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重生之方天画戟

第一章 水镜对抗

重生之方天画戟 火星语 3728 2017-07-17 22:00:00

  俗话说:天下合久必合,分久必合。

  从远古时期的炎帝、黄帝、蚩尤的三足鼎立,到黄帝打败蚩尤、降服炎帝统一黄河流域,后尧舜将皇位传给帝禹开辟夏王朝,再成汤打败暴君夏桀成立商国,随即武王伐纣创立周朝盛世,到春秋战国时期群雄并起诸侯纷争,接着始皇帝统一六国,然后便是我朝高祖皇帝诛灭暴秦、征服西楚霸王,最后光武帝复辟汉室……我们汉人的历史轨迹,正是应证了这个道理。

  这臭老头,又来了……我用力撑起眼皮,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没让自己睡着。臭老头,有话要讲直接讲就好了嘛,为什么总要从三皇五帝开始唠叨至今咧?怎么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的老师全都一个德行啊?不罗嗦几句催眠曲是不舒服吗?

  还什么汉人的历史?不就是我们华夏民族、炎黄子孙的侵略长和土地兼并史嘛,刘邦建立汉王朝之前可没有“汉人”这个名词……千年以后,这个国家的版图还要更大,民族还要更多咧。

  “陈亮。”一个雄浑,却又不是儒雅的声音响起。

  “学生在。”我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眼皮还是耷拉着。

  周围开始隐隐传来窃笑声。

  对于臭老头点我名这件事,整个课室的同学都以一种幸灾乐祸的姿态憋着笑看着我,我甚至看到一些人的嘴角已经弯起了一个夸张的角度,随时准备爆笑出来。

  王八蛋,臭老头找我茬是会让你们那么爽吗?我也跟着撇了撇嘴。但我知道真正嫉妒我、准备看我笑话的人到底还是少数,大部分人对于我的情绪是对英雄的崇拜,因为我能做到他们做不到的事——

  跟、臭、老、头、对、抗。

  “陈亮,你昨天晚上很晚睡吗?”如同遇到他的第一天一样,臭老头的声音依旧是如同阳光般和煦。

  “晚倒不是很晚,区区酉时便睡了。”我抬起头,看着臭老头以双手拄着戒尺的姿势。

  嘴巴上是叫臭老头,但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几岁,跟华佗一样是全白的头发,皮肤却没有一点苍老的皱纹,比起陆绩那小子又多了一份稳重的成熟,真想知道他是怎么保养的……咦,华佗和陆绩是谁?

  不过……为什么,明明就是天天都会看见的脸,今天却看不清他的模样,像是有团结实的迷雾笼罩在他的脸上,无论如何都挥散不去。

  为什么……今天我,特别想要看清他的脸。

  “那,昨晚你是睡不好,导致精神萎靡?”

  “没啊,昨晚我睡得可棒了,身体都没翻过,一觉睡到了天亮,还做了一个春梦。”

  然而臭老头可没有理会我的挑衅,也没有生气,仍是一板一眼问:“既然都不是,那为何你又如此瞌睡频频?莫非是觉得为师授课无趣?”

  “你所讲的东西确实是很枯燥乏味,但真正让我昏昏欲睡的却并非那干巴巴的内容。”我邪邪笑道:“我说老师,你说话能不能简洁明了一点?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嘛,至于从三皇五帝絮叨至今?”

  “以古鉴今,若为师不对过往历史解析清楚,又如何能确保你们正确理解上古先贤的想要告诉我们的知识?”

  “以古鉴今,重点在于今。如果所谓的上古先贤的正解,对改变如今这个世道并没有任何帮助,那么强行解析那些废话的意义何在?”我不予苟同。“再说了,老师你就能保证,自己的解读,是唯一正确的吗?为人师者,如果只是强行把自己的学识与思想强行灌输给学生,而完全没有引导学生去思考、融会贯通,进而总结出自己的答案,在我看来就是失败的教育。这到底是授课于学生,还是在把学生打造成符合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所需要的器物?”

  我重重吐出一口气,既是在吐槽臭老头教育我们的方式,也实在宣泄来自两千年以后的怨念。这个国家的教育方式到了二十一世纪也没有得到一点改善,还变本加厉地用各式各样的试卷与辅导书将伟大主席想让我们掌握的东西填鸭式灌输进去,那时的我们不是被这堆积成山的东西压成了废物,就是最终被现实与家长们磨去了棱角,成了一颗颗精致的社会零件。

  这段话我是慷慨激昂地说完了,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应。除了几个人的眼中隐隐放着精光外,其它的孩子都愣愣地看着我,完全不能理解我在说什么。

  是我不对,要他们这一颗颗半大不小的毛孩子脑袋,去理解我经历过什么,着实是有点难为他们了。

  臭老头叹息了一声。

  “陈亮。”

  “学生在。”

  “我司马德操,这一生最不喜欢的就是勉强别人。”臭老头还是没有生气,他只是静静看着我。“既然你已找到自己的道,与为师不同的道,那为师也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

  “……”

  “只是,为师还要向其他学生授课。”臭老头的的语气中透着悲凉。“你不喜欢的话,自行离开便是,但请不要打扰其他学生,这是道德。”

  臭老头此话一出,满堂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一只小手从背后伸过来拉了拉我的衣襟,示意我不要再跟臭老头对着干了。

  我视线向后一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我记得,是还没有脱掉面纱的黄月英。她也在这儿。

  “臭老头,”我的眼睛眯起,臭老头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这是……要赶我走的意思吗?”

  “你若有心在这里求学,为师自会全心全意教你,只是你的心早已不在这里了。”臭老头一点惋惜的意思都没有。“强扭的瓜不甜,既然如此,又何必强行把你留下?一切都取之于,你自己。下课。”

  臭老头走了,只留下满堂错愕的学生,以及呆呆站立在原地的我。

  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仿佛我的存在,已是无足轻重的尘埃。

  在这间书塾里,月英并不是唯一的女学生。尽管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女子依然不能做官,却也不像后世那些被朱程理学荼毒过的女人,丝毫没有半点地位。她们并没有被要求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仅很多女孩能上学,还有专门招女孩子的女工。

  虽然都只是小孩子,但毕竟男女有别。长途跋涉来这水镜府里求学、不像交通便利的后世可以随时回家、只得寄宿在这里的学生,当然得按性别来分开住。

  “亮……”黄月英,我未来的娘子,正在男生的宿舍里,看着我打包行装,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满都是担忧的神色。“你真的……要离开吗?”

  “臭老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差没直白说要我走了,我还留在这里作甚?”我鼻孔喷气。“自取其辱的事我才不干!”

  “就是为了区区面子?”月英整个一副接受不能的表情。

  “去去去,区区小女子懂个什么,面子才是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东西。没有面子,男人凭什么立足于世?”

  唉,这么白痴大男子主义的话怎么可能是我说的,我转过头,看着那两个一脸傲气的孩子,重重叹了一口气。

  “统、庶,你们这是干什么?”

  毫不意外,一眼我就看见了他们身后背着的大包小包。

  “大哥不是说过,斩过鸡头、烧了黄纸,饮下血酒,我们便是生死相随的兄弟。”庶的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既然这座小庙容不下大哥,我们留在这里意义何在?大哥去哪,我们就去哪?”

  “嘿嘿嘿,这里这么枯燥无味,我也待烦了。”统用左手小指挖着鼻孔。“还是跟着大哥你闯荡天下有意思。”

  呵。

  每一个孩子,都是天生逆反的魔王,特别是这种成长到青春期的半大不小的死小孩来说,正是逆反心理最严重的年纪。如果以后世的标准来衡量,或许他们的年纪还未能达标,但这个时代的人,平均寿命可比两千年后的和平盛世短多了。这个年纪正好就是他们刚好形成了自己的思想与价值观,因阅历不足导致的最缺乏稳重、考虑事情最不周全、做事最不考虑后果,却又最容易热血上头、最渴望驳倒大人证明自己……也是最容易被人利用、用“个性与自由”就能被轻易绑架的时候。

  谁能做到,就是他们的神,是无所不能的强者。

  强者,最容易收获盲目的崇拜。

  臭老头把我赶走,却一句话都没有反驳我,这也逆向证明——我,赢了。

  “放下。”我眼神凌厉。

  “哈?”

  统和庶脸上的得意一僵,随即马上切换成了一副理解不能的表情。

  “你们上次兵书战策的测试得了几分?政治经略的成绩有得了几分?”我转过头继续打包行李。“臭老头虽说讲课的方式很枯燥,但他本身的才学是真材实料的。嚣张也得靠实力,想追随你们大哥我?你们也要有跟得上的脚步才可以啊!”

  统和庶都不说话了,我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他们头上的黑线,划下的轨迹很尴尬。但我说的也没错。

  这时候的统和庶并不是我熟知的统和庶,更不是我想要的,那个在两千年后智如鬼神的传说。拔苗助长是最愚蠢的事,在时机未成熟时就强行让他们提前出山,只会硬生生地毁了两棵上好的嫩苗。

  “成绩好就能代表一切吗?”

  第三个传说。

  也是这个即将天下三分的纷争年代,最耀眼、同时也是最悲壮的传说。

  我转过头,看见他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我。

  “成绩好,就可以藐视师尊,就可以不尊师重道吗?”他用的语气,是暗藏怒意的质问。“别忘了,你纵有天大的本领,都是老师传授给你的。”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计划真的要变了。

  “怎么?看不过去了?”我冷笑,将身体转了过去。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这戏曲既已拉开了序幕,不一直演绎到终焉,如何脱下这已戴在脸上的面具。“别以为同样名字里有亮,你就能对我指手画脚。”

  “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抬起头看着我,不过小小的年纪,却开始隐隐有了一股正气。

  “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我居高临下看着他。这个传说现在不过只是区区六岁,拜入水镜府还没有多久,个头差了我半个身子。“老师教的是知识,但能领悟多少,终究还是个人修为。我现在的成绩,是我靠个人努力应得的。臭老头是传授给了我很多东西,但并不代表我要全盘接受,更不代表我要当他思想的传承者,一个没有自我认知的傀儡。子曾经曰过: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但是你有必要这样去羞辱老师吗!”他小小的脸上满是涨红了的愤怒。“天地君亲师!你可以不感念老师的授业恩情,不打算知恩图报,但你这般数典忘祖,会遭报应的!”

  不管他再生气,都只是在脸红脖子粗地与我理论,丝毫动手的意思都没有,可见即便还是小小年纪,他的涵养就已经很好了。

  但,我可不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