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隐忍(二)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437 2011-02-28 12:53:46

  在寒冷冬天的尾巴上,老天还适时适量的下了一场大雪。下雪的那天我正好课不多,于是基本上就相当于待在宿舍没出去。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纯洁而浪漫的雪天,我们纠结的孙美美同学终于和千里追妻的唐赫重归于好。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吃泡面,要说意外,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最终结果是我意料之中的。孙美美说为了安抚大家被此次冷战事件搅和的战战兢兢的心灵,她和唐赫决定请我们去金汉斯吃烤肉。

我却有点儿不敢去面对曾经真诚的托付我的唐赫了。

不过大家都去,我还是厚着脸皮跟着。就在唐赫举着一杯橙汁和我们碰,顺便宣布他又一次的成为了349宿舍的女婿的时候,我才释然了。

席间孙美美大义凛然说:“我本来分手的决心还是很大的,但是后来发现我和他虽然分开了,但是我们之间互赠的纪念品,情侣装,甚至几年来的账单,几年来的回忆都没办法分开,分开就痛的要命。于是我就又沦陷了……不过我很希望你们大家都能很快找到让自己分也分不开的人。”

我当时默默的用小勺搅着一碗香甜的粥,那粥里好像一下子倒映出了林贵生的脸。我想想,连连体婴儿都能分得开,那还会有真的分也分不开的事物吗?

不过我选择相信,就好像刚和林贵生分手的时候我要好的高中同桌王颖坤对我说的那样——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失恋,伤害我们的都是爱人,而不是爱情,所以我们依然要相信。

雪很久都没化,渐渐冻成了冰。我出门上课的时候跟张大乐一起,到了宿舍楼外就立马被滑的一趔趄,幸亏只是劈了个叉,没有摔成屁墩儿,让我没那么跌面儿。我险些倒下的那一瞬间,张大乐惊恐的叫声甚至比我自己发出的叫声还大。我拍了拍沾了脏雪的手,冲她说:“又不是你跌倒,干嘛那么大反应……”

张大乐忿忿收回准备扶我的胳膊,也没好气说道:“哎唷,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能保持住没坐到地上……瑜伽没白练啊。”

“那是……”我趾高气昂的回她,“也不看看咱这柔韧性,天生的料子好。要是你,练瑜伽也白搭,照样要摔个狗吃屎。”

张大乐被我激怒了,诅咒道:“瞅着点儿道吧,早晚你得把今天没摔倒的补回来。”

上课的时候张大乐还是没消气,埋头写了张纸条从班那头传到班这头,大家看了都一副看外星人类的眼神瞅我,等我迫不及待把纸条拿到手里的时候就看见四句话:“颜阿梓,脸皮厚,机关枪,打不透。”

我在下面补上:“评价中肯,谢谢夸奖。”然后又按原路线传回去,大家开始用一副看外星裸体人类的眼神瞅我,等张大乐迫不及待把纸条拿到手里的时候我就看见她脸色通红,下课也没等我,率先气冲冲走了。

我也窃笑着走出教室,外面好像突然间很拥堵。我好不容易挤出门去就看到引起拥堵的王皑,顶着一头耀目的蓝色长发冲我挥挥手。

为了保持低调,我赶紧把这名唯恐天下不乱的男士拉走。等我们终于狼狈的出了校门,他才没心没肺的笑着说:“阿梓,都中午了,去哪儿吃饭?”

我说:“要吃饭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下次来的时候戴个帽子。”

王皑耸耸肩,也不知道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我一向很受不了他用那种杨坤唱《无所谓》的神情跟我说话,于是伸出拳头示威。

王皑是一名发型师,但凡发型师么,自己的发型总是很惊悚。几乎每一次见他他都有一个崭新的自己展现在我面前,要么是挑染过的鸡冠头,要么是冲天的白色短发,总之和他站在一起非常不符合我低调的行事作风。因为他那个形象往外一戳,就是不想成为焦点也难。

所以,可以想见我是多么不愿意跟他一起外出。可是每逢我想拒绝的时候,他总是拿出一副挟恩图报的死样子对我,说什么当初林贵生结婚的消息还是他告诉我的,是他让我免于沉沦,是他劝我快刀斩乱麻,是他带领彻底认清林贵生温柔小白脸后的真面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