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逃避(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2046 2011-01-11 11:35:37

  到我第二次失恋的时候,我没有采取以往的方式发泄。本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原则,我决定:东西是要扔的,黑名单是要拉的,但是再去绕操场哭泣的话,我怕又招来一个严由。

于是我就这么先挺着,除了觉得日常迷迷糊糊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适。我想,大概时间一久,自然而然就能心如止水了。

可惜我那帮同居密友们不了解我的战略,愣是对我旁敲侧击外加直言相劝,我委实有些招架不住,这次回家,也未尝不是寻个清静。这么寻思着,我加快了步伐。

票很好买,我回宿舍之后就默默的收拾东西,由于已经是晚上,宿舍里的人也比较齐全,连平日里总是有约的孙美美同学都在。我来回奔忙着收拾行李,穿来走去,张大乐必然先悲悯的瞅我一眼,然后再和其他人无声对视一番,大家齐齐摇摇头,然后继续盯着我。

我对这种场面选择无视。

彻底无视。

走的那天是15号,一月中旬的天气很是寒冷。我从小没太习惯戴手套,这会儿拎着行李箱,手指尖冻得发疼。孙美美也正好要出门,要和我一起到公交车站。张大乐她们也一副千里送君行的样子殷切望着我,我也默默垂下头配合她们的感情。

孙美美不耐烦道:“还走不走啊……易皓你们啰嗦不啰嗦,阿梓又不是不回来了。”

我忙满含着泪花点点头。

易皓白了我和孙美美一眼,没好气:“还得等两分钟。又不会让你误了火车。”

我说:“那咱们为什么不进宿舍楼里等着呢,我的手都快冻成腌腊肉了……”

为了表示我是真的很冷,我还特意把手举起来在她们每个人面前晃了晃。相配合的,我脸上也是一副凄苦已极的表情:“我会想念大家的???”

秦沁水是她们中间最沉稳的一个,平静冲着我吩咐:“到家了给我们发个短信。”

我点头,环视了一圈平日里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几张面孔,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来说。煽情其实我是不太擅长的,只好放下行李箱,垂下眼睛道:“我知道了,不会让你们担心的。”

我话音还没落,张大乐突然大惊小怪嚷出声来:“到了,到了。”

愣怔了一下,校园里的广播不知怎么的响了起来,赵曼莲的声音从无处不在的喇叭散开到空气里:“今天的这个时段是由广播站编辑长赵曼莲特别开辟的点歌台,第一首歌,我想送给经管学院工商管理大类财务0701班的颜梓同学。在你就要离开这里回家的前一刻,你所在的349宿舍全体姐妹为你点一首范玮琪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我们都明白你现在的感受,希望你尽快走出阴霾,做回快乐自如的阿梓。”

瞧瞧,煽情的戏码,还是我的这些闺蜜们的拿手好戏。

我拉起行李箱的拉杆,不自在的摸了摸脑门说:“啊呀……我还当是什么呢。那个……谢谢啦,谢谢你们为我费心。”

孙美美仰天叹了一声:“看吧,我就知道阿梓是个冷清冷面的白眼儿狼,眼泪都没流几滴……”

张大乐她们也同时表现出不满,仿佛捧了整个江山还换不来美人一笑的王子,沮丧两个字都写在脸上。

我转过身酷酷的对着犹自叹息的孙美美说:“走啦走啦……火车误了不要紧,跟你约会的那位帅哥这么久都等不到孙大美女,该诅咒我了。”

孙美美不以为然道:“让他等着!这么一会儿都等不了,还妄想跟我共进午餐。”

广播里的音乐声越来越大,她们再说了些什么我都没听的太清楚,我只知道,要是再不走,我可真的要哭了。于是伸手抓着孙美美的袖子往外拽:“我走了!你们的关心我都知道了!”

身后的张大乐,秦沁水和易皓都七嘴八舌和我道了别,我快步迈出楼门,手里的拉杆箱在地上滚动发出哗哗的声响。孙美美小跑着追上来,摘下手套就要挂我脖子上:“你都不戴手套吗?刚刚还说冷的。”

我眼眶后知后觉的湿了,摘下手套又戴回孙美美身上:“我习惯了,不太冷,上车就好了。你们对我的心意我真的很感激,真的……”

孙美美瞧着我湿答答的眼睫毛一下子就开心起来,愈发瞅着我不放:“我以为你真的像大家传说的那么冷漠呢,看来传言也有失真的时候啊……有你这句话,我们的心思就算没白费。总之,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们都相信你马上就能恢复的。”

我笑了笑:“只要给我点儿时间。得了,赶紧去赶319吧,别磨蹭了。”说着就风风火火的迈着小短腿儿朝公交站牌冲,行李箱被我拉的哗哗有声,刹那间我有股雷厉风行的感觉。可不是么,那行李箱滚在地上的声音就和打闷雷一个样儿。

孙美美跟上来,到车站的时候,那名有幸跟孙美美约会的男士已经等不及,居然赶到了车站。孙美美同学一时间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我忙安抚:“你们快去吧,我上车了就给你打电话。”

“我看,我还是送你到火车站吧。”孙美美皱眉道:“我看你上车再说。”

旁边的男士仿佛有些沉不住气,低声抱怨:“孙杨……我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我就不值得你再多等一个小时?”孙美美听他出声立刻就凌厉的瞪过去,语气中丝毫不掩饰不满:“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我先送手足去火车站,你这件衣服就且在这儿晾着吧。”

我啧啧出声,真是,这底气就是不一般。但我看那位男士幽怨的脸色,估计他死乞白赖约上孙美女一回也不容易,我也不太忍心把他的事情搅黄了,于是善解人意说:“孙美美姑娘,我自己去车站就可以,又不是三岁孩子,你办你的事情就好。”

孙美美犹豫道:“这样啊,好吧,上车记得给我打电话。”

我总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正好319开过来,我匆匆跟两人告别,上了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