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流言蜚语(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495 2011-04-20 14:15:08

  虽然段青丛是一校之长,为人冷静正直,长相也英俊儒雅。在他们学校里工作做的出色,成绩也斐然,在医院里也是威望很高的医师。学生们碰到了他总要恭恭敬敬鞠躬打招呼,说起来也有不少美貌的女孩子暗恋他,但是。

但是,这并不能表示他是个表里如一的男人。

他表面上喜欢装成一副开明的样子,我不太愿意回家里住,他也由得我,内心里却想方设法骗我回家,用各种各样的理由,以期达到让我自动退让搬回家住的效果;

他表面上对我和他母亲的矛盾视而不见,遇上冲突激烈时他往往能做到不偏不向,内心里却仍然是个护短的类型,总制造机会让我和段老太太相处,吃准了我的性子即使吃亏了也不会找他告状;

他表面上遵从我的意愿,暂时没把我们结婚的事情让太多人知道,内心里总是盘算着带我去些熟人多的地方,碰上打招呼的络绎不绝,他也就络绎不绝的将我介绍给这些朋友,他甚狡诈,我若是作出一副不高兴的表情,他便要回一个“我岂能说谎”的眼神,把我堵得严严实实。

他表面上对我和我父母的矛盾表示理解,说话时候也常常是向着我,承诺如果我一日不理我父母他也一日不和我父母联络,内心里却是个十足十的汉奸,不知道何时何地就向我妈妈报告些我的生活起居,并托段工程师多和我爸妈来往之类。我若是翻了脸,他总要端端正正回我一个“又不是我主动联络”的表情,将我噎的十分郁闷。

他表面上对段青颂的事情放得很开,也没怎么介意我们在结婚之前的亲密,对段青颂近日来的放纵行为也只是一副由他去吧的表情,内心里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封建大家长,不仅由他在我们学校安插的情报网络获得我最近和段青颂的接触情况,并且在学校领导高层处,悉心打探作为助教的段青颂表现如何,真真是铁血手腕,滴水不漏。

他表面上……内心里……

总之,这些行为在我们那里是要被称作“不靠谱”的,但偏偏段青丛一身笔挺,气质儒雅,总是给人一种“相当靠谱”的感觉。我每每看到别人瞧着他那或尊敬或爱慕或钦佩的眼神,总要在心里哀叹——你们或多或少被他的表象迷惑了。

夏天到了,宿舍就不是那么好待了。

我们宿舍偏好巧不巧座落在阳面,日头直上的时候真真晒得人不是滋味。夜里如果不去洗澡那是肯定睡不好的,即便是洗了澡回来睡,也要再出一身的汗。初夏的时候好像还没有什么特殊感觉,越接近盛夏,那股子热气越是让人熬不住。

无奈宿舍没有空调,若想要凉爽一下,就只能买小型的风扇了。

我天生怕冷更怕热,全寝室里六个人,最最叫苦连天的就是我了。

易皓喜欢在我像知了是的喊热的时候挖苦我一句:“你那男朋友段老师不都几次三番叫你过夜了么?你干脆搬去和他住,岂不更好?不必在这么个小屋子里和我们一样受罪……”

张大乐也恨铁不成钢的哼哼:“羡慕啊……枉费你头几夜出去的时候我们还替你担心,现在想想,真是多此一举啊……”

我有苦说不出,恨不得拿出我们在一起的合法证件来给这群女人一一过目以示我的清白,可是偏偏又不能这么做。只能咬着嘴唇,任由她们毒舌将我一派宰割。

孙美美如果恰好在,也要促狭的说上一句:“注意安全咯……”

我真是想钻地缝的心都有。

秦沁水近日来常常不在,问严由,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这个正牌女友的去向,仿佛也不怎么屑于搞清楚。赵曼莲是个霹雳性子,往往把我揪到一边,用担忧的语气劝道:“还是注意些的好,你都不知道学院里怎么传的……你往日里那么低调,这下子可成了名人。严由替你解释都解释不来,我们也不知道具体内情,大家都担心着呐……”

我一般都抹一抹脖子上的细汗,边泡茶边故作平静的安抚她们:“我这么大的人了,好歹也二十出头,知道分寸的。这件事情总归会向你们讲明白,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就相信我,不行么?”

这一招成功的堵住了宿舍众女人的嘴,只是她们还免不了用一张张幽怨的脸瞧我,弄得我心里又好笑又憋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