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嘻哈小金

樊样其人

嘻哈小金 古涵秋 1059 2011-03-16 21:56:04

  童小金终于知道什么叫骑虎难下。

方士被他扔进炼丹炉,现在估计和他的宝贝春药化作一团,不用等到天亮,就会有人发现。惊动知府,

若是现在放弃,以后再来报仇,知府有所警觉,到时简直是难如登天。

小爷这次轻敌了。

从成堆的丹药中找到害死阮安的毒药,已经是一刻钟后的事了。

找到知府住处却比想象中简单。

在这个时辰,只有一个地方还有灯火亮着。

童小金双腿勾在房梁上,倒挂下来,观察着书房里的一切。

书房里有两个人。

一个是那日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知府。

另一个是差点骑马撞死他的太监总管——樊公公。

仇家齐了。

问题是,童小金没胆子报仇。

“樊公公,这次主子有什么事情需要您转达?”

“上次那个书生,你把他怎么了?”

樊公公略有发福的身躯坐在垫有软垫的楠木椅上,状似悠闲地把玩着手上的扳指。

知府眼神中满是狠厉。

“那小子不识时务,被我解决了。”

“解决了?”樊公公的动作停顿“大人动作够快。”

“不知哪天杂家得罪了大人,大人的动作会不会一样快?”

他漫不经心的话让知府吓得两腿发软,只差没跪在地上发誓。

“公、公公……你说笑了……这、这怎么可能?”

“大人莫要惊慌,樊样不过是个奴才,就算大人要杀,杂家也么办法……不过主子也不会希望有人听到这件事,乱传出去。人多口杂的,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样,到时若是被有心人利用打击主子的声誉,令贤士投奔敌方。”

樊样?

不知道他主子怎么称呼他,难道是——小样子?

童小金在心里肆意大笑,可是还没笑完,他立刻意识到事情有变。

不能传出去。

对这种人而言,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那就是说,所有涉及到的人都会死。

静缘还在阮府,给那块豆腐干大的菜园子浇粪!

童小金心里着急,觉得周围的空气都燥热起来。

他深深吸了口气,试图平复心情。

但是没有用。空气越来越热,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糟糕,药物要发作了。

明明没有一个时辰啊。

童小金不知道的是,因为奔跑让他血液运行速度加快,促进药物吸收,此刻又倒挂在房梁上,血气冲进脑子,让他更加深刻感觉到药物作用。

那个太监绝对不是省油的灯,如果就这么贸贸然冲进去,说不定就要横着出来了。

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

童小金豁出去了。

在他第九十九次鼓足勇气,准备采取行动时,书房门开了。

童小金赶忙缩回房梁,目送樊样远去。

走了一个,好办多了。

童小金掏出迷香,用火折子点燃。青烟袅袅送进屋内。

药物的作用让他的手在颤抖,视线不断模糊。

所幸知府比他早一步倒下。

童小金潜入书房把毒药喂进他口中转身要走,忽然听见阵阵嘈杂,隐约可闻人声。

“有人闯入,打晕婢女,杀死真人。”

“好大胆子,刺客一定还留在府内。”

“保护大人。”

嘈杂声向他靠近,童小金却只能感觉到阵阵晕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