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655 2011-03-28 14:42:37

  墙角的夕阳里,总有几对小情侣在卿卿我我,依依不舍的告别。我不自在的撇开头去,不敢正视段青颂的脸,视线却落在旁边两个正在热吻的男女学生身上,甚是尴尬。

段青颂善解人意的将我的脑袋扳过来,眼睛里却是一派隐隐的凄凉:“你这些天躲着我,大概是因为这个事儿吧?你不要想太多,我不会逼你……我宁愿你考虑一辈子,也比这样草草宣判我强些。”

“我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的正确。”我咬咬牙正视他,“拖着你越久我就越觉得难受,段青颂,我不忍心那样对你,我可以对你坦白,其实我拒绝是因为我答应了另一个人……这样,你能接受了?”

“不能,”段青颂沉默了十几秒钟,郑重其事的答,“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你竟然舍我这样完美的男人而取别的渣子。”

话说的倒是很狂妄,但脸上已经不是平日里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一想到他这话可能是对自己大哥的不敬,急急劝道:“他不是渣子……”

段青颂眼中的黑潭仿佛有暗潮涌出,衬着红唇皓齿,竟然突的显出一丝让人难以抵挡的妖艳来:“林贵生?旧情复燃了?”

我愣住,原来他是这么想的。这确然把我的思路打断了,我有些不能适应。

但显然段青颂把我的愣怔理解为默认,眼中光芒更盛:“他已经是个小混混了,他就是个渣子!阿梓,念旧不是你这么个念法……”

我刚要反驳,正对着的段青颂肩后却有一个黑色挺拔的身影大步而来。

这世上有一句话叫做——说曹操曹操到。

林贵生眼尖,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被段青颂挡的严严实实的我,眼神成分复杂:“阿梓,怎么在门口这里?”

可以想象假想情敌见面是如何的分外眼红,总之那天是相当的不欢而散。让我庆幸的是,向来打一枪就跑的段青颂深谙适时进行战略转移的重要性,没有让我太下不来台。林贵生似乎是故意要激起段青颂的单挑欲,不断的对我嘘寒问暖。虽然我们俩在一起那会儿我对这样的关怀十分习以为常,但此时此刻却觉得无比别扭。

若不是情况严峻,我真想贴个赚人眼球的标题出来:“小白脸VS小白脸”。

林贵生:“阿梓,靠在硬梆梆的砖墙上不凉么?感冒了可不好。”

段青颂,一把将我拉到身前:“要你管,过气的男友不如狗。“

啧啧,这嘴巴真毒。

林贵生:“那你倒是当红的了?我看未必啊……”

段青颂:“你怎么知道是未必了?你都成为历史了,就别跑出来掺和阿梓的现在和未来了,小混混儿……”

“你!”林贵生到底天性朴实,刹那就哽住。

“我?我怎么?”段青颂瞬间变身无赖,一边嘴角邪邪勾起,“我风华正茂,年轻有为,和阿梓门当户对,情投意合,你呢?哼?你有哪一样?”

我听到他话里的“年轻有为”一词,晕了一晕;听到“情投意合”,晕了三晕。

林贵生苍白的脸上浮起一层激动的绯红色,转头向我大声道:“阿梓,是真的?”

我还没来得及说不,段青颂便眼疾手快将我一搂:“咱甭理他。”又转了头无邪的对林贵生笑:“小子,跟我斗?你还嫩点儿……”

转身的时候我慌慌张张的听到后面一声闷吭,林贵生右拳便重重击在了墙上,我几乎听见了砖屑嵌入血肉的微弱声音。林贵生这一举动引得众多情侣们叹为观止,纷纷围观。我一情急,就一脚跺在段青颂的脚上,也顾不得他哇哇乱叫,回转身去拿块纸巾蒙在林贵生一片脏糊的手背上。

段青颂有些艰难的回头看着我,眼里丝丝绝望。

而林贵生的眼里开始有春水冲破寒冰,脉脉流淌起来。

我抬头,也不替他擦,只是径直把他的右拳推回去,连日来的心理疲惫和渐升的怒火一结合,那能量直冲究极,势不可挡。我先抑后扬冲他冷冷道:“你都结婚了,还想干什么?”

林贵生不说话,那泓解冻的春水又似乎“咔啦啦”的重新结冰。他低下了头。

段青颂得得瑟瑟踱过来,不忘落井下石:“小子,瞧见了吧?”

“你也别蹦达,”我闷闷的沉声吼他,“你比他更像小混混,成何体统?!”

这个话我说完,窃以为已经有了段青丛七分真传。

段青颂也不做声了。我接着换了平日里软嚅嚅的声音懒懒道:“你们都无事可做了?两个大男人斗嘴,丢脸不?嗯?我对你们忒失望,失望极了……”

段青颂身子动了动,似乎想为自己辩解。我凌厉瞪他一眼,他便止住了话头。

我边朝南门走边慢悠悠的说:“我要去吃饭,庆祝明天放假。”又回头瞅瞅垂头丧气的林贵生和蠢蠢欲动的段青颂,警惕的指了指他们俩脚下:“不许跟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