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不欢而散(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467 2011-02-28 13:07:52

  我装作没注意到她故意加重的“现任女友”四个字,刚才一瞬间对她的同情和怜惜早飞到了九霄云外——什么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陈玮说明了要打车回去,又怕对这城市不熟被出租车司机宰。我在心里感叹他草木皆兵的同时,还是给王皑挂了个电话,问清楚了所订宾馆的具体路线,沿途经过哪些建筑。其实帮陈玮安排的时候我还是偷了懒,再加上B市这么大,我也并不是每个地方都了若指掌,索性就叫土生土长在这儿的王皑来帮忙了。

谁知道王皑一听是我,非要心血来潮开车来找我,还无事献殷勤说要把我的同学安全送到好好接待。我一听他这个人来疯的语气,心里刚刚叹着不妙,没出几分钟,王皑的丰田小跑就风驰电掣的闯进了我们的视线。

王皑这个人,就是不知道低调为何物。

我用安抚的眼神望向被王皑那辆车和他本人的那头火红的头发吓傻的陈玮小俩口,再回身用将冲过来的王皑凌厉一瞪:“你怎么又换颜色了?还整个这么怪异的发型?”

王皑一脸无辜加莫名其妙的神情回望我,委屈的说:“前两天在网上碰到你不是跟我说你很喜欢樱木花道么……”

我摸了摸自己的额角,无奈道:“你当你是在cosplay么……”

陈玮和他的女朋友李菁在那儿捂嘴偷笑,熙熙攘攘的车站霎时间就变得有些滑稽,我毫不客气的捏了捏王皑那身瘦的像排似的身板,接着窃笑:“你这个身材,就是真的cosplay也show不出人家樱木那个肌肉来……”

我承认,我是被段青颂传染到了,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的不知死活。当然最后我因为自己的不自量力受到了惩罚——王皑气的怒发冲冠,接上陈玮和李菁就走,把我一个人扔在了鱼龙混杂的车站。

后来陪着陈玮两人游玩的时候大多心不在焉,我和他高中时候认识,所以吃饭的时候他问我怎么又恢复到了高中的那个迷糊样子。

我懒得搭理他,自顾自吃的起劲儿。也许是我的表现使得李菁放下了戒心,她倒是愿意主动和我攀谈了,我也虚虚应着,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兴趣。一顿饭吃的很是无趣,当然还有一些出人意外的插曲,那就是陈玮这厮一直在桌底下碰我的腿,让我一下子怒火攻心赏了他一个如假包换的佛山无影脚。

表面上他自然还是要装成没有受什么内伤的样子,扯开了嘴巴笑,假惺惺。

后来李菁去如厕,我也差不多吃完,闲闲的撑在桌子上喝可乐。陈玮突然端正了一张脸严肃的对我说:“阿梓……李菁是不是很像你?你知道么?我其实忘不了你,只能找和你相像的女孩来代替……”

瞧这是什么混帐话,这个没品的男人还大胆的伸手来抓我的手。我立时三刻拍案而起:“你无聊不?简直神经!”

陈玮听了这个话深呼了一口气,眼睛盯着我不放,一字一字的说:“你为什么总认为我不是认真的?不认真的是你!答应跟我交往只是因为你高中毕业了可以恋爱了,你是这么想的吧?你对我不上心,我为什么就不能以牙还牙?我不惜对你提出分手,目的就是想让你一直记得我……可看来你完全没把我这个初恋男友放在眼里!你到底是凭什么!凭什么这么狠心绝情?凭什么这么没心没肺?”

我咬了咬牙,为了不引起注视只好坐下,也同样一字一字的回答:“那还都是我错了?你既然都有了女朋友就好好对待现在的感情,过去的事情值得你费那么大劲儿么?你是每天闲得没事做?刚才惹我做什么?不要让我瞧不起你。”

陈玮居然露出一个非常少见的苦笑表情,不像是平时那种装出来的样子,低下声来仿佛自言自语似的说:“要是那么容易让它过去就好了……阿梓,我可没你那么潇洒……没你那么狠绝。你要瞧不起我就只管瞧不起好了,毕竟跟你一样漠然的人不多。”

我琢磨了一下,怎么就有一种看《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似的感觉,像无欢把自己变坏归结给儿时倾城一次小小的欺骗一样,陈玮好像把他初恋的失败以至于以后对感情的不信任和不投入全都归咎到我头上。说实话,我觉得有些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