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无理取闹的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403 2011-03-11 15:31:52

  我盯着面前那杯蓝汪汪的液体,好像喝下去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定了定神,我提出条件:“不来烦我,那很好,最好也不要去烦颜桦。如果你能答应,别说是这杯酒,就是让我灌下一缸,我也敢。”

沈青溪一下子哑然失笑,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原来林贵生跟你说的是这个……我正不明白呢,为什么这个新贵和我素不相识,倒是要处处找我麻烦……你弟弟么……你为什么不叫他别来烦我?”

我愣怔了一下——也许真的是颜桦迷恋她,她本人并没有缠着颜桦不放。这才是我最害怕见到的情况,颜桦的脾气我知道,但凡对一件事物执着了,便不容易放弃。

霎时间我的无力和怒火交织,越发觉得面前这个女人不可理喻。我推开了她再次缠上来的手脚,皱着眉头起身:“既然这样,我也没必要喝酒了。不想你烦我其实很简单,我走就行了。再见!”

沈青溪好像也没怎么紧张,只是柔柔的抓住我的手,看似没怎么用力,但只有我知道她手劲儿奇大无比,我愣是被她扯住动弹不得。这下子面子丢大发了,没想到他们段家的人都喜欢在人家要决绝离开的时候拽着人家的手不放。

就在我抬脚迈都迈不出去的尴尬时刻,一闪眼就看到了段青丛从熙熙攘攘的舞池那边挤了过来。我忙战战兢兢的坐下,低声问沈青溪:“段老师怎么来了?他不知道你在这儿做不正当生意吧?”

沈青溪被我的问话弄得哭笑不得,倒是没了她刚才那种咄咄逼人的黏糊劲儿:“大哥只知道我是凭自己的能力在工作,养活自己……看来林贵生对你没有丝毫隐瞒,连我做什么都告诉你了……只是我们的阿梓,你就这么怕我大哥?”

“我跟你不熟,才不过见了三次面,别我们我们的……哼。”我不屑的提醒她。

“三次面?”沈青溪嘴巴都张大了,“颜小姐真是好记性!我们小时候就认识好不好?天哪……你究竟是个什么女人?”

这事情怎么这么复杂?我心里一团乱,根本顾不上她在感叹什么,只是虚虚的应了一声。只不过她有一句话没说错,我确实是怕段青丛。想想看,一盘芹菜他都能把我吓哭了,更别说在这么个地方碰到我。可是让我拉下脸让这个女人把我藏起来也不现实,因为段青丛遮在金边眼镜后的狭长双眼似乎已经在第一时间瞟到了我。

我讷讷的坐下,可是又坐立不安。沈青溪用好笑的目光瞅着我,估计是因为段青丛来了,她也没再用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对着我,而是正襟危坐在我对面,脸上满是柔和温暖的笑容。

我想,如果我也和她一样那么能装,也就不用怕段青丛了。正冥想间段青丛就闪到了我旁边,高大的身板立在我眼前,朦胧灯光下越显得森森然。沈青溪也不知道是有心为我解围还是存心要我难堪,率先站起身对着段青丛说:“大哥,你怎么来了……我在这儿照看着呢怕是没时间招呼你。阿梓在这儿一下午了,我才有空儿来跟她说几句话。”

段青丛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我,也没有坐下来的意思。见沈青溪跟他说话,只是用平板无奇的声音答着:“我去老师家,听金鑫说颜梓来了你这里。”

我大悟——段青丛在香姨家八成是有个内应的,要不然我一去怎么他就知道了?今天亏得我没多留,要不然又和他碰个正着。不过相比现在我被他抓在摇焱酒吧这样的地方,我倒是宁愿和他在香姨家,听他为了芹菜萝卜海带丝之类的东西训我。

可惜这一回,我可能是真的背上了。

段青丛盯着我也不说话,简直就要把我脸上盯出个洞来才罢休。我霎时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别扭,手也不知所措的绞在一起,嘴唇有些干,我下意识的伸出舌头润了润,正要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没质问我,我要是一上来就自说自话的解释自己为什么在这儿,反倒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