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冲冠一怒(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687 2011-05-01 21:43:37

  “你!”段青丛气的站直了身子,一下子倒忘记了我不可能随随便便说去就去,浓眉竖起来大声道:“你敢!”

这还是我认识段青丛以来,他第一次这样大声冲我吼。

我也委实没什么出息,当场就被吓得涕泪横流。

段青丛见我哭了,似乎是想上前来安抚安抚我,又似乎是想着让我受点儿惩罚,身子摇了几摇愣是原地没动。我哭的越发惊天地泣鬼神,嘴里还嚷嚷道:“你这么凶……老骗子……我要离婚……”

“离婚?”身后一个清凉凉的女声带着一丝不可置信两丝幸灾乐祸反问道:“原来是两口子吵架啊,门都没关就开战了,果真如火如荼。”

沈青溪!

我心里虽然又愤怒又委屈,但还是不想给这个渣滓一般的女人笑柄看。我抹泪准备甩手走人的功夫,沈青溪已经三言两语和段青丛问了好,转过头来言笑晏晏的冲我打招呼:“小嫂子果然并不像平时在人前那样乖巧啊,都闹到要离婚?”

“青溪!”我尚未鼓起一口气向她那种幸灾乐祸的态度进行声讨,段青丛就先我一步厉声喝止住了沈青溪。我和沈青溪均是一愣,沈青溪脸上比较讪讪,我也终于放下擦泪的手,撇开脸对着一边的空气说:“我走了。”

沈青溪扑哧一下子就笑了出来,这简直是对我莫大的侮辱。

段青丛倒是没把我表的决心当成儿戏,扶着额头略带丝疲倦的阻止我:“别这么任性,阿梓……”

我的火腾的就上来,当场就义正词严的一嗓子冒出:“到底是谁任性嘛!你做的那些决定才叫任性!我不能知道了还当不知道……你骗我,骗的还是我的终身大事,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你体谅体谅我行不行!”

段青丛眼睛危险的眯起来,却并没说出什么符合他校长之怒的话。倒是沈青溪,也不知道是在矫情个什么劲儿,嗲着嗓子过来搭住我的胳膊佯装亲密的劝导:“你消消气……别有事没事的跟大哥闹,夫妻最重要是互相体谅啊……”

我瞧她那张做作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再想起颜桦,更是堵得慌。平时还有心情跟她虚与委蛇,现下实在没功夫客气,我忿忿的甩开她的手,竖着眉毛冷冷对她说:“颜桦的事情,我还没有原谅你。现在的事情你少插嘴,没你什么事!”

沈青溪难得见我这样强悍的时候,倒是一下子张口结舌,目光求助性的转向段青丛,段青丛对于训斥我这件事向来是手到擒来,这会儿嘴里的规矩体统又回来了,淡淡而略带责备的目光将我一瞟,低着嗓子道:“阿梓,怎么能这么说话?青溪好心开导你,你什么态度?”

我眼一瞪,看着沈青溪在段青丛面前装起来的那个柔弱堪怜的样子,真真是恶心死个人。偏偏段青丛这个不长眼的还就吃她这一套。我一贯晓得因为沈青溪活得比我们都坎坷些,段青丛这就一直把她另眼相看,可是这种偏袒未免过于明显。我心中又酸又怒,难受的很,越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有勇气,还有信心跟这样一个过于霸道过于自我的段青丛一起生活下去。

可是,泪已经流不出来,就算我知道自己此刻有失冷静,也完全顾不了那么多。

沈青溪见我瞪她,越发装模作样起来,白净的右手托在下巴处,似乎下一秒就要控制不住娇弱的眼泪。她用了略带哽咽的声音冲段青丛解释:“别怪小嫂子,是我多管闲事罢了,我这就走了……原本也不该来的。”

段青丛眉头皱的更紧,眉间的川字真正如山川一般沉重,难以纾解。我兀自挺直的站在那里握着拳,他也应该瞧见了我小臂一直在隐忍的颤抖,却仍旧不发一词。

沈青溪扭过脸来朝向我,准备迈步出门。本来我已经决定克制,让开身子叫他赶紧滚蛋了事,没成想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竟突然冲着我露出一个阴险的微笑!她浓艳的眼中仍然带着楚楚的泪花,所以显得这个笑甚是诡异,甚是让人心惊。我嘴唇一下子抿紧,她得寸进尺,仗着此时是背对着段青丛,笑得越发肆无忌惮。

我忍了,我忍的很用力,用力到我的手都在簌簌发抖。

可惜,这个笑让我忍无可忍。

我只感到胸中那口气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右拳立刻顺风顺水的提起来,又并不受我控制的自动灌入了十成十的功力,一下子重击在沈青溪那张保养得当风情万种的脸上。

沈青溪显然没有料到我会用如此暴力解决问题,尖叫一声,被我的大力一拳打的一个趔趄,脑袋撞在了卧室的木门上,发出闷闷的一声“砰”。

我不顾身后段青丛的惊讶和无措,迅雷不及掩耳几步上去揪起沈青溪的领子把她掼在地上,二话不说把她两只手臂倒剪,抬脚踩在她背上。一气呵成之后,我红着眼睛低声问她:“你在笑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