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夙缘(二)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688 2011-01-18 19:42:09

  老颜似乎是看出了我脸上的疑惑——没办法,我这个人别的情绪都不太形于色,单就是好奇和疑问会明明白白写在脸上。老颜介绍说:“这是王老中医的学生,也是……”

话音都没落,门铃响了。

我猜到是谁,于是道了声不好意思就蹦着去开门。门外果然是段青颂,手里拎着我的行李箱,笑意盈盈。

我赶忙把他让进来,嘴里叫着师兄,接过行李箱放在门厅,招呼道:“进去和我爸妈打个招呼吧,我妈妈刚醒,你别被里面的场面吓到才好。”

段师兄微微一笑,清秀的眉眼都弯起来,像渗进了月光一般清澈,只是说的话就不那么清澈了:“阿梓,要见未来丈母娘,我很紧张啊……”

我刚放好行李直起身来,听了这话只好隐忍的闭了闭眼,这男人怎么如此的自来熟厚脸皮?我们正式认识也才几个小时而已吧?

我冷静的淡声说:“少贫!”

可惜我的话他明显没听进去,因为他已经自己迈进了卧室,恭顺好听的传了出来:“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对门东面段工程师的儿子段青颂,也是阿梓在J大的学长,这次……哎?大哥?你怎么也在……”

我纳闷的叹进头去,只看到段青颂像被家长训的小学生似的低头站在那位“段老弟”面前,威严无匹的“段老弟”双手插裤兜里正徐徐发话:“嗯,我和王老师刚到,就听到这边有人晕厥了,过来看看。你从学校回来了,很好,你母亲很念着你。”

这番话,说的那真是标标准准的大家长范儿。

我想段师兄应该也挺怕他这个大哥的吧,油腔滑调都收了起来,只中规中矩的问了我妈的病情,跟王老和我爸爸分别打了招呼,然后巴巴的站在一边。

老颜看着人这么多,把我家不小的卧室都挤了个满满当当。好客的本性又窜出来作祟,摆摆手豪爽道:“哎呀呀,都是熟人嘛,一起吃饭,吃饭,我这就去做,我的手艺那可不是盖的……阿梓!”

我举手喊到。

老颜似乎又想起了刚才他没说完的话,拉着我的手:“这位是王中医的高徒,也是对面段工程师的大侄子……人家可不得了,是你们那里那所什么中医药大学的校长来着,你个没出息的,多学着点儿。”

我汗颜,往日里我妈妈在我耳边絮叨的“你看对面段工程师家的侄子,啊,年轻有为,都是校长了!从美国那什么州留学回来的还在那里当了多少年多少年的客座教授……”如此如此,等等等等,我听的耳朵起老茧的励志故事男主角原来是指的这位。多年来一直是妈妈教育我的榜样人物,今日得见,我差点上去抱拳道声“幸会”。

不过,我忍住了。抬头瞻仰了下这位神一般的男士,只是没想到他也正瞧着我,那目光,啧啧啧……我描述不出来,只觉得被他盯着就忍不住要做立定军姿状站好。

我霎时就觉得失礼了,忙张口道:“段……段……”,段了半天没段出来,只好轻轻问候:“你好。”

“段青丛。”“段老弟”难得看着我笑了一回,虽然只是一边嘴角勾了一勾,整个人已经显得没那么严肃了,“和青颂一样叫我大哥就行了。”

我被他的笑容晃了一下眼睛。

我病弱的妈妈在众人济济一堂的时刻硬挣吧着坐了起来,王中医又用那不满的眼神将她暼了一瞥。我妈妈也顾不得管了,只是朝我招招手,我乖觉的走过去扶着她,原本准备扶他的老颜空下手来,颇觉尴尬。笑了一下道:“这辈分乱了不是?她叫你大哥,你叫我老哥?”

段青颂那张圆滑的小白脸嬉笑着挤过来,语气恭敬又和气:“辈分这个东西没那么重要嘛,叔叔,只要知道我们大家是一家人就行了。”

我琢磨着这没一会就被他给整成了一家人,看来他那一脸严厉的金丝眼镜大哥都震慑不了他多久。我正朝天翻着白眼,忽然发现他大哥段青丛似乎对他弟弟荒唐的说话没什么抵触情绪,仍然微微笑着——但,即便是笑着,也让人觉得拘束紧张,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那副眼镜下的目光看向哪里——监考队伍中正是需要这种人才。

正胡思乱想着,我好不容易坐好的妈妈发话了:“这是段工程师的公子吧,瞧瞧,年轻有为的……阿梓!你好好学着,人家这会儿都研二了吧?工作也差不多敲定了是不是啊?段工程师家就是出人才……”

我再次汗颜。往日里妈妈在我耳边絮叨的“你看对面段工程师家儿子,啊,年轻有为,都是研究生了!是咱们省第二名的成绩考进重点大学的,年年都是一等奖学金……”如此如此,等等等等,我听的耳朵起老茧的励志故事男主角原来是指的这位。多年来一直是妈妈教育我的榜样人物,几个小时前我才见识到他的真面目,差点上去抱拳道声“幸会”。

不过,我又忍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