉得脑海中好像闪过什么东西,有没有抓住似的感觉。

“猖狂,夸大,猖狂,夸大。”

“怎么了,痕?”怎么一直在说猖狂、夸大两个词。

雾流痕终于放松了紧皱的眉头,“我想到了。”

“想到什么了,这么高兴。你,不会是,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吧?”白展飞变得激动起来。

“没错。你的狂妄是江湖上人所共知的。既然你这么猖狂,那么这次夸大些,又有什么奇怪的呢!”雾流痕表现的有些神秘。

“你是说,其实没有圣药这回事!而是用别的药治好云的腿,别我夸大了。”白展飞心领神会。

“没错。对了,这次你一定要小心的看管剩下的圣药,虽然不多,但是,也一定会少不了有心人士的抢夺。不过,这次会轻松许多的。”

“谁?”就在这时,屋顶上的人听到竟然还有剩余的圣药,脚下一滑,发出了细微的声响,一下子就被已经解决问题的放松下来的两个人听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