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书 科普/百科 女人墟

六十

女人墟 徐智敏 393270@163.com 1668 2009-06-11 08:46:13

  二十六



 当晚杜玉梅在吃饭的时候问父亲:

“爸,我读书的事儿行了吗?”

 “张老师没来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啊。”

杜小陆回答。

 “我看是不行了。要行,张老师怎么会不来呢?”

玉蓉插嘴。

 “大姐不要想那么多了,怎么还会有你书读呵?你就退学,好好在家做活就行了吧。”

小柱高声说。

 “不,我要读!我要读!我一定要读!”

玉梅充满焦灼地也大声说。

 “老师不给你读,你想读又怎么能读呢。”

玉蓉又说。

 “我就要读!我一定要读!”

玉梅再次大声地说。

 杜壮平望向儿子,皱起眉头:

“小陆你自己去找找张老师吧。看看是怎么回事儿,不能叫玉梅老是不知道能不能去读书啊。”

 “不用去的啦。要有得读,还用我们自己去问?张老师早就来通知了。”

杜小陆不上心地说。

 “这倒也是。上次说可以给玉梅减免是张老师找来告诉你的。现在一点儿音讯也没有,我看他是没跟校长谈成。应该是没有用了。”

杜壮平沉吟地又说。

 “干啥不给我读!干啥不给我读!”

玉梅露出了一副要哭的样儿。

 这时小柱再次发出了高声叫:

“你们莫吵,你们莫吵,我的牙齿要松了!”

 “要松就拔掉它算了罗,有什么好吵的。”

玉蓉说。

 “拔什么拔?拔得多疼啊!”

小柱对她瞪眼睛。

 “你如果不拔,吃东西时,一咬它,会觉得牙床很疼痛的。”

小陆开口。

 “对,对。你现在拔它会觉得有点儿疼。但拔掉它以后,你的牙齿就会觉得舒服多了。”

玉蓉又说。

 这时从外边走进了杜重生,他到屋里望着杜壮平说:

“我听讲温桂珍那巫婆子跟外村的一个庄稼佬**,给那庄稼佬的老婆、大小舅子抓了个现行,昨日给吊起来打哩!”

 “什么,有这事儿?”

杜壮平似有些不信。

 “是啊。”

杜重生很肯定地说。

 “这事儿是真的吗?温桂珍那么老了还有人要?”

杜小陆提出疑问。

 “怎么会没人要?以前年轻做妹子的时候,温桂珍可长得蛮好,那时她就跟那个庄稼佬做相好,要不是因为温桂珍的老爸、老妈贪钱,硬逼她跟杜德威结了婚,叫他们只好把那心思藏起来,他们早成一对儿了。杜德威给枪毙后,他们又走在了一起,已经有了十多年哩,最近才给那庄稼佬的老婆发现!”

 “那可真是很藏得住啊!”

杜壮平说。

 “怎么不是呢。”

杜重生深有感受地道,忽然他用手揉起胸口来。

 “你怎么啦?”

杜壮平望着他问。

 “胸闷。可能又要好几日觉得心里不舒服了。”

杜重生说。

 “不舒服就去公社卫生院找医生开药吃,莫硬撑,硬撑是很快丢命的。”

杜小陆道。

 “你讲得没错。你讲得没错。是要去公社卫生院找医生开药吃。”

 杜重生点点头说,然后就赶快告辞离去。

 在门口他差点儿和要进门的钱金宝相撞。钱金宝叫着道:

“重生老哥,你是想去赶什么瘟婆啊,冲得这么急啊!”

 “我胸口闷,得快回家去躺一躺,舒服舒服。”

杜重生回答。

 “你可得把这老毛病治断根才行呵,不然哪是路?”

 “你说得没错。你说得没错。”

杜重生快步走了出去。

 “人老了真是老毛病多呵。”

钱金宝走进门来说。

 “重生这老鬼啊,身体现在是越来越糟糕了,我看他会挺不了多久了。”

杜小陆开口道。

 “不要讲他,不要讲他,那会得罪人的。”

杜壮平赶忙制止儿子。

 “是啊,不该说的话儿是不能乱说的。”

 钱金宝也道,在杜壮平对面一张凳上坐了下来,望向杜小陆道:

“我这两日到处都去找了田鸡,就是找不见,你到底是在哪儿找到的啊?”

 “这是秘密,我可不能说。”

 “连我也不能告诉么?”

 “是啊,谁都不能告诉,谁都不能告诉。”

杜小陆又说。

 “真有你的。”

 钱金宝很不高兴,擂了他一拳,然后就怏怏不乐地离去了。

当晚杜小陆坐在家里堂间,越想越害怕别人会知道他抓到田鸡的地方,个个都跑去找,跑去抓,到时叫他想吃田鸡了要去抓时又抓不到,就在钱金宝离去以后两个钟头,这时已是半夜十二点多钟了,老父也不告诉就快快带上竹篓和铁叉,独自一人悄悄地跑到离柴头岭村五六公里的地方,在一处山边小沟里一下又抓到了七只田鸡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