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相逢不相识(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804 2011-02-01 10:08:09

  我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语重心长的劝:“可是我不喜欢你。你说,你认识我才多久?说不定这会儿功夫你去外面溜一圈就又遇上一个你喜欢的。”

邓航怒了,脸憋得通红:“阿梓,你以为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喜欢一个女人的男人?你现在就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小子,要说实话!”

我琢磨着他十七八的怎么就说自己是男人了,相对的把段青颂那个二十五六的说成是个小子。心里正好笑,被他那最后一个分句一叱,只得肃了肃面容诚实道:“我也不是喜欢他,只不过???”

“那不就行了,”邓航不耐烦的打断我,“那咱们就各显神通吧,哼,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你别掺和。”

我霎时感到异常无力,摆了摆手,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最后只能转向公事:“那快出去包饺子吧,我妈回来要是吃不上,我爸收拾我,我就收拾你们。”

邓航欢快的答应了一声就窜出去了,留下一个被他震撼的神经脆弱的我,久久不能适应。

春节马上就要来了。

日子还是和前些日子一样,邓航偶尔来个电话短信什么的提醒一下他在我世界的存在,段青颂也常常来串门蹭饭。我家还是会时不时上演相亲事件,只不过最近段青丛段老师都不怎么给面子来赴约了,似乎是学校的事情这会儿比较多吧。我那上辈子是媒婆的香姨常常感叹,这样好的一个青年,要是还不解决个人问题该多让人惦记啊。好像如果段老师的媒不是她做的她就会无比遗憾一样。

我妈妈还是喜欢琢磨我的事,时不时的也要装晕厥一下子。从小我妈妈就爱在我身上研究,只不过限于个人资质原因,她并没有把我弄成一个非常成功的教育典范。至少,跟邻居家的那两个榜样比,我是差太远了。我妈妈教育不得法,其实效果就相当于放任不管,老颜么,就是真正的放任不管了,除了我在外淘气给他丢人的时候他会展现一下子他棍棒教育方面的天赋。

等我茁壮长到十九岁,成了个根正苗红的大学生,再回头看看,我一没成为小太妹,二没成为拜金女,三没成为落后生,实在也是我个人后天努力的结果。

香姨和王老的家都是在B市的,过年前也就回去了。段青丛段校长的家好像也在B市,听我妈说是因为工作需要,他的大学就在那儿呢。年前我还被段工程师请到家里吃饭,说是段青颂平日里总在我家叨扰,怪不好意思的。我瞅了瞅一边儿笑的贼兮兮的段青颂,哪里有半点儿不好意思了?不过段工程师是个和蔼可亲的中年大叔,说话也亲切,我甚是喜欢他。段青颂的母亲也是个慈眉善目的女士,见我来了就嘘寒问暖,待我好的不得了。我看了他那一家子忍不住就想,要是我爹娘也和他爹娘一样,该多好啊。

段青颂总是很容易就能洞察我的感受,颠颠儿的凑过来道:“羡慕了吧?”

我眼含泪花点了点头,他们家真的很温馨。

彼时他的奶奶也来了,老人家似乎已经有八十多岁,精神还不错,只不过免不得有些眼花耳背的。陪着他奶奶的还有一个将近六十和王老差不多年纪的女士和一个明**人的年轻女人。

我刚看到那女人的时候,只是觉得有些眼熟。最后还是她袅袅娜娜走过来跟我打招呼,自我介绍了一番,我才记起我小时候寄养在奶奶家那边,和她还算是不错的玩伴。

“你变了好多???”我喃喃道,“小时候你虽然没我邋遢,但咱俩也不相上下了,没想到现在???”

沈青溪弯了弯眼睛笑了:“你不也变了好多么?要不是听青颂说是你,我也没认出来呢。小时候我可没少被你欺负,虽说我比你大些,但我可是半点儿便宜都没占到啊。”

我嘿嘿干笑,她还挺记仇。

我怕徘徊在这个问题上她迟早要找我算账,于是转换议题:“你怎么会来这儿的?是???你和段师兄是同学?”

沈青溪笑的更加美艳迷人,眼睛在室内扫了一圈才答:“我???其实算起来,青颂还是要叫我一声姐姐,虽然我只比他大一个星期。我爸爸是青颂爸爸的二哥,早年就去世了,我随母亲姓。”

我恍然的“哦”了一声,原来这个家族这样复杂。我又问:“现在还在我奶奶家附近住么?”

“我妈妈在那儿住,我一个月回去住几天,平日里都在B市工作呢。”沈青溪似乎并不太喜欢提到她家的老宅,只是敷衍的说了说,“你也在B市上学吧?我大哥在B市中医药大学当校长,我跟他感情好些,也常来往。”

我一下子都找不到什么话来说,只好随便提问:“那你现在是和你奶奶一起在这边过年了?你奶奶身边那位女士是?”

“哦,”沈青溪见我转换话题,似乎松了口气,“那是我大哥的母亲,我大伯几年前也去世了。”

我刚才还在羡慕段青颂双亲的和蔼,现在想想沈青溪和段青丛,都已经没了父亲,相比之下我双亲都健健康康,实在是很了不得的福气了。于是感叹一声,安慰道:“青溪,你和段老师都很不容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