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与寂寞有染(全本)

爱,与寂寞有染(全本)

叶舞秋风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1-11-29上架
  • 251537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1)

爱,与寂寞有染(全本) 叶舞秋风 2047 2011-02-05 21:31:32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雪,从一早开始,天气就阴沉沉的,只到中午,才开始飘起零星的雪花。等到下午王小卉走出Y市人民医院大门的时候,雪花已经撕棉扯絮般的大朵大朵地往下落了。整个的街道变的迷蒙凄清而美丽,在纷飞的大雪中,往日车水马龙的喧嚣比往日安静出了许多。

今年的冬季多雪,时令才刚进入农历的十月,就已经迎来过了两场中雪,今天这场雪,已经是第三场了。鹅毛般的大雪让王小卉记起了奶奶在世对她说过的话,奶奶说,如果哪年的雪下的特别的大特别的多,那么这一年一定会有什么重要的大人物去世,之所以会下那么多的雪,那是因为老天爷惋惜他的离开,在为这个亡灵戴孝呢。想到这里,王小卉猛然想到了父亲,父亲还在医院呢,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不吉利的念头,于是急忙在心里连“呸”了三声以去秽气。

心里乱乱的,无心欣赏这雪落的景致,看看街上行色匆匆的人群与车辆,王小卉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身后人来人往的医院,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也不知父亲的病到底怎么样?

登上一辆返回L镇的客车,找了一个空位子刚刚坐下,《一剪梅》的乐声从容流畅地响起来。是她的手机铃声在响。

王小卉的手机,到现在用了也快有两年的时间了,她竟从没更换过铃声。好听新奇的手机铃声那么多,她就偏偏固执的把手机铃声定为了《一剪梅》。朋友和同事偶尔有人拿她手机把玩时,会有意无意的帮她换了铃声的设置,可只要她一发现,就会又不厌其烦地给换回来。后来大家知道了她的执拗,也就不再那么好事的多此一举了。

表妹苏婷为此和她开玩笑,提名带姓地喊,王小卉,你不是太迂腐老土,就是太过专一。李磊娶了你算是有福了,不用时时刻刻的担心他的漂亮老婆会红杏出墙,少了多大一桩心病啊,晚上睡觉也比旁人睡得安生。

苏婷当时也只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可王小卉却认了真。就这个迂腐老土还是专一的问题,苦思冥想了整整一个下午。

在王小卉第一次听到《一剪梅》时,这首歌已经过了它大红大紫的流行期,成了所谓的经典,王小卉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份经典。歌曲中的一段前奏,被一管笛音演绎的深情缠绵而又荡气回肠,尤其是歌里的那句“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更是被她深爱到骨子里,她QQ上的个性签名,用的就是这八个字。

那个时候的她还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并不懂得什么是爱情,但少女情怀总是诗,她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渴望着生命里能有一场或轰轰烈烈或春风化雨的爱情来感动自己。

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王小卉终于把问题想明白了。她之所以会爱一首歌爱到了如此无以复加的地步,不是她迂腐老土,更算不得上专一,如果硬是要和专一有点沾连的话,也只能说她不过是在专一地坚持着心中的一个梦。对,就是坚持这两个字,明知无望实现却依然倔强的坚持着的一个梦。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王小卉就是那枝清高孤傲的寒梅,可是伊人何方?都说人的一生,真爱只有一次,可有生以来,她第一次那么仔仔细细的把以往的经历翻了一个遍,甚至角角落落,枝枝桠桠都不曾放过,到了最后,却只发现了一个自己不得不承认的可悲的事实:她找不到自己曾经真真正正爱过的痕迹!

王小卉哭笑不得,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还“爱我所爱,无怨无悔”呢,连爱都不曾爱过,又哪里来的无怨无悔?

就象一个久病卧床的患者,愈后初次离开病床身体进入失重状态一样,王小卉的心趔趔趄趄的没了着落。把问题想明白之后的王小卉,心里茫茫然的毫无头绪,她想不明白眼前的生活,更看不清以后的日子。可就算是这样,她也只是让QQ签名回复到了空白,手机铃声依旧保留了下来,她还是舍不得一下子完全放弃掉心中那个和爱相关的梦,那个梦,是她一生的精神依托。

那天,王小卉在厂里一直耗到了天黑才回家。

李磊在看电视,女儿妞妞正跪爬在地上玩积木。妞妞似乎还不饿,抬头喊了声“妈妈”就又低下头去玩地不亦乐乎了。

李磊抬眼看一眼王小卉,接着视线又转回到了电视屏幕上:“都几点了,才回来,怎么这么晚?”

“哦,加了会班。”王小卉的声音无精打采,但李磊没注意到这些,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她这儿。

换好衣服走进厨房,王小卉呆呆的站着,静静地看了会冰冷的锅和灶,对这种生活忽然间就产生了极度的厌恶感。她真的想冲出去和李磊大吵一架,这会儿一个动作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这个家庭战争的导火索,可她到底还是忍住了,她能做的只是无声的哭泣。她一边动手淘米做饭,一边放任眼泪肆意的往下落。

家里只有三个人,这会儿是不会有人进厨房来看她一眼的,是不会有任何人的!

王小卉似乎想要在这一刻流尽这一生一世所欠的眼泪,要用眼泪冲刷尽这一生一世的委屈与辛酸,她尽情地哭着,哪怕这哭是无声的,这泪是无人能解的。

电话是苏婷打来的。

“小卉,你在家吗?”苏婷是王小卉二姨妈家的闺女,只比王小卉小出一个月,性情爽直,对王小卉从来不以“姐”相称,都是直呼其名。

“没有,我去Y市了,刚坐上回去的车。有事吗?”对于这个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小镇上的脾气大大咧咧的表妹,王小卉还是有几分喜欢的,俩个人来往比较频繁,关系也很密切。

“你去Y市做什么了?”苏婷说话清脆而爽快。

“你姨父病了,今天入的院。”说完这句,王小卉暗暗叹了一口气。

叶舞秋风

换好衣服走进厨房,王小卉呆呆的站着,静静地看了会冰冷的锅和灶,对这种生活忽然间就产生了极度的厌恶感。她真的想冲出去和李磊大吵一架,这会儿一个动作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这个家庭战争的导火索,可她到底还是忍住了,她能做的只是无声的哭泣。她一边动手淘米做饭,一边放任眼泪肆意的往下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