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龙凤呈祥

夜光玉枕栖凤凰

穿越之龙凤呈祥 洛玛 1067 2011-01-25 12:22:02

  意外地睡得香甜,朱毅鸣累了一天,在柔软的皮草床垫上蹭蹭,好舒服啊!想不到北国冬日的床能这么舒服,难怪小黑乐不思蜀,基本上不出北慕。梅家皇室也是性情中人,个个好相处,叫他越发眷恋起这儿来。身为朱雀祭司,从小学习各项技能,从未似今日这般随性而活,恐怕小黑亦是如此吧!

龙凤一事搅得上下不安许久,连凡人紫罗都被扯了进来,叫他们四祭司多少有些内疚。凤择龙君本是祭司分内之事,眼下双龙夺珠,弄得人精疲力竭。唉,世事无常,可真映了此景。

半夜里可怜的娃要起夜,冷飕飕得也得爬起来找夜壶,唉,悲剧啊,这地儿真的会结冰说。雪地的夜光特别孤单,白茫茫的啥也没有,一向乐呵呵的朱毅鸣也生出点悲秋之感。摇摇头甩开一肚子的酸文字,朱毅鸣揉揉眼,怎么远处有个白影飘过?

妈妈喂,真的是白影啊!话说对于月圆之夜,中西方人的态度截然相反。东方的传说有嫦娥奔月、辉夜姬等,思乡呀,爱情呀,都挺浪漫的。西方却流行月圆之夜变狼人,犯罪率高攀等,忒吓人了。中西差距体现得淋漓尽致,该说东方人浪漫呢,还是西方人现实?

小红同学不晓得啥东西方差距,只晓得这夜半白影整得人毛骨悚然,难不成真是鬼啊?那白影没脚,漂移速度忒快,在冰面上哧溜一下就没了,又哧溜一下过来了,然后又哧溜一下走了。这搞啥嘛!小红同学又害怕又好奇,想去看又怕鬼上身,这个郁卒啊!

正怨念着,却见吱呀一声,梅肺出来了,打个呵欠从怀里掏出个东西瞅了瞅,朝白影消失处轻功飞去。小红同学正拉长脖子张望,梅肺同学脑袋后面长眼睛似地回头一瞄,小红同学火速缩头。妈妈喂,这姓梅的都是人精!

梅肺穿过湖面,在地面不知动了什么手脚,居然打开一个圆洞口,走入地下。朱毅鸣跟着过去,洞口关上,一丝缝隙都没有,不知道整啥玩意那么神秘。但可以肯定一件事,那个白影肯定不是鬼,恐怕是个女人,因为朱毅鸣的狗鼻子闻到了一丝女儿家特有的香气。

披着件大裘,小红同学还是冻得不住缩鼻子,月牙儿弯弯,照得一世静谧。淡淡的白纱般的月色,黑沉沉的星空,宛如人悲凉而又无助。朱毅鸣感到一丝寒气,拉了拉衣领,默默回去。凤凰儿该璀璨高飞,有谁知道为了高飞,要付出多少代价,又有谁会问上一句,凤凰是否愿意?

枕着柔软白裘,朱毅鸣在梦里,留恋着从未见面的父母,会温柔地朝他笑着。那丫头总是淡淡地笑,淡淡地悲伤,心痛也都埋在心里,叫人恨不得伸手抹开那份不信任不放心,换上慢慢的柔情,填满她空荡荡的心。聪明通透的人,用智慧掩护,用镇定设防,几多人能觉察,那份深深的恐慌?对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那份不信任不安全,宛如受惊了的兔子,凶恶地跳着,其实怕得颤抖。

这丫头,确实非琉璃不可相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