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书 科普/百科 女人墟

七十五

女人墟 徐智敏 393270@163.com 2198 2009-06-26 12:37:44

  四十一



 听说钱新莲和杜文青要告那些闹新娘的男人,卢安远尽管比较早就离开了杜文青家,并没真的去参与闹新娘,但他也由不得产生一些不安,产生一些内心不稳定。总还是害怕钱新莲和杜文青不去分清事实,到时将他也一起告进去。

 “新莲不会是那种眼不亮、心不明的人吧?她应该是看见我出去了的,她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 卢安远时不时有些懊恼地想。

 他这不安给母亲贱妹注意到了,贱妹关切地问他:

 “安远,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

 “没有。我没有身子不舒服。”

 他怏怏不乐地回答。

 “那你脸色干啥不大好呢?”

 贱妹瞧着他的眼睛又问。

 “哦,可能是我想事情多了,叫自己心里也有些烦躁,所以脸色就不大好吧。”

 卢安远又说。

 叫卢安远料想不到的是,在现在事情这么多、心灵给惨痛的记忆挂下了一束艾草(黄连)、帮人之心应该消隐的时候,钱新莲竟还想到给他介绍对象。

 钱新莲给卢安远带来的女子是邻村的女子李映香,她告诉卢安远:

 “这是草坑岭的,她叫李映香。她也是读了初中毕业,和你一样,现在在家务农。”

 卢安远看向李映香,见她的模样儿比较平常——跟美丽非常的钱新莲比应该说是不很好看的,不过卢安远也不挑了,因为他没有挑剔的条件。但他也没马上接受,而是只说:

 “我们先交个朋友再看吧。成不成以后再决定。”

 “行,就先交个朋友再看。谈恋爱结婚不同其他事儿,是不能太草率的。慎重些好。”

 钱新莲点点头说。

 “你的意见怎么样呢?”

 过了一会儿钱新莲又问李映香。

 “我没意见。”

 李映香不大在意似地回答。

 “好,那就这样决定了。”

 钱新莲拍板说。

 尽管钱新莲介绍的对象不是很理想,但这也叫卢安远很感动了。

 他暗暗想:

 “一定是那天钱新莲看到我提早走了,所以没把我当成坏男人一起去准备告,还真心帮我吧?她还真是眼明心亮哩!”

 他决定以后一定要想办法回报钱新莲才行。不能叫她看轻自己——他可不是那种不知恩不回报的人。

 贱妹对李映香则很满意。

 也是的,儿子年纪也不小了,早就该找对象了,象他们这样的家庭,只要有女孩子肯嫁给他,那已是再好也没有的事儿了,谁还在乎她模样好不好看,在家干些什么呢?

 因此她在安远把她带回家来看过以后,立刻就表态:

 完全可以做对象!

 李映香这妹子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儿,既然男方家接受她了,她从此就隔三岔五的来贱妹家了,手脚非常勤快,总是干这干那,还时不时从家里带些吃食来,给人看着对卢安远真是很有真心哩!

 而钱新莲在给卢安远介绍对象的同时,也开始了告同村那些侮辱她的男人们的工作。

 她先去公社法庭咨询。

 一个法官接待了她。

 “哦,你好,请坐,请坐。你有什么事儿吗?”

 法官瞧着她问。

 “我想告我们村里的男人。”

 钱新莲说。

 “是为什么事儿告呢?”

 “就是……”

 钱新莲略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把自己深受其害的、要告村里的男人们的事儿原原本本、详详细细地告诉给了对方。

 “哦,据我所知,这好象是你们那柴头岭村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风俗,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对吗?”

 法官瞧着她问。

 “是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风俗,但它太野蛮了,叫女孩子一结婚就要受到它的伤害,受到它的摧残,留下很惨痛的记忆。现在已经解放这么多年了,这样的旧风俗应该到了改变的时候了。”

 钱新莲说。

 “确实是到了应该改变这种风俗的时候了,但一时半刻可能也改变不了啊。”

 法官沉吟着道。

 “不,我要叫它改变。”

 “你怎么叫它改变呢?”

 “起诉我们村那些欺侮过我的男人们。”

 “那不叫欺侮吧?法律还没法支持你的这种起诉啊。”

 这法官有些踌躇地又说,打开一个公事包,掏出几张文件来先仔细看着。

 钱新莲瞧着他,不知他干啥要先看文件。

 在钱新莲等待的时候,同村的钱洪军竟也走进了这儿。

 “呵,你怎么来了?”

 钱新莲望向对方,对方也望向她。两人都很惊奇。

 “我来玩玩。”

 钱洪军说。

 “我来了解些事情。”

 钱新莲也说。

 “你来了解些什么事情呢?”

 钱洪军突然盯住她的眼睛问。

 “法律上的事情。”

 “你想打官司?”

 “是。”

 “不会吧?你真的要打?”

 “怎么不打。我从来都说话算数的。”

 钱新莲说。

 钱洪军皱起了眉头来,象很担心似地沉吟着说:

 “我那日虽然没有进你们家,没有欺侮你,你不会告我,但有一件事儿我还是想问问你。”

 “你要问什么事儿?”

 “是这样,你要告的那些男人可是同一个村里的人啊!你不怕你家以后在村里呆不下去吗?”

 “呆得下又怎样?呆不下又怎样?”

 “要一下得罪了那么多同村人,以后你家要不搬走,那肯定是没好日子过的。”

 “我不怕,我怕什么。”

 钱新莲突然忍不住绷住脸孔道。

 “你可真硬得起心肠啊。”

 “我干啥硬不起心肠呢?他们当初不是先对我硬起了心肠么?”

 “他们那是照风俗行事,是谁也没办法的。”

 “听你这说话的口气,好象你这次跑到这儿来,是他们特意叫你来的……”

 “怎么可能是他们特意叫我来的呢?我只是作为同村人、同族人,知道这种事情的后果和厉害,不能不提醒你。”

 “那可就要先谢谢你罗。”

 “谢就不用谢,不过我确实很为你担心啊!”

 “为我担心?”

 “那当然。”

 “终究是同族的哥哥,心贴在一起。好,我先记住你的这份心意。”

 “有什么好记的。”

钱洪军不屑地笑笑,然后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