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嘻哈小金

竹林怪人

嘻哈小金 古涵秋 1140 2011-02-15 22:26:41

  竹风习习,酒香阵阵。

沙沙的倾诉夹杂着晚间的清凉,傍晚的竹林里传送着肆意的歌声。

“啦啦啦,我是一个大天才,啦啦啦,小爷天下无敌……”

好吧实在是难听了些,难听到煞风景。

“这位兄台的歌很特别啊。”竹林中有人说话,随之和了一曲。

什么叫天壤之别,听听人家唱的就知道了。

“别君去时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不开心,不开心你唱个鬼啊。

得了吧,自从小爷出了修罗门,也没有开心到哪里去。

以前老想着自由自由,结果现在自由了,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寻着歌声和酒香,某人皱着小鼻子一路到达源头。

那是一个巨大的酒缸,酒缸旁有一架琴,往上看是一个人。

那个硕大的酒缸太显眼了,使得小金先看到这玩意儿。正确的顺序应该是,一个身着宽大衣袍的男子,书生模样,发未梳髻,用麻布松松扎着,自在弹琴,引吭高歌,弹到兴起处,便舀一勺酒,就着瓢豪饮。

小金咬着指头。

看着好像很好喝的样子。

小金凑上前去,学他的样子也灌了一大口。

“咳咳……咳咳咳……”

天啊,这么辣,这么难喝的东西怎么会有人喜欢?

咦,怎么东西都在转。

“喂,你能不能站好,不要乱晃。”

“乱晃?”那人望着他迷惘的神情,觉得好笑。

在小金的世界里,没有酒量这个词。

终于,在天地翻滚之后,某人华丽丽地倒地不醒,抱着酒瓢傻笑睡着。

“小兄弟……小兄弟……”那人连推他几下都不见回应。

“真的醉了?”那人挠着后脑勺,有些棘手。

这个东西,搁这儿怎么办?

小金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是个陌生环境,平常人应该会先检查自己的衣服,至于他——

那两块破布也没什么好看的。

“小兄弟,你终于醒了。”

小爷怎么睡着了?

“你喝醉了,我把你带回自己家。”

小金眨巴眨巴眼睛,望着这个笑得毫无心机的人。

“在下阮安,你也可以叫我子平。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你敢不敢再酸一点?

小金揉着自己耸立着鸡皮疙瘩的小细胳膊,瓮声瓮气道:“咱打出生,爹就没给咱取啥好名字,师父叫咱臭小子,咱自称天才。你也可以叫咱小金,童小金。”

“童小金?是个好名字。兄台有礼。”

果然,没有最酸,只有更酸。

“小平啊……”

阮安的脸,有一瞬间的抽搐。

“咱躺了多久?”

“一天。”

“一天?”念到第二声,童小金陡然拔高了音调“一天!你不知道人一天不吃饭是很饿的。”

他想的居然是这个?

阮安开始怀疑自己带回来的到底是不是人。

“那你要吃什么?”

“先给我两只烤鸭,三支烧鸡,一个酱肘子,一会不够再说。”

不是说宿醉的人会头疼,那这个家伙怎么吃得下这么多?

果然不是正常人。

“静缘……”

随着一声呼唤,门外跑进来一个半大的小厮,书童模样。听见阮安叫他,还老大不高兴,撇着嘴抱怨道:“公子,人家朴大人在外面等您好久了,您倒好,还在这儿跟个不知道打哪来的小叫花子周旋。”

“去烟雨楼买两只烤鸭来。”

“公子……”

“快去!”

“那朴大人怎么办?”

“让他等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