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命中大劫(二)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615 2011-05-16 20:04:54

  我牙根一紧,拳头又忍不住要朝她身上招呼。沈青溪看我的反应,得意的笑了:“大哥还总以为你生气了,看来他是没见过你真正生气的样子啊。这小脸儿白的,这小拳攥的……啧啧,真让我有成就感。”

我的火确实窜的有点儿高,日头那么大,我觉得要是再和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对峙下去,很有可能我会在毒辣的阳光里爆炸掉。可是——

颜桦,颜桦……

我刚刚承诺了要保护他,沈青溪嘴里说的事情,我即便豁出命去也不会让它发生。

这么一想,冷静的思绪稍微回归了我的大脑。我用手在额头上遮住阳光,学段青丛那样眯起眼睛看不远处的她,确定自己较为心平气和了才开口:“八成是想跟我提些条件吧,以你现在的立场来看,这么做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你要是真想宣扬出去,或许早就行动了,何必还来知会我。”

沈青溪像是没料到我会这么快恢复理智,眉头也皱了起来。她咂了咂嘴,明艳的脸上浮起一抹狠戾之色:“条件么,我当然想过。最好是你能和我大哥离婚,还有你能和青颂一样滚到国外就好了,还有你别让林贵生总来找我麻烦,还有……总之很多啊,你能全部答应就再好不过。”

我怀疑她精神有些错乱,附送了一个“你开玩笑么”的眼神。

“是啊,我确实有些贪心了……”沈青溪貌似自嘲的笑了笑,声音里竟然有苦涩。“我是不干不净的女人,我还操纵别的小姐**,我不孝顺我的母亲,我毒害了单纯的高中生,我的酒吧里有摇头丸有K粉……这些都被大哥知道了,怎么办?我本来已经够让他失望的了……阿梓,不瞒你说,我相信我今后会有报应,但我唯一不愿意看到的报应就是大哥对我的冷淡。现在这报应快来了,我要是不逃走,就怕自己会崩溃……”

我瞧着她,抿起嘴唇,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过来牵起我的手,我仿佛被烫了似的往会抽,可是她的力气蓦然变得很大,那双带了些许棕色的瞳孔离我的脸不到五公分。她恶狠狠的说:“跟我走!”

我相当不明所以。只见她一闪身堵在我面前,我从她肩膀上看过去,一辆熟悉无比的黑色现代正缓缓开过,像是在寻摸什么人。

我很难描摹那一刹那的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感觉,只是突然想,我要上去跟那辆车招手,然后我老公下来,我就要跟他回家了。我一千一万个不介意他骗我的事情,一千一万个不介意他的霸道自私,甚至一千一万个不介意他这段时间像小孩子一样赌气不跟我说话……

只是,我弹起来准备往他那边冲的时候,沈青溪冷冰冰的送我一句:“你给我站好。如果不想颜桦的事情曝光的话。”

我们当时站在路边的一棵大树的树荫里,我若是乖乖站好,段青丛在车子里绝无可能看到我。我咬牙切齿的瞧着沈青溪阴沉的脸,段青丛开着车从我窄窄的视线里滑走,我心里一下子充满沉甸甸的苦涩和无奈,压得我每喘一口气肺都是一阵呲呲的疼。

沈青溪挑着一边嘴角笑了,重新牵着我的手往和段青丛相悖的方向走。我边频频回头往后看边带着着急的哭音问:“你这是带我去哪儿啊……”

“我说了,我准备逃走,这些年挣的钱也够了,再恋恋不舍我下辈子就只能在牢房里过!”沈青溪边带着我跑边恶狠狠的冲我吼,“走前我得把你折磨一顿,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我承受着迎面刮过来的热风,一张嘴就被燥热的空气灌的一阵窒息:“你是想让我跑断腿还是想让我呼吸不畅肺衰竭而死啊……”

沈青溪竟然“扑哧”笑了一声,脚步也停下来。我才瞧见面前的已经是居民区了。那片灰败的院墙好像还有些似曾相识,我傻愣愣的看着,沈青溪在我身边解说:“这是我家,以前你还经常来这边捣乱,不记得了?”

我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印象,因为我小时候捣过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沈青溪走了进去,我忍气吞声也跟着进去了。她突然开始话多起来,好像都不是在对我说,而是自言自语:“我已经把我妈妈先送到国外去了,她不痛快了这么些年,也该好好享享福的。我原先也觉得她生下不是段家血脉的我是很恬不知耻的行为,可我现在理解了,一个女人的报复心要是强起来,那是十分可怕的……”

我默默的数着脚下的青砖,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到了哪里。我琢磨不透沈青溪想要干什么,带我来这个地方究竟有什么目的,正闷头走着,沈青溪忽然回头来问我一句:“你说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