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煞:弃妾要出墙(全本解禁)

第一百二十二章:重回王府

  “你放肆,太放肆了,她是朕的爱妃,是你的皇嫂,你居然公然向朕讨要妃子。”莫天一听脸色大变,他要的是他的心,即便对莫风有些顾忌,但这样的条件还是不能容忍的。

“你还没得到她不是么,即便得到了也一样,臣弟要她。”眼神带着威胁的意思,莫风语气僵硬的说。

“别以为朕不敢罚你,她是朕的。”莫天也发了怒,一甩手袖就要离去。

“皇兄莫不是忘了,这皇位本来是臣弟的,现在亦然,只要臣弟想,你还能保住什么?”莫天冷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莫天浑身一震。

“臣弟回府了,三日后希望能见到琴可儿,否则,这天下就得易主。”再次声明了下,莫风转身离去,留下莫天双手紧握,浑身气得发抖。

“皇上三思啊,为了一个女人得罪魈王不值得。”这时一直隐身在后的黑衣人出现劝慰道。

“。。。。。。传朕的旨意,将琴妃送往魈王府,即刻执行。”咬着牙,莫天一字一句的说着,然后满是怒火的冲到御书房:

“来人,拿酒来。”冷声吩咐着,他要如何克制自己的心痛,将心爱女子送予他人,他这天朝的皇帝是白做的,居然被威胁,还是以帝位威胁。

“该死的莫风,原来你一直都没忘记那件事,居然还威胁朕,你果然不是如表面那般简单,无心王位,哼!”他一直都不认为这个弟弟是真心为他所用,所以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但多年来一直没什么不妥,今日却在一个女人身上爆发了,他的野心。

“启禀皇上,琴妃要出宫了,皇上要送行么?”喜公公在外小心翼翼的问,这天变得还真是快啊,昨夜还在恩宠有加,今日却被逐出宫,真应了那句伴君如伴虎。

“滚,别来烦朕。”将酒杯砸出,莫天心中一痛,想到她被亲手送给别的男人,就气得想毁灭一切。

“遵旨!”暗叹着世事无常,喜公公退下了。

柳怡人莫名其妙就出了皇宫,她真的没想到莫风居然那么厉害,短短几个时辰就将她从莫天身边讨要了来,心中既喜也悲,喜的是不用怕毁了清白,悲的是不知会被如何对待。

“琴主子,快些吧,天色不早了。”见她还有些犹豫,负责送行的宫女不耐烦的催促,被逐出宫就代表失宠,从天之骄子马上变成下堂弃妇,待遇自然也不一样了。

“哦,知道了!”上了马车,皇宫辉煌的红墙绿瓦在眼前急速掠过,不足半月的宫中生活,让她也尝过了其间的暗潮汹涌,好在那风波还未波及到自身,古语言,一入深宫深似海,随时都可能灭顶,的确是不错的啊。

莫风回到王府,心里还是有些烦躁,他因为那个叫琴可儿的女人浑身不自在,皇兄是肯定会妥协的,但,这样会带来麻烦,一向表面恩宠,私下提防的关系现在被打破了,居然只是为了一个女人,为什么,那个女人会令他如此难以自控?他的记忆里根本没有她,他心中的女人应该是那个该死的柳怡心才对,为什么现在他对这个名字一点感觉都没有了,甚至连恨都轻浅了,却对琴可儿那么执着。

“王爷,皇宫那边传来消息,琴妃已经出宫向王府而来。”不过三个时辰的时间,莫天是怕自己后悔么?

“恩,知道了,下去吧!”挥挥手,莫风坐下来希望心情能平静一些,想想那美*艳的容貌,和那见人倒是非常相像,莫非是移情?不,她们只是样子像而已,气韵完全不同,导致初见时,他根本没有将两人联系到一起,突然发现,柳怡心居然已经被遗忘好久了,久到,连容貌都被那个琴可儿所取代。

“王爷,马车到府外了。”老鬼再次来报,莫风一听,心中不自觉的一喜,就想出门去迎,结果又觉得太过重视了,又坐了回来。

“恩,带她到宁宣阁见本王。”

“主子,人已经带到。”柳怡人还为解开披风,站在他面前,看上去满是风尘。

“下去吧,任何人不得来打扰。”双眼一刻未离的望着她,莫风只觉心中情愫无法压制的澎湃。

“王爷。”轻唤了声,她不知道该不该装作不认识他,好配合他的诡计。

“告诉本王,你是如何识得本王的?”她唤他王爷时,他心中略微有些不悦,为何要改变称呼。

“可儿不识得王爷,从来就不识得。”他要装傻,要充愣,她成全他,既然要玩就两个人一起玩。

“说谎,在龙翔宫时,你明明唤本王的名讳,而且还一副旧识的模样,现在居然说不识得本王?”站起来,莫风皱眉望她,不解她为何刻意制造出这样的疏离感,只知道自己非常非常不喜欢。

“可儿认错人了,王爷不过是和可儿相识的人相似而已,那人恰巧也唤作莫风。”

“。。。。。。你在生气?为什么?”终于听出她话中的奇异之处,莫风不解的问。

“哈,可儿一个弱女子,怎敢有脾气,王爷多虑了。”冷笑一声,她猜不透他的心思,宁愿进来就是一顿鞭刑也好过这样莫名其妙。

“好,就算你不识得本王,但为何本王会觉得你很熟悉?”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莫风暗叹,这女子好历的一张嘴,不过他却很喜欢她这样胜过刚才那种恭敬疏离。

“王爷恐怕是感觉错了,也许可儿只是长得像某人而已。”心中一痛,他是想让她明白,她终究只是个替身么?

“。。。。。。你的确很像一个人,一个罪不可赦的女人。”只是那恨不知在何时已经散了,否则,她怎能这般好好的站在他面前。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