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表亲(二)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621 2011-02-13 14:32:53

  金鑫拿考校妹夫的目光瞅着段青颂,我瞟见了他的那个小眼神,心里恨恨的。

段青颂一听我香姨的话茬,眼睛里各种情绪一番纠结,我的脸都快埋进猫毛里了。最后也不知道他面上究竟转换成了哪一种表情,只听到他语调平静的说:“我们是在一个学校,但是研究生院和本科生不在一个校区,要不是上个期末的时候阿梓去老师办公室请假恰好我也在,我都还不知道我和他竟然在一所学校。阿梓在校内是真正低调啊。”

我没皮没脸的抬起头应和:“低调点儿好……这是我应该做的……”

段青颂当即转过头来怒瞪了我一眼。

我被他莫名而来的怒气弄得一愣——这都什么跟什么?段师兄着实喜怒无常的很,让我很不能适应。平日里习惯了他笑眯眯的模样,今天他这么疾言厉色的我还是头一次体验。说实话,虽然生气的时候更加有男人味,但是还是温顺些好,温顺些好。

我妈听说我在校作风低调,还露出一副放心的表情。老颜挨着我妈妈坐,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脸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香姨眼看话题有点儿拐了调,不遗余力的往回拉:“你和我们金鑫年纪也差不多,都二十四五啦,该考虑考虑另一半的事了。你看我,年轻的时候死了丈夫,为了金鑫也没怎么考虑再嫁,到年纪了,一个人的日子不好过啊。这也亏得我运气好,还能找到……他……虽说你们自己都不急,可是早些定下了,以后拼事业也后顾无忧啊,你说是不是?”

段青颂似乎明白了香姨的意思,又似乎不明白。金鑫好像跟段青颂还挺自来熟,不停的朝他打眼色。段青颂愣了一会后,终于说:“您说的也有道理……”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没太明白。心中那个绝望啊。

香姨更加兴冲冲:“我们阿梓,你看怎么样?”

这下子,我想即便段青颂是个傻子,也该知道香姨是想干啥了。于是我踩了猫咪的尾巴一下,猫咪凄厉的叫了一声就冲了出去,我作出一副出去追猫的样子,也不管香姨在后面招魂似的喊我,一径飞奔下楼。

这回我终于真正理解了相亲的尴尬,也终于真正佩服了段老师,相亲那么多次都能从容应对,人际交往能力简直是大神级别。

我想,比起段青颂此时那张可以想象的出的表情丰富的脸,我还是更愿意看看楼下那锅快要放凉的,稀糊一般的鸡汤。

关于段青颂最后是怎么对付香姨的,总之后来我有好多天没见到他,估计也是真的被吓着了。

春节就这么过去,元宵节后一天我就要返回学校。正好香姨也要在B市办喜事了,我便不得不把排的满满的开学计划再加上一笔,那就是去参加喜宴。

临回校前还被颜桦拉到他们学校去看了一眼,当邓航那张黑黝黝的阳光脸庞跃入我的眼帘,我就知道这对狐朋狗友心里盘算的那点儿小九九。还好对付一个小孩子我还是游刃有余的。邓航听说我这就要走,表情还很悲伤。我瞧着心里想笑,但是真笑出来也忒不厚道。于是憋得异常辛苦。

回来的时候颜桦貌似有些不愉快,我逗他:“怎么了?要开学了心里不高兴?”

颜桦从高处俯视我,伸手耙了耙头发,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我看着他,眼神尽量温和。最终他吭吭巴巴的跟我说:“不是……邓航是真喜欢你,你不接受也不要紧……可是不要总是……总是把他的心意不当回事啊。阿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多伤人?他舍不得你走,你居然还想笑了?”

我一下子就愣了。

颜桦看我收起了笑容,气势反倒涨了起来,居高临下的优势越发明显:“我知道姐弟恋你不一定能够接受,你心里一直把他当成小孩。可是你不要拿你的年纪跟我们比,你永远比我们年长,但是你在我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就敢说自己没有真正喜欢,真正爱过一个人?”

我听着颜桦的语气,好像不止是在说邓航的事情,那意思连他自己也算在内了。我很警觉,于是干脆直截了当问:“颜桦,你是不是?恋爱了?不仅恋爱,还是姐弟恋?”

我就那么站在车来车往的大街上,直直的毫不松懈的盯着我弟弟的脸。那双和我酷似的眼睛,英挺的鼻子,这样的一个人,我了解他如同了解自己,还有什么能比血脉相连更加亲密的?我想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消把自己当成他就好了。

那张和我极其相像的脸上先是木楞楞的没有表情,就和我平日里一样。然后眉毛下意识的皱起又放开,浓密的眼睫毛垂下来微微颤抖,嘴唇也抿了

抿才说道:“阿梓……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