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双线风筝飞起来

第三章 居然要我去出差

双线风筝飞起来 纯雪 3051 2012-01-18 08:56:46

    这会一开就是半天,坐得我腰酸背疼,心里狂想着站起来走动走动。

  除了这个,我还想着我那豆浆还没喝完。美美的豆浆啊,那可是我的最爱啊!

  说是最爱,其实我也就喝了两年多。我记得小时候母亲李玢芸让我喝豆浆,我每次喝了就要拉肚子,后来我就滴水不沾了。

  一直听人说,人只要换个环境,有的事情就会完全改变成另外一个样。这话还真灵验,两年前我一嫁到婆家,情况果真就变了。婆婆喜欢喝豆浆,她每天做了好多豆浆让我和诚飞喝,结果我壮着胆子屡试屡爽,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

  就这样,我在两年里天天喝豆浆,甚至哪天不喝上一口就会感觉气虚,诚飞笑我说你也太夸张了吧。

  真的,我说的哪天不喝其实是指哪天婆婆没做豆浆,譬如说她随老年团出去旅游几天什么的。我和诚飞想自己动手都不行,因为婆婆根本不让我们碰那豆浆机,这也一直是我嫁过来后搞不懂的事情。

  不过,我也没必要去搞懂。有个规则每个当媳妇的人都知道,那就是婆家的事情不要太好奇,婆婆是永远也不会把媳妇当成领导来汇报啥啥啥的。我想,我纯雪也不至于弱智到不懂这个规则。

  想到这一点,我就想到不知将来我是当婆婆的还是当丈母娘的,还是两种都当呢?

  说心里话,我当然是希望两种都当。儿子和女儿我都喜欢,媳妇和女婿我也同样会喜欢。我甚至还想入非非地希望和李玢芸一样,能成为一对双胞胎的母亲,因为我早就想好了要做一个博爱的人。

  但是,这“博爱”两个字说说容易,真的就能做到吗?我从不怀疑自己有没有足够的爱心,可我就是担心会在这辈子留有什么遗憾。

  也许我真的是想多了,这种事情我还真不好意思说。你想想,我都结婚两年多了,我和林诚飞一直相亲相爱的,可就是盼不来我们的宝贝。无数个夜晚,我站在阳台上,看着天空稀稀疏疏的星星,我就这么想:星星啊星星,哪一颗会变成小诚飞?哪一颗会变成小纯雪呢?

  我曾经试探过林诚飞,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是,我的诚飞满脑子装的是他那飞雪甜心铺。他是个要强的人,他一心想创业,想成功,别的事情好像都靠边站了。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想丁克,如果是的话那太可怕了。

  不过呢,我看林诚飞也不是这种人。你看,上次我的同事何九紫带着女儿上我们家玩,林诚飞还像模像样地陪人家小孩子玩这玩那的,弄得好像他们三个是一家子似的,害得我心里酸到现在。

  唉,莫非是我有问题?算了,顺其自然,再等等吧!

  “纯雪,纯雪,叫你呢!”忽然,有人拉我衣角在叫我。那是何九紫,她就坐在我旁边。

  我惊了一下,云里雾里的脑子一下清醒了一半。

  刚才,黄沛铭说了什么,我根本就没听清。确切地说,我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我也不知怎么了,最近开会老是走神。还好不是开车走神,否则那就完了。

  心细的何九紫已经看出了我的麻木,她小声嘀咕道:“黄沛铭问你有什么不同意见,你先应付了再说吧。”

  我马上忽闪着眼睛说:“黄总,我没意见,一切听你安排。”

  “那好,就这么定了!”黄沛铭很满意地站了起来,然后宣布散会。

  哈!这讨厌的会终于结束了!我像挣脱了枷锁一样地马上站起身舒展了几下筋骨,我想我终于可以痛快地喝豆浆了,尽管它早已凉透了。

  何九紫笑嘻嘻地凑过来,说:“纯雪,你真伟大!”

  我这才想起我还没弄清刚才黄沛铭讲什么事了,大不了又是搞什么促销、调查之类的活动吧。这黄沛铭我还不了解啊,我在他身边当了几年的秘书,他不就热衷于搞活动嘛,我纯雪哪次不配合他唱反调的呀,从来就没有的!要不,他怎么会看我那么顺眼让我现在当上了人事部经理呢?

  我故作谦虚地说:“九紫,你过奖了!黄总说的,我当然没意见喽!我这个当下属的,能不支持上级吗?有什么伟大不伟大的呀。”

  “看来你真的没意见啊,要换成我,才不呢,离那么远,又那么长时间,多没劲哪!”何九紫啧啧道。

  离那么远?又那么长时间?这什么意思啊?我感觉不大对劲。

  何九紫两眼瞪得滚圆,她说:“黄总要把你发配到外地去,至少一个月哪,你答应得真够爽快的!”

  说完,她又神经兮兮地补充了一句:“四川,地震多发的地方,好好去体验体验吧!”

  接着,她又蹦出一句:“更重要的是,有个大家都不喜欢的人要和你一起去哦!”

  听她说了这么一大堆,我着急起来。

  我说九紫啊,不是你让我先应付一下的吗?我要应付那当然说没意见,我要说有意见,这会不就没完没了地开下去吗?你现在讲了那么多,我还是不知道这是哪门子的事啊!

  何九紫迅速把我拉进了洗手间,关上门,她就叽哩呱啦地讲了什么事。

  我这才弄明白,原来,黄沛铭在会上说,艾韵诗在四川的分公司最近部门之间出现互相排挤,互不配合的情况,对整个公司的运行产生了极大的不良影响,他要派我去那边呆上至少一个月,起个沟通协调的作用。随我一起的还有一位,那就是黄沛铭的夫人杨欣媛。

  这下,我是不高兴了。不过,我不是因为路远、时间长、多发地震等原因而不高兴,我是不愿意和杨欣媛一块儿去。

  我的理由很简单,杨欣媛是总经理夫人,人家这个身份摆在这里的,再加上她那泼辣的性格,我要是什么地方一不小心得罪到她了,那她还不到老公那里去搬弄是非啊!到时,我这好不容易坐到的人事经理位子不摇晃才怪呢。

  何九紫怔怔地看着我,她心里一定在庆幸还好黄沛铭没安排她去。要知道,整个公司里没有多少人愿意接近杨欣媛的。俗话说,女人多事,老板身边的女人更多事,哪个愿意凑上去没事找事呢?

  这个黄沛铭,怎么事先一点儿也没跟我本人提起过!早知道这样,我一定会找出个理由来推辞掉不是吗?

  还有,这个正在死笑的何九紫,你怎么也不暗示我一下,你哪怕刚才在会上说声:“纯雪,不要同意。”我不就没事了吗?

  这下,我就没得说了。我亲口在会上说没意见的,大家都听见了的。黄沛铭也是对我抱以很大希望才这么安排的,我从他的眼神中完全看得出。难怪我急吼吼地冲进会议室时,他不但没批我,反而还很关心地问我你没事吧。原来,他是有事求我呀!

  都怪我自己不好,起床晚了二十分钟,烧卖噎在喉咙里;路上又碰到一个说话会脸红的小毛警,害得我豆浆没喝成;又在开会时想与豆浆有关的事,然后想当婆婆,想当丈母娘;再想我的小诚飞、小纯雪;想------

  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有个谁都不愿意执行的任务在等着我!

  我心里不停地叫着:黄沛铭啊黄沛铭,我宁可你在会上批我开会来得太准时,我也不愿意你这么折磨我呀!

  何九紫看着我扭曲的脸,“卟哧”一下笑了起来。她说:“纯雪,你也真是的,难受什么呀,这是咱黄总看得起你,给你展示才能的机会呢。你知道公司里竞争很厉害的,立一功,升一级,这是明的规律,不是潜规则哦。你难道不想再往上升升,弄个副总经理什么的?”

  “九紫啊九紫,我求求你不要取笑我了!我纯雪这辈子能当上人事经理已经是托着月亮走爬到顶了,我哪敢再有什么奢望呀!我看,这机会让给你倒是挺不错的哟!”

  我这么一说,何九紫马上对我拱手作揖:“免了免了,打死我也不去。你还是想想办法吧,说不定黄沛铭心情好,你一提他马上就改变主意了呢。”

  是啊,我要想个办法,让黄沛铭改变主意,我可不想立什么功升什么级。再说,就算不是杨欣媛的原因,我也有其他的后顾之忧啊。比如说,我纯雪真的有那个能奈去解决部门之间的矛盾吗?未必啊!还有,这离家一个多月,确实挺漫长的,到时候我不要想死诚飞的呀。我们好不容易天天在一起了,又要分开一段时间,虽说这也算是小别,但小别未必胜新婚哪!

  这时,卫生间有人在敲门了,我赶紧对着镜子摆好一副笑脸,然后灿烂地走了出去。

  这年头,工作确实难找,工作也确实不好做,我可不希望别人以为我在卫生间里用手机跟人聊天,我也根本没有这份闲心哪。

  都说婚后的女人更充实,因为她牵挂的多,同时,牵挂她的人也多。是吗?我怎么就觉得婚后的我烦恼多,并且烦我的人也多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