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双线风筝飞起来

第十六章 我变成了红眼狼

双线风筝飞起来 纯雪 2773 2012-02-15 21:24:04

    终于又盼来了星期六,平时盼着这一天是为了可以多睡懒觉,而这次,我五点就起了床,我盼着早点知道那个结果。

  林诚飞半梦半醒地拉着我说:“纯雪,你干嘛去?”

  “上卫生间。”我挣脱了他的手,蹑手蹑脚地来到客厅里拿包。

  “纯雪,你要出去吗?”这是婆婆的声音。她耳朵居然这么灵,我没发出任何声响,她却能像海豚似的隔着厚厚的房门就能接收到我的超声波。

  果然姜是老的辣,厉害!

  “妈,五点半还没到呢,你再睡半个小时吧。”婆婆每天五点半起床做早饭,我是特地赶在她起床前先起床的,为了早点去排队办我的事,也为了不让婆婆和林诚飞知道我干什么去,因为说出来不好意思啊!

  “纯雪,你一早出去干什么?”婆婆在翻身了,我听到她的床在“咯吱咯吱”的响。

  “我去公园,何九紫约我一起去晨跑,很快回来。”我随口撒了个谎,然后拎起包就溜出了门。

  外面的空气好新鲜哪,我深深地吸了几口,结果连打了十几个喷嚏,路人见了我都捂着脸往一边躲,好像我要散播瘟疫似的。

  突然,我的右眼皮猛跳起来。

  左眼跳福,右眼跳灾!完蛋了,倒霉事要来了!

  我一路飞奔到医院,我要赶在六点前挂上专家号。都说专家经验丰富,三句话内就能把病一语击中,我要验证一下。

  其实,我真正想验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这人口问题始终解决不了,是否原因在我。如果我真成了不会下蛋的母鸡,那我就认命。如果不是,那我就要和林诚飞好好谈谈这个问题。

  可是,我那右眼皮还在狂跳不止,大事不妙啊!

  排队的人真多,我来这么早却拿了个六十号。真不幸运哪!但愿右眼皮是因为这个才跳!

  没过几分钟,我的右眼皮就不跳了,而左眼皮却跳了起来。我不禁一阵窃喜,看来待会儿还是有好结果的!

  可是,我刚激动了两分钟,我的右眼皮重新跳了起来,并且,左眼皮还在进行有力的弹跳。

  左右眼皮同时跳,说明什么呢?

  我开始不安起来,并下意识地用手去揉擦两眼。我想揉得右眼皮不再跳,左眼皮多跳跳。你知道的,我可不想看到医生在检查结果栏里写上“无生育能力”几个字,那跟判我死刑没什么两样。

  可真是见鬼了,我越揉越难受,两只眼睛很快被我揉得发红发痒,随之而来的是不能自控的快速眨眼。

  这时,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一个老阿姨,她径直走到我跟前拍拍我的肩说:“姑娘,你排错队了,眼科专家在那边挂号。”

  我揉着眼说:“我不看眼科。”

  老阿姨又凑了过来说:“你看你,都红眼病了,难怪看不清会排错队。”

  这句话被排在我前面的一个女人听到了,她转身看了我一眼,便“啊——红眼病!”地一声跑开了。

  接下去,队伍中的人都稀里哗啦地逃开了,逃的速度之快绝不亚于海啸来临!

  无缘无故被人说成是红眼病,我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我大声说道:“你这阿姨怎么乱造谣啊,我没红眼病你非说我有!告诉你,我不是来看眼科的,我是来生孩子的!”

  老阿姨听了大叫一声:“啊?你红眼病还生孩子?还不先去看眼科?要传给孩子的!”

  我这才发现我说错了,我赶紧纠正道:“我不是来生孩子的,我是来看红眼病的!”

  说完这句,我又发现错了,我来不及再次纠正,就被那老阿姨一边说“这就对了!”一边拉到旁边的眼科专家挂号队伍中去了。

  还未待我站稳,她又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问我:“我有十以内的号,一百元搞定,怎么样?”

  我这下算是明白了,原来这老阿姨不是个黄牛就是个医托,真够恶毒的!竟然故意小题大做损我形象,害我看病挂号都受她控制,这比强盗还强盗呢!

  真是倒霉透顶了!我再也没什么心情挂号了,我拎起包就冲出了医院。

  我刚跑出医院门口,就看见了我的小妹俐筝,旁边紧挨着我的准妹夫田天笑。他们正有说有笑地从马路对面往医院这边走来。

  “嗨!大姐!”俐筝眼睛真尖,老远就在叫我了,田天笑也朝我挥了挥手,那挥手的样子很眼熟,好像国家领导人阅兵时就这么左右两下的。

  走到跟前,我问:“你们俩一大早来干什么呀?”

  俐筝瞪大眼睛问我:“咦,大姐,你怎么从医院里出来的呀?怎么眼睛还红红的!”

  为了不让他们知道我来干什么,我就没好气地顺口说:“看红眼病呗!”

  田天笑马上把俐筝往旁边一拉,对我扮了个鬼脸说:“哎呀,那你就得和我们保持距离啦!”

  这个死田天笑,还真当我是红眼病啊!

  还是小妹好,她重重地拧了田天笑一把,说:“姐,别睬他,你又不会传给我宝宝的。”

  宝宝?小妹有宝宝了?

  田天笑看我吃惊的样子,得意死了,学着俐筝的口气说:“大姐,恭喜你要当姨妈了!”

  好你个田天笑,还没结婚就先造起人来了!我明白了,他们是来医院做孕检的。看他俩那个得意劲,我心里那个酸呀,一下泛到了喉咙口。

  你想啊,我比小妹大,又比她先结婚两年多,可是我却赶不上她造人的速度!要知道,小妹还要过三个月才真正跨进婚姻的殿堂哪!

  我想着这些,又想着自己正是因为这个才来医院,结果还被那恶毒的老女人耍得连挂号都没挂成,我就把牙齿咬得“咯咯”响。

  俐筝“嘻嘻”地笑着说:“姐,你要当姨妈也不至于激动成这样啊!”

  田天笑干脆说起反话来了,他说我红着眼睛咬牙切齿的样子可爱极了,像一只没草吃的兔子。

  什么兔子!我觉得我那一刻一定像只想吃兔子的红眼狼,如果小妹肚里的宝宝能看见我的模样,不被吓得抽筋才怪呢!

  我气乎乎地回到家时,林诚飞正在吃早饭。见我回来了,他问我怎么想起晨跑来了,又说我的样子怎么这么难看。

  我当然知道很难看,因为我实在没有料到我朝气蓬勃地跑出去,会变成一只气乎乎的红眼狼回来。

  婆婆正在过滤豆渣,说豆浆马上就好。

  我一点味口都没有,我说我不喝了。婆婆问我是不是喝腻了她做的豆浆,我说不是。当然不是,婆婆做的豆浆永远是最美味的,只是美味要有好心情才能品尝到呀。

  我怕婆婆和林诚飞问我红眼的事,我就自己说开了,我说:“公园里风好大,一跑起来就把我与何九紫的眼睛都吹红了,我下次再也不跑了。”

  我这么一说,他们还真信,婆婆说:“纯雪,报上讲了,早晨空气并非最好,晨练不如晚练,你以后改晚上吧。”

  林诚飞想起来了,他说:“刚才何九紫打电话找你,你手机没带吗?”

  婆婆说:“对呀,你不是说和她一起晨跑的吗?她怎么还打电话找你呢?”

  我这才发现我的手机没电了,这个何九紫,什么时候不能找我啊,偏偏在这个时候!

  我的眼睛滴溜溜地转起来了,我一遇到紧急情况我就会这样,我要快快想个办法来自圆其说。

  婆婆见我眼珠转得飞快,说:“对,你多转转吧,马上就会不红的。”

  她话音刚落,我就能自圆其说了。我说,刚开始时我是与何九紫一起跑的,结果跑了一会儿因为她受不了风大就先回去了,后来她打电话来一定是关心我有没有跑完回家了。

  我说完,就去给何九紫回电了。

  何九紫说她老公下星期二要出差了,她问我能不能星期一帮她带些飞雪甜心铺里最好吃的东西,她说要让老公出差时带着吃。

  我就说,九紫你真够体贴的,你老公找了你好福气啊!

  她说,纯雪,你不也一样嘛,又能干又贤惠,你老公眼光真好啊!

  听听,又有人这么夸我了!记得前几次是陈四季这么夸我的,还拿我作为他找女朋友的标准呢!不知道这家伙现在有没有疯掉,我真担心他还没上复赛就已神经错乱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