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命中大劫(一)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501 2011-05-16 20:03:34

  颜桦吃完饭就立马要接着上课,他们学校实在是铁血政策,假期补课非常疯狂。我送他到学校,返回来的时候边吃冰棍边逛悠,走没几步,段老太太打来一个电话。

这还是我亲爱的婆婆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先预测了一番她要说的话,无非是要我别胡闹乖乖跟段青丛回家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云云。准备好说辞之后,我按下了接听键。

端庄的老太太端庄了表达了一下这些天来对我的想念:“这几个下午我去老年活动室那边,你李奶奶还问呢,说儿媳妇没跟来啊?你说,我该怎么回答啊?你们两个,太让我难堪。”

我总不好把我的委屈扔给老人家,毕竟现在即便我想乖乖跟着段青丛继续幸福生活,段青丛自己未必那么愿意,他这会儿连理都不理我了,着实让我惶恐。惶恐之余我只好强作镇定对老太太说:“我就是在家和父母好好处处,您也知道我结婚后还没见过自己父母呢,过几天就回去。”

老太太不那么好糊弄,再接再厉道:“青丛最近忙得脚不沾地的,你多体谅体谅他。阿梓啊,你生什么气我也是知道的,看在青丛那么喜欢你想娶你的份上,也别计较那么多了好么?你们现在过的不是挺愉快的?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太耿耿于怀了……”

她完全不了解最新的行情,手头所掌握的新闻还停留在几天前,我又不好意思打断,只得听了一大坨宣扬一夜夫妻百日恩的长篇大论。最后,老太太不紧不慢来一句:“青丛今天好像要过去你那儿,说是一下班就赶着走,这会儿怕是已经快到了,你看看要是行的话就跟着他回来吧,你不在,我也挺闷的。”

说完就道了个别,啪唧挂断了。

我还没回过神,一个电话又进来,孙美美质问我说怎么还不回去,要考试了纸里包不住火了。我一个头两个大,孙美美见我一句半句也说不清楚,撂下“你看着办”四个字就摁了挂机。我慌的手里的冰棍都化了没顾上吃,又一个夺命电话追来,是我妈打的。

“小崽子!你又跑到哪儿去了!青丛来了你晓得不?成日里的疯,大热天儿的也不怕晒脱皮!”

我支支吾吾应了一声,我妈就赶紧接了一句:“让青丛跟你说,你个不成体统的小玩意儿……”

语罢,我在尚未做好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握着手机的手竟然有些紧张的出汗。

可惜我竖高了耳朵也只从那边听到呲啦呲啦的声音,还有微微的呼吸声,这属于段青丛。他僵持了十几秒没有说话,我有些忍不住,委屈之下泪意翻涌,最后化作带着哭腔的软软嗓音:“我在南大街东口呢……累的走不动啦……”

那边呼吸紧了一下,又过了五秒没说话。我忍无可忍,挂掉手机狠狠抹泪。这辈子还真是欠了他的,真是没出息透了顶!

刚把泪眼模糊的视线弄清明,手里快化成一滩水的冰棍还没来得及处理,眼前就有一个不速之客出现了。

可不就是杀千刀的沈青溪!

我虽然隐隐约约能感受到她还徘徊在这儿,但也没想到她会像影子一样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让我觉得自己似乎是被跟踪了。

我自然没好气,理也不理她转头就准备走。迈没几步她就利索的大声喊住我:“别跑!揍了人就想一了百了么?”

这也是个记仇的,但是气势像弹簧,我弱她就强。为了避免她得意忘形的用一副讨债的嘴脸来算计我,我立马还以颜色双手叉腰:“那你准备怎么样?”

沈青溪冷笑了一下,撇过头像是对空气又像是在对我说:“我真不敢相信,对着你这样的黄毛丫头我竟然会变得这么幼稚……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啊,小嫂子……”

“想以牙还牙,尽管来吧。”我心里憋屈,狠话也放得非常有霸气,末了还朝他眯眯眼狡黠的笑,“不过,要打架的话,你明显没有优势啊。”

沈青溪一脸恬不知耻,只是画了浓妆的眼睛里流露出忿忿之意:“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打架了?我有更好的办法,只需要在这儿多待几天,见见我曾经可爱的小男友……如果你觉得不够,我可以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向学校里说一说,到时候状况肯定很精彩吧,成绩优秀的颜桦同学竟然跟一个鸡头厮混过,甚至吸食过毒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