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书 科普/百科 女人墟

七十九

女人墟 徐智敏 393270@163.com 2243 2009-07-01 20:47:54

  四十五



 文新玉竟然不见人了!

 杜小陆到钱成相代销店去买酒喝的时候,听到很多人在那儿议论,说是早一天就不见了。

 杜重生说:

 “不会是想不开,投河自尽了吧?”

 杜仁昌那时也在买包纸烟,他说:

 “不要乱猜测,哪有这么容易想不开的事儿。新玉会是那样的人吗?”

 “很难说哩。”钱成相道。“女人你别以为她很容易想得开。很多人心弱着哩。虽然我很少到她家去。但终究是兄弟的儿媳,这些我是知道的。”

 “就是。象她那样的女人,女儿打官司又打不赢,哪想得开呢。”

 杜重生又说。

 “我看过她背地里哭过,哭得好伤心、好难过啊!”

 钱金宝的堂兄钱金贵插话儿说。

 “是哩,我也看见过,是在女人墟那附近哭。当时我走前去问她哭什么,她还骗我说她没哭,是眼睛进了沙子。嘿,哪可能是进了沙子呢!”

 杜小陆也说。

 “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嫁到柴头岭村来,从来就没见她过过一天很舒心快乐的日子,这一次就更糟了。”

 杜仁昌说完了这一句,就摇着头离开了代销店。

 其他人则继续在那儿一直说下去。

 杜重生问钱成相:

 “你说新玉在家里找不到,在村子附近也找不到,会是去了哪儿呢?”

 “很难说。新莲在大城市工作,她虽然为新莲的事儿很伤心,我看还不至于死。”

 钱成相沉吟着说。

 “我看也不会死。”来买榨菜的杜淑青也插进话儿来说。“就象仁昌说的,新玉哪是那种动不动就想去死的人呢?她自己以前给欺侮,那么大的罪她都挺过来了,现在她的女儿不过是再遭受一次她以前受过的罪,她心里的难受还没以前那么大哩,她怎么可能会为女儿的事儿就那么想不开呢?”

 “你的话儿有道理,有道理,终究是女人,更想得到女人的心思。”

 钱成相应和她的话儿说。

 “那你们说新玉会去了哪儿呢?”

 杜重生望向众人又问。

 “这种事儿就只有她自己家里的人才知道了,别人可很难知道。”杜淑青又说,“她讲不定是回了娘家,或者是一时难受,瞒着家里人跑到外边哪个地方去散散心也讲不定。再过三两天,她可能就会回来了。”

 “说的是,说的是。”

 杜重生直点头道。

 杜源宗望向钱成相问:

 “你是文新玉家的人,这种事儿你应该比较清楚吧?”

 “不清楚,不清楚。我跟我哥虽然住同村,我却很少上他家:合不来啊。所以他家不管出什么事儿,如果我没特意去问,我也不一定比你们清楚呵。”

 钱成相忙说。

 杜源宗觉得也是,他自己也有这样的情况。他哥家他也不常去,很多他哥家发生的事情他也不一定知道。

 随后众人都不再说什么了。买东西的就买东西,不买东西的就散开了。

 然而在钱春辉家却没这么平静。

 文新玉失踪了,马上就急得钱春辉象无头苍蝇一样,四处去寻找她。

 以前她自己从不走去很远的地方,只要不是有钱春辉陪着,她最多在村前村后走走。

 如果她一时没回来,很容易就能在附近某个地方把她找到。

 可是这次的情况却大出他的意外了,竟然村前村后,以及附近的几个村子都找遍了,还是不见她的影儿。

 她别不是真的象村里人说的那样想不开,去投河了吧?

 钱春辉想到村里人所议论的那些话儿,由不得十分担忧和害怕。

 “唉,新玉,新玉,我的妻,我的心肝呵,你可不要想不开,你可不要真的想不开啊。”

 他由不得在那儿自言自语,暗暗祈祷着,真恨不得自己马上就能看见文新玉,马上就能看见她突然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满脸带笑地看着他。

 这时杜文重来到了他屋里,向他建议:

 “我看要找远一点儿。不要只找附近的村子,连方圆几百公里的大山、山沟,在没找到她人之前都要去找一遍,不然怎么能把她找到呢?”

 钱春辉想想也是,如果不找远一点儿,实在是找不到他的妻子。

 于是他便去准备干粮,决定叫上女儿、女婿一起去找。

 他正在灶屋里煎着面饼,为出发做着准备。

 这时杜仁昌走了进来。

 “哦,春辉,在屋里啊?”

 杜仁昌一进门就问。

 他打着饱嗝,走去推开了钱春辉家的两间卧屋门望望。

 钱春辉的妈端过来一饭碗茶,递向他道:

 “仁昌,来喝碗茶吧。”

 “好。好。”

 杜仁昌一边应着,一边就接了过去。

 “你听说新玉失踪的事儿了吧?不知她会跑去哪儿呢?”

 钱成山瞧着杜仁昌道。

 “莫急,莫急,你们莫要急。你们自己先去附近多找找,实在找不到的话,到时我会叫上全村的男女老少一起分头再去找找的。”

 杜仁昌说。

 “不用这么费心了吧……”

 春辉妈显得有些过意不去的样儿说。

 “应该的啦。要到了那时候,叫再多的人去找,我也要叫。”

 杜仁昌又说。

 “唉,仁昌你真是个好人!真是个大好人啊!对我们实在太好了!”

 钱成山由不得感激地对他说。

 确实,他不能不感激杜仁昌,杜仁昌不仅一向在象今天这样的事情上关心他们,帮助他们,就连让钱新莲去读工农兵大学,也是他力排众议硬推荐上去的。

 当时杜仁昌就曾坚决地说:

 “我们是为国家选送有用的人才,而不是去选送一些能吃不能干的废物。选送废物,是对国家的犯罪,是对人民的不忠。我们不能做,也没权力做。钱新莲家是地主成份又怎样?那都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问题。她本人既不能选择,也不可能改变。所以我们现在就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而要凭着良心去说话,去做事,谁好就选送谁,把真正的人才选送上去。她在中学读书时学习很好,成绩在全公社都排在第一。这样的人才我们不送去却送别的人去,那算什么呢?那是昧着良心干事,是对国家和人民的不忠,是国家和人民的罪人!”

就因为有杜仁昌这样的大队干部以及其他人的全力推荐和支持,钱新莲才终于顺利地去读成了大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