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冲冠一怒(二)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684 2011-05-01 21:44:40

  沈青溪挣扎着扭脸朝向我,慌乱的神色丝毫没有办法掩饰。我又掰紧了她的胳膊往上一提,她立刻就是一声尖利的哀叫。

段青丛这下子终于不那么镇定了,大步跨过来抓着我的手,用比刚才还要危险,还要富于威胁意义的声音冲我低吼:“放开她,阿梓!”

我扭头去瞪他,他瞧见我的目光和脸上神情之后也是一愣,想来我的眼睛一定红的可怕。以往但凡我真正动气了,脸色总不是那么好的。我妈妈见过一次我的真怒,说我满脸惨白,硬是好多天不敢跟我说话。

我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谁?”

段青丛仍旧握着我的胳膊不放手,眼神黝黑而执拗:“我是你丈夫,你不听我的听谁的?我叫你先放开她。”

“你是我丈夫?真好笑……”我不但不放手,反而把哀叫着的沈青溪踩的更紧,“你何时见过骗来的妻子也能算是妻子的?你们一家人都这样,玩弄别人的感情很有趣是吧?我脚下的这个贱女人,把我才不到十八岁的弟弟折磨成了什么样你也见过,我很心痛啊,可是我知道你为难,并不想把她怎么样。现在呢?她在这儿干什么?你活了这么些年,难道看不出她对你存的什么心思?她来这里无非就是想挑拨离间,Ok,现在算成功了,我就知道,果然你们一个阴险一个霸道,才是真正的绝配!”

“阿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段青丛的额头显见已经鼓起一道一道的青筋,想来是被我的话激的愤怒已极。

“我当然知道!”此时的我仿佛已经透支了一生可用的勇气,继续冲段青丛痛诉,“我再不会把你这样的人当成我的丈夫。你不是可怜沈青溪吗?你怎么舍得她在摇焱那个混乱的地方当**?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在摇焱的时候早就晓得段师兄在那里落拓买醉,她可有念在好歹是一家人的份上规劝过?这会儿又来劝我,劝个什么劲儿?段老师,你更过分,非但不体谅你弟弟心情低落,反倒不顾他意愿为了一己私心把他赶出国……你们这样的行事,实在应该一辈子在一起!我并不屑于跟你们混为一潭。”

“颜梓!”段青丛终于忍无可忍,大呼我的全名。我从未被他这样吼过,当下也有些愣怔,段青丛就趁我疏忽的功夫把我从沈青溪那里拉开。我脚下手里突然一空,正混乱着挣扎不已,段青丛却已经稳稳的用一只手同时抓住我两手手腕,制住我,无奈我扭着身子挣不开,双脚还不忘踢腾着冲向尚未爬起站稳的沈青溪。

我想,大概我是气疯了。

段青丛一点儿也不含糊,伸出另一只大掌就在我屁股上啪啪两下,我被他打的随着惯性往前倾身,因为他还抓着我,勉强没有跌倒,但是晃晃悠悠十分狼狈。我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想是他见着宝贝妹妹被我打成那样有点儿不忿,现在打我为沈青溪报仇。我往后撩腿一下一下踢在段青丛的西装裤上,还不住大喊:“你给我放开!放开!你这个暴力狂!”

沈青溪这会儿已经站起来,稍微镇定了一点儿,还没忘记理了理一头漂亮的卷发。我恶狠狠瞪着她一刻都不放,她反倒没初时那么害怕,只笑盈盈的望着我,话也不说。

段青丛一直在打我屁股,一点都不理会我的乱喊乱叫,打一下就是咬牙切齿的一句:“叫你再蹦!给我安静点儿!”

如他所愿,当我再看到沈青溪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彻底的安静了下来,乖乖顺顺的站好,若不是段青丛一脸戒备的站在我身后,从门口往里望,我就像背手站直的小学生一般。屁股上火辣辣的疼,段青丛果真手下不留情。

我闭了闭眼睛,感到刚才的愤怒被压到了胸腹以下,终于能够平心静气的说出一句话来:“段老师,你没什么要对我解释的了吧?我想走了……”

段青丛的表情我看不见,只觉得他握着我的大手紧了紧,他的声音又传过来,低沉稳重,也恢复了平日的冷静:“今天不能走,好好在这儿待着,我会慢慢跟你谈,直到把你的小榆木脑袋谈通了为止。”

“你想跟我谈什么?”

段青丛顿了顿,继而回答说:“谈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有你和青溪……”

沈青溪嘲笑似的一哂。

我又皱起眉头,被逼到丹田一下的真火又有点儿蠢蠢欲动。我低了低头来平息,再抬头,我以自以为平静的语气说:“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想谈,段老师,请你尊重我。至于沈青溪,我永不会原谅她。因为她毁了我的弟弟。”

沈青溪似乎早有预料似的,并不怎么吃惊。我背后的段青丛却着实沉默了一段时间。

良久良久,段青丛以我从为从他口中听到过的冷硬语调生生给了我最后一击——

“你别忘记了,颜梓……你也毁了我们的弟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