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龙凤呈祥

凉夜波间吟古龙

穿越之龙凤呈祥 洛玛 1229 2010-12-25 22:38:55

  宁缎纱险些一个踉跄,扶着柱子站好,她已贵为妃嫔了么?原本冷宫中的她叫人怜惜,现在一脸淡定,更令人倾心。可惜,她终究不会是属于他的。宁缎纱暗暗感伤,却没想明白,先帝的弃妃怎会一跃成为今朝得宠的娘娘,文人迂腐,莫过如此。

他继续捧起红贴,侧身而过,朝御书房快步走去。粉纱轻扬,佳人至始不知,牢笼之中,有个人愿为她拼尽全力,只期佳人一笑。

热热闹闹的选妃活动开始了,层层把关下来,也有二十位地位家世才色兼备的美人进入最后的考核。天穹无聊地翻看着图画,心里却盘算着紫罗的问题。为得龙珠,势必令凤凰觉得自己所托非人,为今之事,莫过如何取得芳心,等龙珠到手,还有什么需要操心?

只是,佳人心思难料,如何折下这一枝紫藤花?

天穹陷入沉思,手中画卷滑落,那些美人的倩影纷纷飘飞,被风卷起,已然定了未来之路。

御花园内百花绽放,初秋菊花正旺,宫女们被花景吸引,放开了些束缚,一言一语评比起那朵是菊花之王。紫罗靠在软椅上,眯眼看着这些豆蔻年华的少女们欢声笑语,徜徉于姹紫嫣红中。流年似水,金碧辉煌中蹉跎了多少青春年少?

一袭白袍批上香肩,紫罗回头,天穹绝色的面容微笑,至今不能习惯这太过帅气的人儿对自己这么好。紫罗回以一笑,“怎么来了?”“折子批完了,来看看爱妃在做什么。”天穹搂过紫罗,摸了摸她的手,唔,还好,不会凉,便放心地坐在一旁。紫罗靠在他浑厚的肩膀上,心中划过一丝熟悉,似乎不久前她也是这样靠着一个人,只是,那是谁呢?

连续七夜为她输送内力,不眠不休地细心照顾,紫罗不是不感动的。帅气又温柔多金,地位高贵的人对自己如此呵护,哪个女子会不动心?只是,莫名其妙地,自己既不想着怎么回现代,又一直有古怪的既视感,叫紫罗乱了心思,不知如何回应天穹的感情。

宫女们眼中,她们绝代风华的皇帝陛下,爱怜地用白狐袍裹住兰妃娘娘,抱起往兰苑而去。呵呵,肯定是……那些个吵杂的选妃之声,又怎能敌得过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兰妃呢?

宁缎纱怀着满腹的愁绪,踱步到许久不去的冷宫,自佳人于保和殿大火后,他一直不敢再赴故居。岂料佳人摇身贵为兰妃,云泥之差,叫他不由得怀念起冷宫岁月。那时,自由的风时常浮动。

门前的三角梅俨然有愈演愈烈之势,爬得满门都是,险些要找不到门环。庭院里蒲公英、野菊花、狗尾草、艾草等野花野草随意地长着,与繁华的皇宫中显示着桀骜不驯的特有魅力。那落满尘埃的吊椅上,仿佛坐着低头看书的她,恬淡闲适,独有一番滋味。如今,人去矣……

“姐姐,书房收拾好了。”一个清脆如铃的声音响起,另一个沉稳的声音接道:“好,到后院去把菜园收拾一下吧!”两个青衣女子提着水桶,略有吃力地走去后院,叫宁缎纱惊异不已。思绪转过几个弯,方忆起似乎是她的两个丫鬟。

宁缎纱傻傻地站在墙外,听着两个丫头说说笑笑,一晃已是夜晚。听风知雨终于将所有地方打扫完毕,累得坐在草地上看星星。“姐姐,你说小姐会回来吗?”“不回来我们就想法子呗!”“教主不是说了小姐失去记忆吗,怎么办啊?”“莫怕,我觉得小姐一定会回来的!”“为什么?”“为什么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