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治愈(二)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374 2011-02-01 21:21:58

  “我带了,”段青颂好不容易收起笑容,眼尾还是弯弯的,“但是直接用打火机点的话不太安全,我倒是无所谓啊???如果你想亲自点的话,还是找一小截香来比较好。”

我当是什么呢,这么点儿小事就值得他瞪着我半天说不出来。

于是我又折回去,直接从老颜供财神的小神龛里偷了一小柱香。段青颂见我表情鬼鬼祟祟的出来,八成已经猜到我没做好事,拍了下我的头就点燃了打火机。

打火机这个物事我其实十分喜欢,因为总体说来,你想要毁灭什么东西,就没有比火消灭的更干净的了。但是因为我妈妈闻不得烟味,老颜早八百年就戒了烟,家里几乎都没有打火机的踪迹。有时候来了客人都会临时去买,然后用完立马扔掉。

鉴于我对打火机的好奇和研究兴趣,段青颂点好香之后,自觉自愿地拿燃着的香去点捻子,而我就在他屁股后面攥着那个白色的打火机爱不释手。段青颂点好后退了几步,顺便拉了我一下子。一声轻微而尖锐的声音破空而出,我还来不及站稳,就看到天空中迸出了小朵小朵绿色绚丽的烟花,像缤纷的网柔柔罩住我家的小院。

段青颂见我仰着头直眉愣眼的模样,取笑我:“人家女孩子看到烟火不都会嗲嗲的叹一声‘真美’么?”

我配合的叹了一声:“真美!”

段青颂说:“No,不够嗲。”

我撇撇嘴:“可是我是发自肺腑的???要是嗲,我怕你受不了。”

“那你大可以嗲一个,看我会不会被你嗝应死。”段青颂不知死活的挑挑眉,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为了跟你一起营造一个浪漫的氛围,我豁出去了。”

我强忍下想变脸的冲动,压抑道:“我不会嗲,我只会凶。”

这一会儿的功夫,段青颂就又点燃了四五个烟花。一时间小区这边的天空变得莫名热烈,莫名激狂。与此同时,段工程师家院子里也升起一个烟火的高潮,两边你红我绿,你蓝我紫,煞是好看。

段青颂抬头瞧着,我看到他眼睛里尽是绚烂的倒影。

“其实你也不凶,我反倒觉得你很温柔。”段青颂就对着天上起起落落的焰火说话,我开始都没听出来这话是冲着我的。

后知后觉消化一番后,我钝钝答:“温柔吗?好像???我也这么觉得???”

爱笑的段师兄又笑了。对面不远的他家里好像也有开怀的笑声传过来,我问:“你不回去和家人一起过除夕?”

段青颂把手里尚还燃着的香递到我手里,推我上前点一个。我勉勉强强蹲下,他也在我身后扶着我的手腕,免得我哆嗦了点不上。他的语声就直接从我耳朵后面热热的来回萦绕:“我家里人多,少我一个也一样热闹。你就不一样,我要是不过来,今晚你该有多冷清?是不是?看我对你多好???”

心里忽然突突的疼了一下,手也不知觉的点上了摆在地上的焰火捻子。呲呲的小火花一溜往上窜,我赶紧站起身往回跑,段青颂也哈哈笑着随我跑。这个焰火是红色里面套着黄色,热情又温馨。我蓦然想起一个事,推了推正抬头看天的段青颂:“听说对着烟花许愿也是挺灵的。”

段青颂不屑:“从哪儿听说?”说完看我闭上了眼睛,也就双手合十默默念叨了一大串。

我睁眼的时候看到他在那儿喃喃有声,大惊:“你真信这个?怎么就许上了?”

“你不也在许愿么?”段青颂不解,好奇的样子有点儿像无知幼儿,“要不然你闭上眼睛是在干嘛?”

我实在不忍心打破他的幻想,但处于诚实的考虑,我还是残忍道:“我刚刚只是看的太入神,眼睛累就闭上了,而已。

段青颂嘴角抽了一抽,别过了脸不看我。我正偷笑,就听到咪呜咪呜的声音在院门外面徘徊——想来是夜半喜欢出去散心的猫咪被漫天焰火吓得回家避难来了,不巧家里也是一派火树银花不夜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