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煞:弃妾要出墙(全本解禁)

第七十章:故人重逢1

  话说这百草山里有位神医,腐骨也能生肉,人称阎王仇,任何病就是到了阎罗殿也能给拉回来,只是,他甚少给人看病,而且执意说自己不是大夫,是个古怪得不能再古怪的人。金银财宝无一看中,美人佳丽,根本不屑,高官权势当做废品,出手救人只救应救之人。

“呵,紫涵,你还真是会给我找麻烦,这人究竟救还是不救?”这日,百草仙居里来了位娇客,清秀可人,看上去不过二八年华的小姑娘,眼神却高深莫测。

“师兄,明知故问,你何时那般蠢钝了?”微微一笑,小姑娘抬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看着眼前一头银发,俊美似神的男人,眼神里满是俏皮。

“哼,你总是给我找麻烦,师傅让你化解魔谷,你就操劳我。”洛清风无奈的一叹,他的法力是不能随便用的,否则地府会出乱子,所谓地府少一魂,人间少一命,不能偏差。

“这次找谁去替他的位置?”纤指一转,她到不是很在意洛清风的抱怨,反正他发发牢骚还是要帮他。

“哼,谁知道呢,这应该不是最后一次吧?”无奈的一哼,他又得花掉几十年的修为了,再被这个师妹搞下去的话,他恐怕是难以成仙,打回原形了。

“肯定不是,别忘记了,魔谷不清,我们二人就无法归位,修为重要呢还是宝座重要?”挑着眉,女孩不怎么高兴的说。

“是是是,我去算,看谁倒霉。”见她好似真的动怒了,洛清风也不敢多话,忙站起来进内室去了。

“真是会给咱们找麻烦,白剑,你为何又要重出江湖?就为那柳怡人么?值得么?”女孩也站起来度步而去,嘴中却喃喃自语着,此来的目的已经达成,她没有必要再留下。

“紫涵,为何你总是来去匆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忘不了他么?”洛清风在内室摆开寻人阵,感觉空气中灵气慢慢散去,知道她已经离开,一时有些怔神,来去不过半刻钟,她甚至连结果都不想知道就走了,他就真的留不住她半刻么?

“洛神医,在下魈王府的护院,请神医救我主子。”没有指引,人是无法找到百草仙居的,所以当老鬼来到门外时,洛清风就知道紫涵要他救的是何人了。

“为何我要救他?我并非大夫,又怎会是神医?”故作刁难的一问,洛清风根本不见来人。

“您不是大夫,但却是唯一能救主子的人,只要您开口,任何东西,任何事,在下断不回绝。”老鬼跪下,诚恳的说。

“一命换一命,地上不多人,地下不少魂,这是规矩。”淡漠无情的声音自内室飘出。

“那么老鬼愿意一命换主子。”说着,他毫不犹豫的拔剑就要自刎。

“铛!”一声,剑断裂成两截,一个白衣银发的男子站在门口,淡然超凡的身姿一时令他看傻了眼。

“你的命格不配,想救你家主子就按照香囊里的去做,杀错了人,他就魂归阴曹了,自己看着办吧。”丢了个香囊出去,洛清风负手离开。

“谢洛神医。”老鬼慎重的打开香囊,一看里面的人就傻眼了,居然是他,怎么办?

“人心难测,救人杀人不过一线之间,看你的抉择了。”冷情的话又从内室飘出,紫涵是否连这一步都算到了,她的功力似乎又精进不少。



“大哥,为何将此女也带来,一刀了解了不是更好?”这次的刺杀行动非常成功,虽然弟兄损失惨重,但是总算是要了那恶人的命,言小七受了点轻伤,以为死定了的,没想到还是活着回来了,他就知道自己没跟错人。只是不解,为何他将那王府里的女人也给带回来了。

“不要多嘴,主公那边我自会交代。”冷冷的说着,白剑将柳怡人带到自己房内,打开盒子拿出金创药为她疗伤,莫风为她挡住了大部分的攻击,剑尖只是没入一点点,划破了皮而已,并无大碍。

“唔。。。。。。”悠悠转醒,柳怡人不知身在何处,肩膀上微微的凉意令她低头看去,三寸长的刀痕令思绪开始清明起来。

“感觉怎样?还疼么?”白剑轻声问着,手下更是轻柔。

“啊,莫风呢,他怎么样了?”脑海里满是莫风浑身染血的画面,柳怡人一把抓住白剑的手,焦急的问。

“他死了,在下从未失手过,柳姑娘请节哀。”看着那白玉般的小手握住自己时,他心下一颤,但,她的话却令他声音不自觉的冰冷。

“他死了?真的死了?”痴痴呆呆的靠坐回去,柳怡人不知为何心里感觉有些空空的。

“他这般对你,看看你身上那些伤痕,你怎得还这样痴傻?”白剑见她这个样子心里一怒,大声斥责起来。

“恩公不知,我与他之间说不清道不明,却始终纠缠。。。。。。”她也不知道为何,会有听到祁连鹰死时那般感觉,他们之间只有恨没有爱,为何,她思绪烦乱,脑中总是浮现最后一幕,他望着她,眼底浮出的那抹情愫。

“哼,当初在下真不该救你,雪儿呢?找遍整个王府都没有找到,你是如何允诺在下的?”烦躁的站起来,白剑冷冷的问。

“雪儿现在很安全,我怕莫风用她来对付我,所以找人将她带出王府了。”他这一问倒是提醒了她,雪儿的生世白剑定是知道的。

“你且好好休息,在下先出去了。”听说雪儿没事,白剑缓和了下口气,就要离开。

“恩公且慢,怡人有一事不明,还望恩公告知。”连忙唤住就要出门的白剑,柳怡人靠坐起来,急切的说。

“什么事?”他只是回首,却没有过来的意思。

“雪儿的生父是威远将军,而威远将军就是。。。。。。”柳怡人一字一句的说着,一边定定看着他的表情,却在最后关头被人打断。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