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表亲(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347 2011-02-13 14:30:55

  我妈听了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讪讪道:“小崽子还小……”

老颜居然也破天荒的掺和了一回,也附和着:“还小还小,不急……”

香姨大手一挥,屁股又从沙发里挪出来寸许,这个小动作意味着她认真了,她沸腾了:“小?可不小了!远的不说,七八十年前和阿梓一般般大的姑娘,哪个不是已经当了娘的?我看呐,这事靠谱!姐夫你也想想,多为阿梓的将来考虑考虑。要是阿梓这么一直念书下去,到了我们家金鑫这个年纪可就有你着急的了!”

我在一旁听着这三位商量着简直就要把我过了称论斤卖给段家的架势,气血一时不太通畅,这就忍不住咳嗽起来。无奈我的咳嗽声没有引起他们的丝毫注意,只有同为天涯沦落人的金鑫过来替我拍背,可是天可怜见,他的那个力道足以让我吐血而亡。

我妈和老颜正被香姨忽悠的迷糊着,楼下传来蹬蹬的脚步声,被相亲男主角段青颂不知就里的抱着我家的黑猫爬了上来。我这是头一次觉得他不敲门直接进我家有些失礼,正平复了咳嗽要站起身来迎,香姨那张热情的媒婆脸就先我一步凑到段青颂的面前。

“这就是段工程师家的公子?哎呀乖乖……真正的一表人才啊,像青丛!将来都是有出息的。”香姨显然深谙牵线搭桥的要诀,上来就把段青颂捧上了天。

段青颂的一张小白脸笑的眉眼弯弯,虽然有些错愕,但还是礼数周全的问候道:“您是香姨……春节好啊……”

香姨喜笑颜开的应着好。段青颂举了举手中盘踞着的一坨肥肉,转向我说:“刚才这猫跟着你来我家,你走了也不吭一声,它被关在我家卧室里了,才发现,这就给你送过来。”

我放下鸡汤去抱猫咪。猫咪许是闻到了我身上香喷喷的鸡肉味儿,也没抗拒几下就乖乖让我抱着。我低声说了谢谢,不知道为什么,在香姨硬要自作主张把我和他凑成一对之后,我就有点儿不敢正视他。

段青颂盯着我,又环视了室内一圈,目光在坐我旁边的金鑫身上稍作停留,继而询问我道:“这是怎么了?你脸这么红。”

我说:“刚才喝鸡汤呛着了……我还没介绍,这是香姨的孩子,我的表哥金鑫。”

金鑫倒是不见外,肌肉虬结的手臂大剌剌的就伸出去握住了段青颂的白皙手掌:“黄金的金,三个黄金的鑫。你叫我金乘四也行。”

“金乘四?”段青颂诧异了一会儿,清秀的眉毛堆起来又放开,恍然大悟道:“哦……明白了……金乘四,果然比金城武(金乘五)还要帅。我叫段青颂,是阿梓的邻居兼学长。”

用力握手,继而两人做狼狈为奸状哈哈大笑。

我甚不屑这种盲目吹捧的行为,于是撇撇嘴在一旁不予理会。

香姨还是继往开来的进行着她的事业,拉了拉我爸妈助阵,上前就让了个位子给段青颂:“青颂啊,在学校有没有女朋友?”

可怜的段师兄显然对这种直入主题的谈话方式有些不能适应,但不舒服归不舒服,长辈问话还是要答的。于是我听到羞答答的段师兄含笑道:“还没有。”

我在旁抬头望了望天花板——这厮什么时候能把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表现的这么传神了?边说小眼光儿还边往我这边儿瞟,也不怕眼珠子飞出来。

香姨很激动,对她来说,这就书写了胜利的第一笔。我妈妈和老颜在胖很尴尬,也许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为我的终身大事操一回心。香姨更加亲热的执了段师兄的手:“那可真是的……阿梓和你一个学校吧?怎么,不常见?我们阿梓性子比较木,你多照应。我瞧着你们俩小年轻儿的,多好。和年画上的金童玉女似的,般配。”

我知道但凡香姨给人做媒总是要说“般配”二字,但这次她把这俩字用在我身上,还是让我不适应的哆嗦了一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