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忐忑(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789 2011-02-28 12:57:01

  可想而知,经历了操场一役,宿舍里的八卦女们都已经默认了段青颂是我的男朋友了。加上段小白脸一个劲儿的在她们面前晃悠,实在让我难以解释。要说真的,我对他确实还没有到来电的程度,可是我又不敢直接去问他是不是喜欢我。在我看来,自己去招惹这种事情是极其麻烦的,还不如就当不知道。如果我是秦沁水,也许会喜欢这种暧昧的游戏,但问题就在于我是个做事实诚的人,非常不适应人家言语上的莫名的亲近和好感。

可是,我能直接对人家说别这样吗?

显然不能。

于是我仍旧自顾自的生活着。上课,逛街,有时候自己去公园,有时候去香姨家蹭饭吃。金鑫仿佛换了工作,只是女朋友还是没着落。在香姨家十次有八次能碰到段青丛,以我的经验,校长这种职业那是很忙碌的。因为我们几乎很难见到我们J大校长的面,平日里只能在会上听到他开的什么会的什么精神。虽说段青丛的中医药大学规模不如一般的综合性大学大,但好歹各项工作都不会少,加上据我所知,中医药大学还有一所非常大型的附属医院,作为校长那怎一个繁琐了得。

可是我们的段校长怎么好像比较闲呢?还是只是因为他本人非常尊师重道以至于每个月要去拜访他的老师四五次?

当我在开春4月份去香姨家,也就是我第十五次在那里碰到段青丛校长的时候,就开始问自己这个问题。如果说他是来看他老师的,可是这十五次里有十次王老都不在家,这又怎么解释?

于是我对段青丛的印象除了严肃端庄,儒雅高贵,喜欢训人又一派正气之外,又加了一条——工作闲散,行事扑朔迷离。

我提着一袋大苹果到了香姨家的单元门前,手刚摁了门铃,家里的小保姆就开门冲了出来,我正错愕,小保姆抱歉的说:“我已经和王老请假了,要回家看看我妈,正要走呢。”

我看了看楼外的天色,差不多还得有一个多钟头才到午饭时间。我耸了耸肩,善解人意的对小保姆说:“那你就快回去吧,我反正没事,就回去学校好了。”

小保姆听了居然愣怔了一下,然后让我稍等。我坐回香姨家,里面都收拾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小保姆好像去阳台那里打了个电话,转回来的时候搓着手笑呵呵的对我道:“不用回学校了,既然来了就在这儿吧,金鑫好像马上要回来,你等他一起吃午饭吧,反正还早。我就先回去。你先坐吧,如果金鑫没回来你要走的话就把门锁上,这是备用钥匙。你看电视,看电视……”

我看她不太敢和我对视,索性也就不难为她,她跟我告了辞就走了。香姨家的环境很惬意,我换上拖鞋瘫进沙发里,啃着一个巨大无比的苹果看电视,实在也很爽。就算中午没饭吃又怎么样?能舒服的在这儿待一段时间也不错。

沙发很软,我陷进里面慢慢的都有些困了。所以门响的时候我都懒得站起来看是谁,依旧眯着眼睛假寐,心里琢磨着——正有些饿呢,金鑫就回来给我做饭,美的很美的很。

事实证明,我确实想的太美了。因为来的不是金鑫,而是我们的段校长。

可想而知,我被段青丛摇醒的时候受到了多么大的惊吓。他那张严肃的脸夸张的摆在我面前,脸上的神情更严肃,眉毛拧着,目光探究意味颇重。

他下巴稍微错了错,用一种仿佛蕴含了很多感情又仿佛没有什么感情的语调跟我说:“你饿了?差点儿把我的手指头啃了。”

我这才发现我正握着他的大拇指,怪不得呢,我好像迷迷糊糊间梦到了咬猪尾巴。于是我极其尴尬的瞅着他这根长得极度周正的指头,仔细分辨上面有没有我的口水渍。当然,我还没忘记道歉:“段老师……对不起,我睡品不好,睡着的时候你要是把手伸到我这里那是很危险的……”

段老师不悦道:“你小毛病还真多……脑袋硬,睡觉不老实,喜欢抓老鼠……还有什么?让我一块儿见识见识?”

我忙澄清:“那老鼠不是我抓的,是我家的猫咪抓的。我只是把它扔掉而已……而已……”

段青丛笑了一下,面目突然如弥勒佛般和蔼起来。我想着这位校长居然还有如此亲切的一面,实在不多见。于是盯着他研究了一会儿。段青丛见我看他,一点儿都不会不自在,只是坐在我对面闲闲的问:“不饿了?我们中午吃什么?”

我摸了摸肚子,有些瘪。环视房间,心里正衡量着金鑫回来给我做饭的可能性,于是老老实实的跟他说:“我表哥回来会给咱们做饭的,只是不知道他中午……要不,段老师您先回家吧,我也回学校吃,没关系的。”

“既然来了,就别再回去了。我们两个大活人,还能饿死不成?”段青丛扶了扶眼镜,紧紧盯着我问,“难道你不会做饭?”

其实我真的很想反问一句——难道我应该会做饭?

但是这样未免太不敬,于是我弱弱的回答:“不会。”

段青丛了悟的点点头,脸庞刚硬的线条稍微柔和了一点,似乎还带些孩子气的骄傲:“我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