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此曰缉捕归案(四)

你曰梓木,我曰灼灼 都冥 1569 2011-05-09 20:01:30

  “沈青溪?”我敏锐的从他的话里跳出这个关键词,想起颜桦接到的那个电话,撇开了对他话里威胁意义的恐惧,正正经经说,“沈青溪也来了,肯定不怀好意跟着你来的!不过也正好,你朝我道歉,她么,要朝我弟弟道歉。”

“青溪跟来了?”段青丛的眉头皱起,继而淡淡说,“要不要道歉,始终是她的事,我只想把你个别扭的小东西领回去。事实上,你昨天出手打她,可的确有些过分。”

我的一双眼睛听了这个话立马又怒瞪起来,敢情他巴巴跑来也不全是向我道歉的么,仍旧是那么硬气,顺道还为了那个神憎鬼厌的沈青溪将我数落一通。我昨天出走时那股无名业火又呲啦一声窜上来,力大如牛将段青丛一推,表明立场:“过分?她对我弟弟做的事情就不叫过分了?比起毁掉一个大好青年来,她挨几下又算得了什么了?她平日里对我……”我话到当口尚且在唇边绕了个弯,到底不想把她挑拨我和段青丛的事情说的太明白,“她平日里对我也是阴阳怪气的,我揍她那都算轻的,搁我年轻那会儿,我不整的她满地找牙哭爹喊娘才怪!”

段青丛显然对我粗鲁的言辞很是不满,也不心肝宝贝的哄我了,脸一拉就老长的,皱着眉毛居高临下的瞅我:“你年轻那会儿?你倒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英雄事迹了?嗯?跟谁学的一股子痞气!”

我索性破罐子破摔:“反正我就是这样,着急上火的时候就爱使用暴力,怎样?我爸爸都没怎么管我……”

“你这是长野了,不过,现在教育也不晚。”段青丛凉凉的整着袖口,说话就拎着我的后脖子把我提回了房间里,门一关,我就是一个大哆嗦。他接着说,“青溪为什么跟来我不知道。我虽对她照顾,毕竟也不能面面俱到。她做的那些事情,我也痛心。可是事情都过去了,你就不能原谅她么?”

他的态度就这么软下来,我甚不悦。

“我连你骗我的事情还没法原谅,更别说她了。”我沮丧的低头,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没有了先前跟段青丛死扛的勇气。再想一想,我鼻子酸酸的说,“她的事情,你未必真的都知道……我去她的酒吧那里找到颜桦的时候,他已经被灌了毒品。虽然是那种酒吧常见的,不会上瘾,但颜桦还是个孩子……我瞧见他那样,心里很痛的……”

段青丛如我所料的怔了怔,很快,他坐过来抱起我,轻轻拍起我的背,也不说话。只是我能清楚的感到他另一只手已经攥紧成拳,微微用力,以至于与之相连的胳膊都有些僵硬。

我却努力保持住了端正的身姿,天知道我费了多大劲儿才没有一下子栽进他的怀里起不来。我用袖口抹了把红红的眼睛,无比严肃无比认真的态度对着段青丛吐出心声:“段老师,你骗我的那件事,虽然我心里不痛快,但是我知道我答应嫁给你真正是因为我想嫁给你,不是别的,所以……”

段青丛脸上出现一抹喜色,放在我腰间的大手也紧了紧,黑漆漆的长眸盯着我,似乎有点儿不敢相信我竟会如此的善解人意:“小阿梓……”

“先听我说完,”我用手抵住他宽厚的胸膛,咽了口唾沫继续说,“所以我迟早会原谅你的。我本来是暴脾气,火来得快也去得快,我是怕你很快就轻易说服我,这让我觉得很没有面子,所以我才跑回来的。段青颂师兄的事情,我挺伤心的,也有点儿措手不及……”

“你是介意我昨天对你说的话?”段青丛叹口气,他的脸是那么英俊,虽然时不时的线条会变得严厉,或者变得轻佻……总之,他说这个话的时候,声音低沉而爱怜,眼睛里深深的映着我的影子,让我觉得他对我是多么的视如珍宝,惟恐失去。

我也学他叹了口气,低声撒娇道:“当然介意了……说的我好像是罪魁祸首一样……”

段青丛瞧我朝他软语娇声的,本该放松的眼神却意外的紧了紧,他的敏锐太让我感慨。我昂起头继续说:“沈青溪虽然不是你血缘至亲,可你还是把她当成一家人,还为她用那种话说我……我就是很不高兴。所以,段老师还是让我在这边多待一阵吧,在我确确实实原谅你和她之前就别总逼我好不好?”

“小阿梓……”段青丛皱了眉,眼睛也眯起来,没有一丝要妥协的意思,“不要老想着待在离我远远的地方,你这小别扭的劲儿什么时候也改一改。”

我的嘴又撅起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