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想靠近你却不能

第二十二章 有多少可以重来(下)

想靠近你却不能 刘非 5739 2010-11-27 16:37:09

    一切都在痛苦中结束了,来去都是那样的匆忙,有时候觉得人生真的好脆弱,在不经意间就黯然离开这个让人既爱又恨的世间。这时才发现生命对于我们的重要性,我们不去奢望上流社会的生活,可是,每个人都希望能健康而快乐的生活,与家人,朋友。

  当我们回首间,有多少人曾幻想糜烂的生活方式,在名与利之间游荡。直到,那天他才明白,原来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一辈子为了虚荣忙碌,留下他一生中最后的,悔恨的泪水。快乐是福,知足是福。快乐,知足才是最大的幸福。

  叶子推了推我说到;发什么呆啊?

  哦,我刚才看到一美女,她没带罩子。我就帮她想了想,这是为什么呢?经过我苦思冥想,终于想明白了。天气太热了,估计是想出来透透气,还有?;;?;;?;;?;;?;;?;;?;;?;;?;;

  还有什么啊?我就不明白,你的思想为什么就那么的龌龊。只要和你一起走在街上,你的眼睛就四处游荡,开始扫射大街上的美女。好像你什么没见过个一样,别人以为我带了头狼逛街呢!

  你还有理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啊,低腰,露脐,高跟鞋,走起路来中间跳。多穿点会死人啊。你看看你那座山,能不能收敛点。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女人,在说了这样不好,你说要是感冒了,那孩子怎么吃奶呀?说着我就动手。

  叶子说;行了。你看那边,有个人和捡饮料瓶的阿姨动嘴了。

  你少唬我,

  叶子把我的手按了下去,掰着我的头朝那方看去,还真有这回事。其实,我这人有一特大爱好,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一看这情形,我二话没说,就跑了过去,因为叶子穿的是高跟鞋,被我甩在了后面。

  当我走进时,围观的人已经好多了,他们只是看,不发表任何建议,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当我听出了倪端以后,我就火了。

  我说这为仁兄;反正你瓶里的水,充其量也就一口多了,要不你就喝了,要不你就直接给这位阿姨。在说了你喝完也就是顺手一扔,说不好还砸着别人,那样更不好,还不如送给阿姨赚个“谢谢;。又不是和你抢,只是在征求你的意见。你不给,也不要这样羞辱人啊。你没听过这样一句话;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管你什么事啊?给不给那是我的事,少管闲事。

  阿姨拉了拉我说;小伙子算了。

  阿姨,没事。在说了您一没抢,二没偷,靠自己辛苦赚钱,怕什么啊。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总比那些有胳膊有腿的到处和人要钱的好。

  有本事你给他钱,让她不要捡瓶子。还到处充好人。

  呵呵,行啊。只要你给阿姨一个饮料瓶,我就给10元,怎么样?

  难道我还怕你。

  这世道还有谁怕谁的,不信你就试试啊。

  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怎么着?

  说着,他把刚才那个瓶子给了阿姨。我从兜里掏出钱,塞进了阿姨的手,阿姨死活不接。

  阿姨你是不是担心我两是一伙的,敲诈你?

  不,不是的。

  阿姨,你放心你看我长的像那样的人吗?

  没等阿姨说话;我又塞了10元。找瓶子去!

  我手上没有啊。

  男人说出的话,应该像男人,不要像个娘们似地,婆婆妈妈的。

  一听这话,那丫急了。转头跑到一超市,出来的时候抱了一箱饮料。得意的向我这边走来,打开一瓶喝完了,将瓶子给了阿姨。

  就这样几瓶之后,他开始也喝不下去了。阿姨手里的钱也越来越多了,就在这时叶子过来了,一看这架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叶子捅了捅我,示意该收手了。

  阿姨也感觉到叶子的举动,拉了拉我的衣服。

  阿姨你放心吧,我想他撑不了多久了。

  你说什么啊?

  叶子急忙说;成成说你撑不了多久了?

  我急忙说;男人说话,女人不要插嘴。叶子嘟囔了几句,不说了。

  来,来来,我请大家喝饮料,喝完了瓶子给这位阿姨?

  我一听这话,心想;我看你能得意多久?

  几个回合下来,我再掏钱的时候,发现兜里比脸都干净了。

  怎么了,没钱就不要充大款,三比一啊,呵呵。

  旁边的人开始笑了,说;现在得年轻人就是这样,好攀比。我也没有在意他们说的那些话。看了看他那得意的样子,心想;老子整不死你,跟你姓。

  这时叶子把钱包递到了我面前说;悠着点,小心回不了家。

  哥们我不蒸馒头,蒸口气行不?说着将叶子包里仅有的500也给了阿姨。

  三比一,快点买饮料去!

  你行,给我等着。说完他头也不回就走了。

  我等着你,要不留个电话给你。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我,像是在等什么似地。我拉起叶子的手就走。那位阿姨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手里这些本不属于她的钱。我不时的回头看看,那里的人渐渐少去。

  让你悠着点,你不听,现在怎么回去?叶子说道;

  我不也让那丫给气的,破财免灾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穿的是高跟鞋?

  那我背你呗,还能怎么着!

  好啊!

  想的到美,钱没了,又不是手机也没有了。打电话让他们来接。

  哦,嘿嘿。

  怎么不打电话,是不是脑袋让门挤了。

  你才让门挤了,电话没有电了。不会两个都没有了吧。

  不信,你打给我试试。总是那句老的掉渣的口头禅,能不能有点创意。

  我接着说;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呵呵,又来了。

  怎么的,不服气出来单挑。我做了一个单挑的样子,就像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一样。

  行了吧,还是想想怎么回去吧。我现在有点冷。

  我让你得瑟,好像全世间漂亮的女人都死光了。我又没让你穿那么少,说实在的我很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

  我还没说完呢!我是说担心我儿子以后还能不能吃到新鲜的奶。

  谁说要嫁给你,少臭美的了。快想想办法,难不成今天要露宿街头,真是可怜我这大美女了。

  当我转头要说;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的时候。我才看到叶子的确很冷,楚楚动人的样子,谁看了谁都心疼。我提了提嗓门说;

  看你今天表现的不错,我就带你去个地方,不过什么话也不要说。听明白了没有?

  知道。

  知道还不走?

  你不走,我怎么知道啊。

  过了几个路口,我带着叶子来到了‘帝国大厦’门口。这是全市最豪华的五星休闲娱乐场所。停车场停满了好车,不时的从车里出来美女,但是伴随美女的总是恐龙。这里的恐龙不光是说长像,而且也指年龄,总的一句话全都是小三傍大款,靠姿色色和身材吃饭,也导致了一大批帅哥猛男吃软饭。在金钱和地位面前,爱情不是个玩意。

  就在这时,一妖艳的小三(自己觉得)屁股一扭一扭的朝我这边走来。我不禁失声;妈呀,我真替那小蛮腰担心。

  她瞅了我一眼,继续那狂妄的动作。

  叶子疑惑的问;成,难道你身上还有钱?

  这和钱没有多大关系?我带你是来充电的。

  充什么电?

  真是个猪,不充电怎么打电话啊。

  我怎么不知道这里可以充电!

  你知道狗熊就怎么死的吗?

  笨死的呗。

  这不得了。

  当我们刚要进去时,门迎做了一个标准的动作并说到;欢迎光临帝国大厦。接着来了一位美女主动与我们打招呼,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助?这时,叶子紧紧的挽着我的胳膊,低声说;我们还是走吧。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在说咱们身上又没有钱,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才好。

  我对那位美女笑着说;谢谢,有事我会叫你。

  美女微笑着说;好的。我的号是38。

  我向她点了点头。接着对叶子说;美女能不能镇定点。

  成,我越来越觉得腿在抖,咱们还是走吧。大款不是那么容易充的,好不?

  前面那里就可以充电。

  叶子畏畏缩缩的说;那快点了,我觉得还是外面好。

  行了,快拿手机吧。

  叶子慌忙的开始在她的包里翻,你们这些女人真麻烦,屁大个包塞那么多东西,找着了没有?

  找着了。

  快点插上去,就在我转身的时候,原华和几个男男女女走了进来,他们有说有笑的,好不开心,我顿时将眼睛转了个方向。距离更近了,直到她站在我的面前。

  原华问道;最近还好吗?

  我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是拽了拽叶子。叶子回过身发现是原华,很惊奇的叫了声;姐。那种感觉可能像是抓住了一颗救命草一样。

  叶子说;原华姐,你还好吧?

  原华直视着我说;一点都不好。我知道她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

  大家先上去吧,还是老地方。我遇到了朋友,一会上去。

  一位说话甜甜的女孩说道;好吧。我们等你。在经过我身边时礼貌的向我微笑。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起上去吧,反正都来了。顺便给你介绍几个美女,你不是很喜欢认识美女吗?

  叶子说;成,就上去一下嘛,好久都没有见到原华姐了,一起坐坐。那不是挺好的,你也不是经常提起原华姐吗?今天怎么了?

  叶子,是真的吗?我以为他把我给忘了。

  原华先前的严肃,渐渐被微笑与红润所代替,转眼间多云转晴,她昔日的风采一一显露,他们都有脆弱的一面,但更多的是希望心所属的那个人,不时的记起。女人总是喜欢听一些甜言蜜语,希望常常挂在男人的嘴边。可是又有多少男人愿意把自己的女人常常挂在嘴边,但绝大多数挂的是其它的女人和一些感兴趣的东西。在金钱和权力面前,女人在大多数男人的眼中,只是一个玩物,一件物品,一个寻欢作乐的工具;是一个解决生理需要和传宗接代的工具;充其量还不如小猫,小狗呢!喜新厌旧好像是规律,实用与一切事物。

  我们要学会在孤独和不公平中成长,只有野兽和上帝才喜欢孤独。

  你们先上去吧。手机还充着电,我一会就上去。

  原华说;好吧。

  叶子向我摇了摇手,和原华一起向二楼走去。我点了一支烟,吸了几口,看着这些款爷出出进进,旁边总是一些年轻漂亮的女的。还不时的在屁股上拧上一下。那些女还嗲声嗲气的说;弄的人家好痛啊,你真坏。人家不理你了。

  旁边的男的一看情形不对,马上就说;是我不好。你想要什么?我补偿你pp的损失。

  现在得东西好贵,我的卡都刷爆了。

  好,好,我给你。

  声音离我越来越远,哎。有钱就是大爷,还是做大爷好。

  说谁呢?

  我顺着说话的方向看去,怎么你又下来了?叶子呢?

  他和我那些朋友聊的不错,特别是你下午那事。那几个朋友都觉得你挺有意思的,想认识你,所以我就下来了。

  什么意思啊?是不是以为我是耍猴的。

  哈哈,几天不见你还是老样子,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

  谁让你喜欢了,我又不是没有人喜欢。少在我面前贫啊。都老大不下的人了,还装嫩。你不怕吓着别人!

  有钱难买我乐意,你管的着吗?

  不要在我面前提钱的事,一提我就气不打一出来。

  哦,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难怪你跑到这里给手机充电,合着你把钱全都捐了,回不去了啊。

  能不能不要提这事?

  不行,我就要说,看你能把我怎么!

  要不这样,你先借我一点,我打个借条给你?

  不-可-以-的,原华故意拉长声音,除非你在这里亲我一下!

  办不到,说着我就去拿手机。可能她知道手机是我最后的希望,她提前一步抢到了手机。我真是万念俱灰,连死的想法都有。

  我看你怎么办,亲不亲?说完朝二楼跑去,无奈之下我也跟着上去了,转眼间她进了一个房间。这可能就是她朋友说的那个老地方吧!我放慢了脚步,轻轻的走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推门就进去了。

  房间里很静,当我再向前走时,门突然关上了,这时原华已经靠在了门上。

  我走到她的身边说;你这是干什么?

  二话没说,双手就紧紧的抱着我的腰,头贴着我的胸说;我真的好想你,为什么不联系我?难道你忘记方姐说的那些话了吗?我不否认追我的人很多,他们不是家里有钱的,就是家里有权的,我也明白他们的意图,今天也不例外。当方雅第一次提起你时,我就觉得你不简单。我要试试让方雅动心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当我无意间听到你要来,我心里就有了上次那样的情形。我只是要试试你,可是我却把自己试进去了,让我难以自拔。

  你不要说了,这些我都知道。说完轻轻的将她的手放下,我转手点了只烟,我在沉思,我该怎么办才好?叶子怎么办?当我回过神时,原华光着后背对着我,我迟疑了,她白皙的肌肤上却有着和我同样的纹身,我不敢想象她面对了多么大的勇气。我有点难以想象眼前的这个女孩,我慌忙的扔掉手中的烟,而是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她的眼泪打醒了我。

  你怎么那么傻啊?痛不痛?

  哭笑着说;你说呢?

  我深深的在她额头亲了一口,而是将他搂的更紧了。

  要亲就亲嘴,那里感觉不到。

  好,当我碰到她的唇时,才感觉到有点干。

  这行了吧!

  她满意的笑了笑,你就这样光着见人。

  这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吗!

  以后不要顺便脱衣服,知道吗?

  我发誓只脱给你一个人。

  我看看了她,说道;赶紧穿衣服,小心着凉。

  嗯,知道。

  我在外面等你。说完后,我就出去了。

  其实,我在沉思,很难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做,我面对的不只是一个女人,也不知从何时起,‘专一’这两个字早他妈的不知躲在那里快活去了。真他大爷的应了那句话;男人爱女人是自然属性,女人爱男人是社会属性。

  自私是每个正常人的附属品,与生俱来,会伴随着每个人度过一生。自私是个东西吗?

  哦,我记起来了,它不是个东西。

  对,我想也是这样的。

  喂,你丫发什么楞啊?

  哦,是吗?

  是不是又遇到难题了?你就是这个样子,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不然也不会是这个德行。呵呵,行了,把你那僵尸脸收起来放在裤兜里吧。带你认识几个朋友,她们可都是一等一的美女,你就好这口子,不是吗?

  依你之见,我他妈就是一畜牲,只要是母的就喜欢。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随你意思了。说完她朝她朋友那方向去了。

  这他妈还是社会主义社会吗!哎,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到了共产主义社会时,估计连畜牲都不如。要是马、恩两位老先生在的话,可能会吐血。

  真他妈操蛋。

  你说什么,怎么不走啊。我朋友等好久了。

  管我屁事,那是你朋友,又他妈不是我的。有我鸟事,我慢不经事的点了支烟。

  原华生气地说;你到底走不走?

  真他妈的是个女人,不要磨叽了。认识你我算是倒霉透顶了。

  门被推开了,太让我失望,这他妈的还是人呆的地方吗!那像是来玩的,这分明是来打坐的。现要还有像这样的大好青年,我实在是感动,妈的。看来祖国后继是有人,也不用我担惊受怕了,甚是欢喜。

  我很礼貌的说;你们聊的还开心吗?

  叶子毫不留情的说;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受的一天,和他们聊天真他妈的费事。哎,成成,你也来呼吸下这里的感受好了。真他妈的龌龊。说完就出去了。

  原华感觉到有点不对劲,笑着说;叶子和你们开玩笑,她是个直肠子。这是成成,是我朋友。

  我向他们点了点头,以示友好。感觉那几个男的对我有意见,我也没有在意他们,反正不是天天打交道,懒的鸟他们。

  她们几个和我在一个大院里住。原华话还没有说完。

  我就说;哦,那你们都在政府大院住了。都是高干子弟咯,认识你们是本人一生中最大的幸事,今天我包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们还是不动,我怀疑它们是在静坐。鲁迅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灭亡。我选择了前者,因为我不想灭亡。

  我操,你们他妈的还是人不?少他妈的在老子面前装腔作势,老子不吃你们那一套。不要给脸不要脸,真一群猪生狗养猫带大的东西。我操。

  这一下可不了,她们个个惊呆了。没有想到原华认识的却是个畜生,我当时真的好佩服我的勇气,简直酷毙了,帅呆了。

  原华呵呵大笑;怎么样?见识了没有?是不是我说的那样。

  原华,你大爷的,我废了你丫。所有的人都呵呵大笑。这可能是他们一生听到最受益的几句话,也可能会在睡梦中惊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