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童书 科普/百科 女人墟

一百七

女人墟 徐智敏 393270@163.com 2286 2009-07-28 23:35:15

  九



 杜锦福的儿子杜石生通过杂志的征婚启事认识了一个外地、同是在农村务农的姑娘廖唯妹。

 从相片上看小廖已叫他很满意了,要是她真人比相片还好看的话就更好了。

 他以前看过一些书,那上边经常描写、记述真实中的人比相片中的他(她)自己好看的佳话。

 象他同村的杜玉梅,他也曾看见过她的相片,那都是真人比相片好看的。

 杜石生现在感觉到,要认识一个外边的女孩子很不错,但要谈成功却有许多麻烦。

 首先是离得远,难得见上面;其次就是交流难,有什么事儿不能当面很快谈清楚,只能通过信件。

 而通过信件要花上十天八天时间。

 不过还好,杜石生现在虽然无法那么快见到廖唯妹,但两人通过写信,感情的路一直顺畅地向前延伸,中间没一点儿弯曲,什么都能轻易地、没有什么障碍地敞开来说,感情发展得更快、更顺利,才互相发了几次信,就已经非常亲密了,很多话儿轻易就能说出来,而对方也能很容易就接受了。

 要换两人是生活在一起、常能见到面的话,那就可能有很多话儿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闷在心里头,感情倒会发展得慢很多。

 “罢,罢,就算很难见到面,也还是挺不错的。就由着它这样继续发展下去吧。”

 杜石生有时想。

 这一天杜石生又收到了一封廖唯妹寄给他的信。

 当时他从邻居老太婆贱妹的门外走过,贱妹突然喊住他说:“喂,石生,我这儿有你一封信,你快进来拿吧,我忘记交给你了。”

 贱妹一边说,一边就从堂屋里的一个柜子上去拿信。

 杜石生走进屋去,站在她旁边等着。

 贱妹翻了一会儿,才在柜子里拿出了一封信交给杜石生。

 “我的信怎么会寄到你这儿呢?”

 杜石生有些纳闷。

 “不是寄到我这儿。是送到草根家那店子,我刚好从那儿走过,草根就叫我交给你。”

 贱妹笑着说。

 “原来这样。我说怎么会那么怪呢,我的信竟然会跑到你这儿来。”

 杜石生说着,快乐地笑笑,然后就拿了信快快跑回自家去了。

 当杜石生打开信来读时,看见廖唯妹说很想到他们柴头岭村来——因为他在信上曾告诉过她,他们这儿的女人墟是非常漂亮、非常引人入胜的——他就想,怎么给她回信呢?

 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想:

 当然是欢迎她来柴头岭村了。

 既然两人的感情已那么好,那就得快点儿确定结婚的事情了。

 要确定这结婚的事情,那总得让她先到自己家来看过,叫她的心踏实些,不然她对自己家都还不了解,怎么会下得了决心嫁给自己呢?

 杜石生这样想定,就决定给廖唯妹写回信了。

 他这时刚好没什么事儿,于是就快快拿出了信纸和笔,然后在桌上摊开就写了起来。

 才写了两行,母亲杜淑青从外边走了进来,对杜石生说:

 “刚才我在村头走过的时候,听见钱草根说有个外地的妹子来找你。她有没到家啊?”

 “什么,有个外地的妹子来找我?我还没看见哩。她在哪儿啊?”

 杜石生心一跳,想不到自己才读到廖唯妹的信,她人就已来到了柴头岭村,这信可送得真是慢啊!

 杜石生赶快迎出家门去找廖唯妹,他想:

 可能是她不熟悉村巷,走来走去走迷路了,所以那么久都没找到我家来吧?

 柴头岭村可是一处大迷宫,看似巷巷相通,实际上却是有的相通,有的不相通。

 那些相通的村巷又有的会让你很容易找到你想要找的地方;有的却要故意引你走去迷路,兜了半天圈子,你不但找不到你想找的地方,相反还会陷在其中无法再转出来。

 杜石生想到了这一点,就赶快沿着最易叫人迷路的地方找去。

 “喂。喂。你有没看见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外地女子啊?”

 杜石生遇见钱力泉时问他。

 “没有。没有。我没见到。”

 钱力泉面无表情地回答。

 杜石生继续往前找。

 “喂。喂。你有没见到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外地女子啊?”

 杜石生遇见温桂珍时同样问她。

 温桂珍这时已经有七八十岁了。自从改革开放后,什么人都感觉宽松了、自由了、没那么多精神压力了,她也一样。

 不过温桂珍现在已经耳背,很难听得清他问什么了。

 他说了半天,她才点头说:

 “看见了,看见了,她就在前边。”

 于是杜石生继续往前找,结果十多分钟后,他终于在隔着三条巷的地方把廖唯妹找到了。

 “唉,你们柴头岭村怎么这么奇怪啊?看着不十分大,可走进来却越走越觉得它很大!”

 廖唯妹一见到杜石生(他们在信上互寄过相片,所以一见便知道)就马上嚷着道。

 “那是因为你不会走,所以才越走越觉得它大啊。”

 杜石生笑着说。

 “是这样吗?”

 “是啊。你走进来以后,肯定会走来走去都觉得自己走的地方象曾走过一样,总没有个头。”

 “是啊。我老是觉得奇怪,怎么你们村子把巷道做得那么象啊,到处都一个样儿的。”

 “这是因为你走来走去都是走的同一个地方嘛。”

 “怎么可能呢?我有那么笨吗?竟会走来走去都走在同一个地方?”

 廖唯妹不相信。

 “你不笨。不过就是让那些比你更聪明的人来走,如果他不是从小在这儿生活的,他也会走来走去都走在同一个地方,没法走出去哩!”

 杜石生笑笑说。

 “有没搞错,这么难走?”

 廖唯妹瞪起眼。

 “是啊,它就是这么难走。”

 杜石生又说。

 “我以后倒要试试,看它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

 廖唯妹一副象要认真再试的样儿说。

 “它就是这么厉害。”

 杜石生又说。

 “我不相信。”

 廖唯妹又道。

 “你还就不能不相信。如果没我教成你一两个好办法,你准不管怎么试也走不出去。”

 “我才不信。”

 “好,你不信现在就可以再试试。”

 “我现在还没想清楚它的奥秘哩,哪能马上试。”

 “那就过几天再试吧。”

 “行。”

 廖唯妹笑着答应。

结果她过了几天后再来试,虽然事先已在脑子里推想过它的奥秘了,但她还是很难在它的巷道里走得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