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亲情攻势(二)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779 2011-05-16 20:00:30

  我坐在沙发上一阵目瞪口呆,脑子里怎么也不能把段青丛和颜如珠嘴里的“老男人”画上等号。错愕间,我竟然忘记了揪住颜如珠训斥一顿,让他别这么口无遮拦的诋毁他自己的姐夫。

自然,这件事,奶奶替我做了。

我奶奶开始是最反对我嫁给段青丛的,年龄差距一直是她放不下的首要问题。结果当时我二叔就说一句:“您和我爸不还差了二十多岁?说到结婚早,谁能早的过您?生我大哥的时候,您才十八吧?”

我奶奶自然不能再驳什么,只是年轻时候的事情被儿女们拿来一说,老脸也没控制住,红了一红。

颜桦自然是他姐夫的忠实粉丝,肩负起了看管监视我的终极任务。他所在高中离家都不远,不像如珠如玉他们还要住校,于是见天儿的跟在我后面转,对我的怒目而视也基本做到了视而不见。

那天段青丛来我奶奶家跟我奶奶,还有二叔三叔他们打招呼的时候,想当然的非常礼数周到,让人倍感平易近人,春风拂面。对我倒是不温不火,我晓得我们之间的芥蒂还存在着,心里闷闷的同时,也实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好。临走前,他只摸了摸我的脑袋,说了句“乖点儿”,就回去B市了。

临近期末,学校里应该是最忙的时候。看他走掉的背影,我竟然生出一种非常要不得的负罪感,到底负罪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回去反思吧,想来想去,这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欺负我,我并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可是这并不能使我安心,我仍旧惶惶然,觉得他真正是我的克星。

因为颜桦吃过沈青溪的亏,我并没料到段青丛竟然把我家人安抚的这么好,丝毫都没发现二叔三叔奶奶他们对段青丛有什么不痛快。在我感叹段校长无与伦比的处世能力的同时,更加让我对他崇拜不已的事件发生了。

我在奶奶家住的第二天,我的父亲老颜同志,携他的爱妻,也就是我的母亲,对我致以亲切的问候和诚恳的道歉。

彼时我的露娜正遭逢一场危机。

刘如意的奶奶家有一只小德牧,正长到我膝盖那么高,也算得强壮。众所周知,猫是没法和狗和平相处的,以往露娜在外面瞧见比她高大的犬类,浑身的猫都要竖起来,爪子伸出,摆出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用来随时准备逃跑;要是瞧见比她矮小的犬类,那很不幸,她会毫不迟疑的暴露出她那吃软怕硬的恶劣本性,冲着那只小狗就要又抓又挠。

可是,仿佛恋爱般的,露娜瞧见这只比她高大了两三倍不止的小德牧,除了有些战战兢兢的炸起尾巴上的一圈毛儿之外,几乎可以用柔情似水来形容。趁那小狗打盹的时刻,她还要上去用她的前爪将小狗的鼻头按一按,十分温情。

那小狗对她也还算彬彬有礼,跟在牵他来我奶奶家串门子的刘如意后面乖乖摇尾巴,见我和刘如意是熟人,也要对我的猫咪示示好。露娜从我怀里窜出去吃食,舔了没几口,便蹲到一边去,冲着德牧喵喵叫,德牧也不客气,过去三口两口把猫食吃完,又跑回刘如意身边。

刘如意大奇:“看不出来呀,主人是个白眼儿狼,这猫倒是养的有情有义。”

我当下就被噎的没了语言。

露娜似乎感应到暗恋对象的主人正在夸奖自己,得寸进尺般的上去拿爪子去摁小德牧的爪子。那德牧似乎不能体会到露娜那含蓄的爱意,以为是她要来挑衅,他们之间尚且没有共同语言,于是,悲剧发生了。

小德牧立马吠了一声,一爪子就朝露娜拍去。事出突然,我真真是措手不及,吓得够呛。眼看着不受控制的德牧就要张嘴咬上露娜的脖颈,老颜突然如英雄般出现,一脚就把德牧踢到了一边。

我向来知道老颜不怕狗,但对一条尚在发怒的狗做这个动作,实在也十分冒险。

刘如意也很不好意思,赶紧过去把德牧拽起来,又象征性的扇了他几个耳光。

我抱起被吓得奄奄一息的露娜,边替她顺着炸起的毛儿边不怎么自然的朝老颜和后面跟着的我妈问了个好。

我妈当时的眼圈就变得红红的,老颜过去牵着她的手,直到我奶奶出来招呼我们进屋,我们之间都没说什么话。

坐下喝了口茶之后,老颜郑重说:“阿梓,咱家的那只猫,也确实是我们疏忽了。这里就跟你陪个不是,你也别因为这个事情记恨我和你妈。你知道你妈给你打电话三番两次的打不通,说去B市看你你又不让……要不是青丛告诉我你这会儿回来了,我们是不是还见不到自己的闺女了?”

我妈的眼睛又红了。她向来都这样,在内的时候骄横霸道,在外的时候柔弱堪怜。

我摸摸露娜,把它放到一边,仔细斟酌了字句才说:“我没记恨这件事,只是真的有感而发嘛。这学期课多事情也多,你们知道的。”

我妈终于忍不住,嗓子里带着些许哭音朝我伸出手:“我的阿梓都已经结婚了……阿梓啊,青丛回来请示我们那天,你为什么不进门来?你的终身大事,做妈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