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交涉(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658 2011-04-11 10:48:53

  我有些体会到她的目的,无非是要我亲自跟她交涉而已。我对林贵生和王皑解释了一下,他们也答应暂时出去到酒吧附近找一找。两人甫一出门,沈青溪便状似亲热的坐在了我旁边,我沉下嗓子尽量恳切的对她说:“颜桦是个好孩子,请你放过他。”

沈青溪不屑的嗤笑一声:“他当然是个好孩子,不然我也不会喜欢他了。”

“你真的喜欢他吗?”我追着问。

沈青溪避开我的目光,端起桌上的一杯鸡尾酒晃了晃,不咸不淡道:“自然是喜欢的。他对我来说新鲜,纯净,很好啊……更好的是,他和你那么像,我慢慢毁他,就和毁了你一样的痛快……”

我压住心里翻腾而起的怒火,闷声问:“你为什么对我有那么大的敌意?”

“我也不知道啊……”沈青溪叹了口气,似乎又觉得酒不过瘾似的,从几子上摸起一盒男人抽的烈性烟,点燃,又从容的吸了几口,“起先,我晓得颜桦迷恋我,只是觉得他很可爱……他可以净化我,让我觉得自己是正常干净的女人……不过,当我知道你是他的姐姐,便时时处处觉得他身上有你的影子。我在二叔家见你的第一面就觉得你是威胁……瞧瞧,大哥和青颂也不过是刚认识你,就对你百般在意和迁就,二叔二婶也对你亲热,我呢,在他们眼前晃了这二十几年,除了大哥略略对我上心些,其余人都当我是透明的……”

“我这是嫉妒?”我打断她。

“随你怎么想……”她突然烦躁起来,还剩大半截的烟头狠狠的摁在昂贵的水晶几面上,“颜桦这次来,我也很措手不及。本来是要打发他走的,现在看你这样着急的找他,我突然不想撵开他了……让你受点儿折磨,实在是很让我兴奋的事。”

“嗯,我见你第一面的时候,也觉得你讨厌了。”我坦白的冲他道,“你让我受折磨,说不准,还是你受的折磨比较多些。你想没想过,你家里人都不太待见你,这世界上可能只有颜桦一个人是真心爱你了?你连这样的人也要毁掉,活该你得不到人家的真心相待。”

沈青溪像被掐住了七寸的毒蛇一般飞蹿起身,手里一盒精装香烟就要冲我脸上砸来。

我眼睛都不眨一下,继续说:“寒假回家时候我就知道颜桦恋爱了,只是还不晓得那个女人是你。我这人一向比别人开明些,你大他许多又如何?你做不正当职业又如何?如果你和他真正相爱,你愿意抛弃过去真心对他……那些世俗所不容的阻碍又算得了什么?可惜啊……你只是在利用他。你不知道他为什么出走吧?因为家里知道了你的事,逼他和你划清界线。他虽然年纪还轻做法不一定对,但他对你执着。这份执着却被你拿来践踏,拿来做报复别人的工具。段老师说你不容易,我能体会,但这不是你无情玩弄别人的理由。你的职业让人不齿但你的人却可以干净,但你现今的所作所为,让我觉得你的人是真正的肮脏不堪。”

沈青溪被我说的面红耳赤,手里的那盒香烟终于朝我额头贯下,我向来铁头,躲都不躲,只不过眼前突的一花,一个黑影在我眼前掠了一下,预期的尖锐痛感并没有袭上来。接着我听到“啪,啪,啪”三声击掌,一个清凉凉的男声在包厢之内响起:“我们的小嫂子这番话真个是荡气回肠动人肺腑啊……沈青溪,你这会儿如果沉不住气,可就先输了。”

我惊愕抬头,入目的确实是段青颂那张久违的眉清目秀的脸。我纵使有上天入地的想象力,也绝对料不到能在这样的地方碰到他。可是若是细细考虑,沈青溪是他的姐姐,他在这里也并不是全无可能。只不过平日里玉树翩翩的人,出现在这里就难免让人觉得他被亵渎似的。

沈青溪对他的出现似乎也很意外,砸出的香烟盒被他截下,一时间好像有些语塞。半晌沈青溪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青颂,你……你怎么进来了?”

段青颂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一屁股坐在我旁边温温道:“我这些天在外面喝酒泡妞多了也有些厌烦,正好瞧见林贵生那小混混从这里出去,想必这里出了点儿事情。进来瞧瞧热闹咯……没成想是自家人吵架,没意思……”

他自始自终都不正眼看我,我心里的疑问像烟花般绽开在喉咙口,却硬是找不到一个适当的立场问出声。只好往边上挪了挪,这样才好让我们两人之间有多些可以自在呼吸的空间。

段青颂好像对我这样的动作十分不满,当下也大剌剌的又往我这边坐了坐。沈青溪扶了扶额头,放低了声音劝着段青颂:“我和嫂子有些事情要谈呢,青颂你要是没事就快回学校吧。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别再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