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嘻哈小金

变天(2)

嘻哈小金 古涵秋 1149 2011-02-23 22:03:17

  疾驰的马早已跑得没影。

去哪儿找呢?

小金踮着脚尖眺望远方。

前面不远处有伙人聚在一起指指点点,貌似有热闹。

他也不看看自己周围有多少人。

孟子曰:“以五十步笑百步,则何如?”

小金曰:“可矣。”

走近了才发现那是衙门口,身穿官府的大人跌跌撞撞地从府里爬出来跪在骏马前。

小金这才看清马上的人。

乍一看似乎不怎么高,必须要仔细观察才发现他只是蜷缩着腰,让他看上去陡然矮了一截,也就愈发富态。白白胖胖的脸上,眼睛也不是很大,眼神有些涣散,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他也穿着官服,只是头上系了一圈白色麻布特别刺眼。

看到那个麻布,阮安好似受了什么重大打击般,连退了几步,口中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小金不管他,只是一味盯着人潮拥挤处。

那个大人好像听到什么惊天噩耗一般,完全不顾形象,嚎啕大哭,哭得满脸涎液。

没办法,挤不出眼泪。

须臾,整座衙门都“银装素裹”,典型的丧事模样。

原本还哭得撕心裂肺的大人此刻笑意盈盈地和马上之人交谈,最后只听到一句——“恭送樊公公。”

公公?

太監!

乖乖,好東西,百年難得一見的太監!

這種“生物”不是只有宮中才有嗎?咋的滿大街亂跑,還差點要了咱的小命?

回答小金的是大人發出的通告。

“吾皇駕崩,舉國同哀……”

吾皇駕崩?

那是什麼東西?

小金扭過頭看向阮安,希望他能解釋一下,卻發現阮安此刻面如死灰,修長單薄的身子搖搖欲墜。

“喂、喂……”小金揮舞著小手在他面前晃悠了半天仍不見反應。

“小平公子,回魂啦……”

高八度的嗓音迴蕩在整條街上,腳下的土地似乎都在震動。

發生什麼事了?

難道是地震?

“部分不明真相的群眾”倉皇相顧,驚愕而茫然地期待“有關部門”給出合理解釋。

“哪邊的小子,陛下喪期,你們怎敢大聲喧嘩?”

這就是“有關部門”的解釋。

阮安猛然意識到事情不妙,拉起小金就跑。

大人見狀也並未多作阻攔。

這種時候,他應該好好表現,爭取當個“開國功臣”,將來名利無限啊。誰有那閑功夫和兩隻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小球多廢話。

阮安一口氣跑出好遠,虧得小金有輕功,不然就活活被拖死在人蹄之下。

“小平公子你要帶咱去哪啊?”

阮安忽然停下腳步,小金一不留神往前沖倒在地。

“陛下已經仙去了。”

仙去?

這個詞他好像在哪聽過。

對了,王爺靠山死的時候。

這麼說皇帝老頭也死了?

阮安痛心疾首,頹然倒地。

“支撐這飄搖江山的最後一根柱子也倒了,天下將是怎樣的亂世啊!”

小平公子明明這麼想當官報效朝廷,卻沒有明主,現在老皇帝又死了,小平公子的希望算是徹底沒戲。

想到這裡,小金也開始同情起他來。

算了,小爺發一回慈悲。

他彎下\身子,安慰性得撫著阮安的背,道:“沒關係呢,這個死了,還有下個。說不定下一個比較好。”

“沒用的。”他的指插進发中,使原本就淩亂的髮髻完全散落。“皇帝沒有立太子,朝中皇子沒有真正的英主,唯一能為百姓設想的安王前不久也去世了。”

究竟當今亂世,誰主沉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