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书 科普/百科 女人墟

八十三

女人墟 徐智敏 393270@163.com 1516 2009-07-06 09:18:12

  四十九



 杜仁昌每遇天气干旱的时候,都会频频地到田里去看水和田中的土变干的程度。

 贱妹虽然没他那么关注,没他那么紧张,但因为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她也不能不时时地到田里去看一看。

 这天队里没活干,贱妹只能借去还没禁砍的山中斩柴草的机会,一路沿着村里的田基走去。

 此时在附近的田边或离田稍远的地方都有些村人在走动,不知他们的心思和她是不是一样。

 贱妹一路走,一路眼睛都注意地看着田中和小沟里的水,见到处都干了或半干了,一些地方的田中都裂出了缝,刚好在裂缝处的稻谷便倾伏倒在地上,倒得早的就干黄了,倒得晚的则叶子还比较鲜绿。

 见此情景她的心由不得有些焦虑不安。

 唉,今年老天爷太不关照人啊,你越需要粮食,它越要旱到你粮食欠收,好象要叫你过不下去一样。

 “假如再这样旱下去,那到过年也没有饭吃啊!”

 贱妹在路上遇见钱金凤,对方先懊恼地跟她说。

 钱金凤可能也是出来斩柴草的,肩上扛着扁担、棕绳,腰上插着柴刀。

 “我就是怕啊。到时要没饭吃,借也没地方借,那可怎么办呵。”

 贱妹应和着她的话儿说。

 “你家还好些,才两口人吃饭,再难也好想办法。我家就糟糕了。”

 钱金凤担忧地又说。

 “两口人也难啊。安远已经到讨新妇的年纪了。没钱怎么讨得回来啊。”

 “那倒也是。你家安远今年有二十五岁了吧?”

 钱金凤望向她。

 “就是这上下年纪。”

 贱妹说。

 “那真是没钱没粮不行啊。”

 钱金凤道。

 “怎么不是呢。”

 贱妹叹着气道,然后走了过去。

 因为跟钱金凤交谈了几句,那缺粮的阴影便更碾压着她的心,叫她的心中更生担忧了。

 在山前贱妹又遇见了杜宗源,她随口跟他说了一句:

 “宗源叔,河里没水,鱼虾可好抓呵。”

 “好什么抓,水没有,能抓的人多得是,哪等得到我去抓呢。”

 杜宗源说。

 贱妹想想也是。

 这一向由于干旱河水少,早些时候就有不少男人下河去抓鱼虾了。

 到现在这种时候,水更干了,鱼虾没地方可躲,谁都差不多可以不费多少力气就抓到鱼虾了。

 因此不论男女老少都争先恐后地一天到晚往河里跑,叫鱼虾抓得差不多了,想要再去抓,那就很难再抓到手了。

 象杜宗源这样的老手,就算他手段再高明,那也没办法再抓到多少鱼虾。

 贱妹走了过去。

 她到了山中后,先找些柴枝来斩。

 由于烧柴草的人家还多,可斩的柴草又有限,因此她走了很远路也才斩到一点儿。

 “唉,这日子,现在真难过啊!真是难过啊!一天天叫人担忧害怕!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哩!”

 她由不得愁闷地想。

 尽管可斩的柴草少,她也尽力去找,找到一处相对还多些的,就丢下扁担、棕绳,弯下腰去斩起来。

 正忙活着,忽然远处有个男人大声跟她打起招呼来:

 “呵,是贱妹吗?你在斩柴草啊。”

 这声音很熟悉,是平常常听到的。

 她慢慢直起腰来,见是杜重生。

 杜重生比贱妹大好几岁,早几年老婆病死后,儿女分家的分家,出嫁的出嫁,父母又不在了,他就独自一人守着一间屋子过活。

 贱妹一见杜重生就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 当然这种感觉不是那种什么特别的好感,而是想到两个孤男寡女呆在一处,在见不到别人的地方交谈的特殊感觉:叫人觉得太不自在、太那个了。

 因此她说了一声:

 “是。”

 然后她就又弯下腰去斩柴草了。

 “我看你的日子该比我过得还苦啊,你看你,脸晒得多黑,人也变得多瘦,要不注意,一定会病倒的。”

 杜重生象无话找话儿似地说。

 “这是没办法的呵,农村人,没得吃,自然是瘦的啦。”

 贱妹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儿道。

 “要是你碰到什么自己干不了的事儿,叫上我一声,我一定会去帮你干的。”

 杜重生又说。

 “不用了,我儿子年轻有力气,干得了。”

贱妹又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