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想靠近你却不能

第二十一章 有多少可以重来(上)

想靠近你却不能 刘非 4492 2010-11-27 16:36:24

  灰色的六月结束了,我参加了本学年最后的考试。意味着大一的生活已经成为了历史,它不在是属于我们了。这一年,我经历了好多事,也失去好多东西。我知道那些东西原本就不属于我,如同烟花一样,瞬间曾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绚丽,它注定就是那么的短暂。美,总是让人留恋。然而,却又很无奈。

  我和叶子踏上了北上的火车,我来的时候也是这列车,也是带着同样的心情。然而,时间仅相隔了一年,我失去了两个最爱的人。窗外,漂着小雨,这天气似乎让人讨厌。然而,却能勾起人们无限的回忆。

  叶子,你相信命运吗?

  我不知道,可是我又说不来。但是,我知道我们的认识绝不是偶然,或许,就是你说的命运吧。

  那你恨不恨方姐?

  为什么这样问我。其实,我很喜欢方姐的,她对你的爱,与我对你的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爱,她能放下一切去爱你,她也非常的相信你,也不嫉妒你喜欢上别的女孩。所谓,爱一个人并非要得到他,而是要默默的承受这份爱。虽然她安静的走了,可是她却永远的留在你心底的最深处。而我,却是那种懵懂的爱,由刚开始单纯的喜欢,到最后慢慢的爱上你。到再后来,有了一种依赖的爱,渐渐从方姐那里体会到什么是爱。爱不是单纯的肌肤接触,也不是天天说我爱你那样,而是让你得到更多的爱,让你幸福,让你快乐。

  我将叶子搂在我的怀中,在她的额头上深深的吻了一下。火车发出嘀哒嘀哒的声音,很有节凑。不时的发出鸣笛声,那声音很干脆。车厢里,渐渐的平静下来,偶尔能听到酣睡声。我看了看叶子,她已入睡了,我将她搂的更紧了。我的爱,只剩下这么一点了。我绝不能再次失去你。

  北方的夏天永远都是那么清凉,给人一种利索,亲切的感觉。我恨它,因为它铸就了一个这样的我。我爱它,因为它养育了我二十多年,也让我认识了生命中最爱的两个女人。

  我推了推身边的叶子,说道;马上就要进站了。快去洗洗脸。

  哦。成,你是不是一晚上没有睡?

  我睡不着。

  这几天你太累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我点了点头,她转身走向了洗手间。

  火车的广播开始了;各位旅客大家早上好,前方就是本次列车的终点站。请各位旅客拿好自己的东西,准备下车。感谢你乘坐本次列车,我是列车长XX。

  火车停了下来,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和叶子下了车。出了站口,我喊了一辆出租车。

  叶子说;成,要不先给你家打个电话吧。告诉家里人,你回来了。

  不用了。今天先不回家。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好吧,我听你的。

  师父;我们去甜和山庄。

  好。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看,是原华的。我没有接,直接关了机。

  叶子说;成,是谁的?为什么不接?

  原华。

  可能她找不到你,担心你。我给她打过去,告诉她我们回老家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将头转向了窗户边,一个熟悉的地方走进了我的视线——中国城。

  喂,华姐。刚才,成的手机没电了。不好意思啊。

  “你们现在在那里?我去你们学校却找不到你俩。”

  我和成回他老家了,不好意思。走之前没有和你打招呼。

  “没事的,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我把手机给成成。你和他说吧。

  成,给你。和华姐说说。快啊,叶子推了推我。

  我接过了手机。喂,是成吗?

  是我。

  “我找了你一天,很担心你。你走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呢”。

  我也是临时决定的,没有来的及告诉任何人。

  “难道连我也不可以吗?难道你忘记方姐说过什么吗?”

  没有。

  你知不知道我和我爸闹翻了,那你能告诉我,你还回来吗?

  也许会吧。

  我会一直等你的~~~```

  电话里,传出了嘟嘟的响声,我将手机给了叶子。她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问我。

  师父就这里停吧,前面进不去。我付了钱,就下了车。

  叶子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进去就知道了。钥匙依旧还在那里,我轻轻的打开了门。里面的摆设还是以前的样子。

  哦,好漂亮啊。一看就知道是女生的。

  你先慢慢的看吧,我进去洗个澡。当我一切就绪的时候,叶子进来。我将衣服一件件的挂在衣架上。

  这是方姐的家对吗?

  不,是方怡和方姐的家。我带你来这里没有其它的,只是让你感受一下。这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我按开了筏门,热水哗哗的流了出来,就在这时叶子紧紧的抱住了我,水渐渐打湿了她的衣服,最后衣服终于贴到了她的身上,丰满的胸顶在了我的胸上,我轻轻的将她的衣服脱了下来,不住的亲吻她的嘴,她用手搂着我的脖子。我抱着她走进了卧室~~~~~~~~~~~

  当我醒来时,叶子已经不了,我也不知道昨天我们做了多少次,但我发现我有点腰酸背疼。整个屋子还有那种遗留下的味道。我苦笑了笑。摸出一支烟。抽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进来。只听到有人在喊;你怎么还没有起啊。快点了。

  我一听知道是叶子。

  叶子,你快时来,我不行了。

  啊,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她急忙跑了进来。说道;那里不舒服啊?

  那里不舒服啊?还问我?我将她拉了过来。

  你还好意思说我啊,还不是你要吗?

  那我洗澡,你为什么要进来,那不是在勾引我?

  你还说,一口咬在了我嘴上。

  你要干吗?

  叶子说;你说呢?/

  哈哈,你好色啊。

  是啊,我今天就要色你,怎么着……

  不要闹了,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可是天堂啊,不是一般人说能走就能走的。也让你见识下我的实力。

  叶子说;你就少臭美吧。不就是一些狐朋狗友,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我和叶子就出去了。我们的第一站当然是“中国城”。这年头都流行打广告,街头帖的到处都是,一路走来,各式各样的广告都有;什么不孕不育,性功能障碍了,他妈的更可笑的是;还有人打广告找朋友。想了想,不是神经病,就是精神病。

  当我走到门口,我犹豫了。

  叶子说;怎么了。

  没事,进走吧。刚一脚迈进去,我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不是欧阳可吗?心想来,这死家伙怎么还在啊。

  欧阳,你不是回去了吗?

  他妈的这是谁?敢怎么称老娘。她抬头一看,急忙从桌子上跳了过来。哥,怎么是你啊。什么时候回来的。

  旁边的叶子低声说道;她是谁啊。比你还狂妄。

  你不用说话,一会就知道。

  我昨天刚回来,这不是就过来了吗。

  欧阳说;这位想必就是嫂子吧。

  叶子友好的笑了笑说;我叫叶然。

  欧阳说嫂子好漂亮啊,哥是怎么把你搞定的。

  叶子有点无语。

  欧阳说;对不起嫂子,习惯了,你不要介意。

  叶子说;早就习惯了。

  欧阳大声喊道;肖张,快过来,你看是谁来了。肖张说;你妈的,死三八,叫什么叫。老子又输了。

  欧阳吼道;**的,老娘让你不要玩了,你非玩不可。说着一只鞋就飞了过去。

  肖张又来了一句**的有完没完啊?

  欧阳,算了。还是我来吧。

  欧阳说了一句;操。

  肖张,是我。

  肖张说,这声音怎么好耳熟啊,成成。哎,不玩了,你们玩吧,老子输了一下午了。

  你还能听出我的声音,好难得啊。

  肖张说;就是忘了我亲爹,亲娘,也不能把哥你忘了啊。

  说着一拳打在了我的胸上。最近还好吗?

  肖张说;我是刚回来。

  那她呢?

  肖张说;我们一直都联系着,那你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一旁的欧阳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眼瞎了?快叫嫂子。

  哎,最近老眼昏花了,美女摆在面前都看不到啊。

  叶子说;你就是成传说中的肖张,今天百闻不如一见啊。

  肖张指了指欧阳;你看看嫂子,人家和你一样,都是女人。说话多有水准,我这辈子是让你给糟蹋了。

  欧阳说,好像委屈你了,还不是你死皮赖脸的求我啊。

  我苦笑了下,心想;不是冤家不聚头。

  欧阳,你在那里读书。叶子问道。

  跟了那王八蛋以后,早就找不到学校的大门了,还读什么大学。再过几处,我估计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了。

  肖张来了一句,行了。快不要说你那光荣历史了。成,咱兄弟好久都没有在一起了。喝点去,顺便认识几个人。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出了门,我们走到了辆车旁边肖张二话没说将钥匙扔给了我。

  我看了看手中的钥匙,笑了笑说道;我估计以后只没有机会开了。还是你开吧。

  肖张诡异的看着说;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了?高中那时,你不成天嚷着;要开车吗?这车你开去吧。反正我老爸那里别人又了一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色忙了,看什么东西都有是一个颜色。嘴里还不停的说;没事的,没事的~~~

  肖张拍了拍我的肩说;兄弟想开点,会好的。

  我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叶子。说;叶子你来开吧。

  车缓缓的起动了,我看这这个熟悉而又无奈的城市,轻轻的将座位放低了一些。身后的欧阳和肖张还在不停的斗嘴,我将眼睛闭了起来~~~~~~~~。

  一阵喧闹的声音把我吵醒了,门口站了好多人,样子全都是学生模样,有几上男的将自己的头发染成了七彩,还有几个女生嘴里还叨着一支烟。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欧阳关切的说;哥,小心点。

  叶子说;没事。只是分不清颜色而以。

  只听到一群小女生说;欧阳姐好。

  我和叶子就进去了,找了光线相对好的地方坐了下来。天底下的酒巴都一样,该有的一样都有不少。一会肖张和欧阳走了过来。身边多了几个女孩子,年龄与欧阳相仿。我也没有多去看她们,或许换了当初也许会那样去做。

  肖张喊了一声;服务员就过来了。拿了一箱洒和几个果盘。

  肖张说;先来给你介绍下;他是我哥们,成成。你们知道龙言,可能就会听说过他。

  行了,肖张。那都是些陈年老事了。

  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孩说;成哥好。我叫周波。其实我早就见过你。

  肖张说;不会是这样吧。

  真的,旁边那位是叶子姐。她可是A大学的校花啊。

  我一听,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可能在南昌那里见过我们。看来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到处都能碰到认识的人。

  叶子急忙问道;你是不是在南昌读书。是不是我们旁边那所大学的。

  对啊。成成的名气可大了。我们学校的人都知道他,只是没有真正见过他。

  叶子又问;那你是怎么认识我们的?

  辉哥的那个酒吧。我也是偶尔的一次去了那里,看到好多人都喊成哥。一想,你肯定就是叶子了。

  旁边那几个女的也介绍了自己,我也没在意她们叫什么。因为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大家都是出来玩玩,未必都能成为知已。

  欧阳说;既然都认识那就好说;一起敬哥一杯。当是给他接风了。

  当我拿起杯子时,叶子突然说道;医生说他最近不能喝酒。还是我替他喝吧。

  旁边的周波问道;叶子姐,成成怎么了?

  叶子说;没事。只是胃不舒服。

  周波说;那就不要喝了。服务员来杯冰水。

  顿时,我和叶子目光相接。可是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人们都说女人是世界上最敏感的动物,她们的第六感一向是很准确的,当我想起叶子的眼睛时,也许她感觉到了什么。

  就这样,她们几个你敬我,我敬你,也不清楚喝了多少回。完全把我遗忘了,像空气一样。当它们想起之时,才知道我还存在。我无奈之下,走到了点歌台。点了一首《当你孤单的时候想起谁》。我轻轻的拿起了话筒,跟着屏幕上唱了起来。

  你的心情总在飞

  什么事都想去追

  想抓住一点安慰

  你总是喜欢在人群中徘徊

  你最害怕孤单的滋味

  你的心那么脆

  一碰就会碎

  经不起一点风吹

  你的身边总是要许多人陪

  你最害怕每天的天黑

  但是天总会黑

  人总要离别

  谁也不能永远陪谁

  而孤单的滋味

  谁都要面对

  不只是你我会感觉到疲惫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你想不想找个人来陪

  你的快乐伤悲

  只有我能体会

  让我再陪你走一回

  整个酒巴静静的,原有的吵闹声,早以荡然无存,或许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很孤单,曾经的一切,都以不属于自己,想用一些东西来填补自己的空虚。原本不可能的一切却发生了,留给我们的只有回忆,眼泪。我们好想留住那一刻,可是我们真的迟了。天总会黑,人总要离别,谁也永远不能陪谁,谁都要面对这一切。

  当我回到他们当中,叶子紧紧的抱着我,心想;我们真的还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