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裸婚(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334 2011-03-28 14:45:15

  刘如意家拉布拉多的老窝还在。

我大剌剌敲了敲他家的大门,恰好不务正业的二百五刘如意在家窝着,见了我就是不客气的抢白:“你还好意思回来!你家猫死了不要紧,把我家的狗也带累的上了天堂。真和你一样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主儿。”

我打断他:“那是他寿数已尽,上天堂总比跟着你这么个滥主人好。”

刘如意的脾气可也不是盖的,且非常不知道怜香惜玉为何物,抬手来对着我的脑门就是一记一阳指:“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家那黑猫也是寿数已尽,怎么没见你像你自己说的那么潇洒?二胖就是二胖,虽然甩了不少脂肪,肚子里的坏水儿可没丢掉多少。”

我瞅了瞅他那张趾高气昂的脸,霎时间就想说点儿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震他那么一震。于是乎我揪着他的耳朵大声吼:“以后不许跟我这么说话!我可是要结婚的人了!”

刘如意实实在在的打了个跌,直扑他家的狗窝而去。

我绷着脸不扶他,他倒是自己刹住了闸,脸上的表情真真是超越了宇宙迈出了轮回,只听他大着舌头重复道:“结……结婚?颜二胖你没……没弄错吧……”

我双手环胸,挺直了脊背藐视这个没见识的暴发户子弟:“怎么可能弄错?我就要成为少妇了,我终于也能过三八妇女节了,我终于不用和你们这群毛头崽子蛇鼠一窝了……大学在校生也可以结婚,你不知道吧?傻帽儿。”

刘如意最见不得有人喊他傻帽儿,我小学时候写作文,题目是《我的邻居》。我描述刘如意“我有一个其貌不扬的邻居,他的名字叫做刘如意,是个留级生,用我们那里的土话就叫做傻帽儿没牙猴儿”云云。就因为这篇大作里的“其貌不扬”和“傻帽儿”两词,我就被刘如意截住扁了一回。

由此可见他此时对我是多么的深恶痛绝。

但是碍于我已经是个发育良好的大姑娘,他不方便像小的时候那样用暴力惩罚我的出言不逊,所以他只是恶狠狠瞪着我,诅咒道:“哪个男人要是愿意娶你,那才是真正的傻帽儿!”

我不服气的踮着脚与他平视,嘴里不饶人:“那你可得失望了,我老公不仅不傻还是个天才!你就担心自己吧,傻帽儿如你,怕是连我这样的都娶不上!”

刘如意强词夺理的功夫显然和我差了个十万八千里,当下理屈词穷暴跳如雷哇哇乱叫:“颜二胖你给我记着!我迟早找你算账!算账!”

说着,他极其不见外的三把两把将我驱逐出他家大门。

等我慢慢的踱步绕了小区的花园一周,再返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路灯亮起来。我只远远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院门边,他朝这边望,许是瞧见了我,三步两步就到了我面前。

段青丛一下子就紧紧箍住了我,我的头被他死死按在胸前。明明只是几步路,他的胸膛却像做了什么剧烈运动一般起伏不定,声音也带喘:“阿梓……小阿梓……我以为……我以为你逃跑了……不愿意嫁给我了……”

段校长平日里端庄肃穆,沉着稳重,现在却像个丢东西的孩子一样,浑身紧绷,抱着我的力道大的令他自己都颤抖。

心里有些酸酸软软的,我伸手去安抚他的后背,他放松了一点,我稍微一抬头,他又条件反射般的箍紧了我,我勉力朝他笑了笑,揶揄他:“段老师……我只是去邻居家一趟而已。你这么紧张,是不是我爸妈不同意把你给赶出来了?”

段青丛反应了一会儿,方才恢复了他平日里的英雄本色,端正了脸色重重咳了一声道:“你个不安生的小东西……你父母都没什么意见,我刚刚和他们都说好了。”

我在他怀里蹭了几蹭,最后埋进他衬衫里闷闷道:“既然他们同意了,那我们这就回去好不好?我不想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