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想靠近你却不能

第二十五章 爱也可以这样吗

想靠近你却不能 刘非 3351 2010-12-02 18:46:59

    怎么今年的国庆节又是十月一号?我有点不理解,从叶子走后,基本上我是像猪一样地度过我的每一天,实际上我身上却有类似猪的气质,我管它叫忧愁。每个人都在为国庆的安排而愁眉苦脸,我却整天穿梭于各个宿舍,没别有,只是因为国庆快到了,想发笔小财。

  其实这段时间,才是我最真实的日子,人往往在空虚的时候,总想找点事做,来弥补那颗空虚的心灵,不是我们挥霍青春,在青春的季节里,总有太多的伤悲和铭刻的记忆,我们应该怎样去面对这个沉重的季节?为什么那么多的笑容,那么多的温暖,那么多的思念却没法掩饰它的伤痕累累,为什么过去的岁月却没有我们的微笑呢?我们曾经拥有过的,付出的,得到的,它只不过是青春画册中的一个缩影。

  蟋蟀不耐烦的说;大清早的这谁呀?真是没教养,都大学生了,怎么跟放牛的似的,大呼小叫的。

  我说;行了。少他妈的像疯狗似的在这里,吠。快下去看看是谁?

  怎么每次都是我去,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啊?你让牛哥去啊!

  你真是个娘们,没等我说完,牛哥把门打开了。

  怎么是你们啊?他们几个还没有起床?要不你们先等等。当牛哥说完这句话时,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出於泥而不染。三年了,不容易啊!

  少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你们身上那点东西老娘见多了,说完就进来了。我从被子里将头伸了出来,苦笑了笑,说道;赵楠嘴皮子挺利索的吗?真是几天不见,如隔三秋啊!我都有点不认识你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那是自然,想过来看看你是不是被窝又藏了女的?替叶子看门。

  少来这个,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不要傻站着,都是自己人了,随便找个地方坐。赵楠和林玲不用我说,唯有素妍。牛哥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素妍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来,可能是她们逼她来的,也许,也许她心里根本就没有放下。爱情这玩意,有时像头皮屑,没完没了。

  蟋蟀干咳了几声,旁边的赵楠推了推素妍说道;过去吧!人家还等着你呢,你没有看到吗?

  是啊,素妍。好不容易来回,在说了你们还不是有个以前吗!

  在众人的劝说下,素妍还是坐在牛哥的床上,她的动作是那么的不自然,像刚娶回来的小媳妇。

  猴子昨天通霄玩电脑,睡的像死猪一样,所以我们没有打扰他。看到他们几个,我想起了我自己,可是我却没有什么感觉,人们常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女人是一半还是女人。

  赵楠说道;叶子联系过你没有?

  没有啊,怎么了你们是不是又搞内战了?

  我手机掉侧所后,一直没有联系过她。我那有那功夫,她要是给你来电话,告她一声,我手机掉侧所了。

  哦,要不现在给她打个电话,我们几个来就是提前商量国庆节怎么做过?顺便和她说声,让她早点回来。

  没问题,还是你自己和她说吧,说着将手机扔给了我。

  我拔通了叶子的号,电话里传出了声音;是赵楠吗?怎么不说话?

  我是成成,我们在一起商量国庆到那里玩。你什么时候回来?

  先不要说这个,你手机为什么打不进去?你知道我多么难过吗?我需要你时,你却不在我身边,现在想起我了,已经迟了。

  我说了你会信吗?

  我太了解你了,我们分手吧!电话中传出了阵阵哭泣声。虽然她不在我面前,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哭泣的样子。这让我想起了方怡最后和我通话时的情境,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幕在三年之后再次降临到我的身上。

  电话中传出了嘟嘟的响声,当我再次打过去时,却是关机。

  我又一次打过去,电话中传出了不在服务区的提示。我看了看他们几个,有说有笑,没有想到的是,我却成了第二个失恋的人,严格意义上说是第一个,我不明白现在的女人为什么对她们的第一次失身并不在乎,第一次失身并不能给她们套上一个锁链,反而我把这些看的太重了。

  赵楠,接着。我将手机扔给了她,并说道;叶子那边的事还没有办妥,可能国庆这段时间托人找找关系吧,让咱们玩的开心点。我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因为我而扫了大家的兴。我用颤抖的手点了支烟,心中的怒火开始燃烧了,我一次次的告诉自己,要控制,控制,终于将一个火红的烟头使劲的按在了自己的胳膊上,我的思绪如麻。他们为了先去庐山还是先去井冈山而争个不休。

  我平静的说;先上井冈山,再去庐山。因为先上井冈山有步步高升之意,***不是从井冈山起家的吗!庐山有退居二线之意。当年庐山会议之后,彭总不是被整下去了。

  说完之后,我草草穿了衣服就出去了。我真的很难理解,为什么她们都选择同样的分手方式,难道是有难言之隐,还是已经有了新的替代品,我已经被淘汰在茫茫的失恋大潮中。就像电脑软件一样,一代代不断的更新,永远走在时代的最前列。也像我们习惯了用右手写字,突然有一天用左手写字,总觉得有点不舒服。人一但习惯于某种行为后,就有一种依赖性,视它为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然而有一天你发现这种行为突然不属于你,内心的空虚与不安应运而生。我们随之面临继续这样,还是选择一种新的行为呢?

  我孤独的走在人们似为天堂的大学校园,虽然没有达到万念俱灰的地步,但我还是希望天快点黑了下来,这样就没有人能看到我的悲伤,虽然它只能短暂的遮掩悲伤的表情,可内心的痛苦却如漫漫长夜,我抬头看看远方的天空,可能她们已经为我向上天祈祷。

  我是一路从孤独中走来,这一切的出现,让我再次回到孤独当中。只不过是上天再次和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兜了一个圈子又回来了。这一切让我想起了那栋楼,我又一次登上了那栋教学楼,楼还是那栋楼,不同的是时间和心情,先前的那一幕幕像是昨天一样。我站在全校最高的这栋楼上大声喊道;我失恋了。说完,我躺在了地上,声音却在我耳边萦绕,久久不能远去。

  一阵风吹来,我觉得的有点冷,我睁天眼一看,天终于黑了。灯火阑珊,今天像是个美丽的幻觉,我觉得自己处于悬浮的状态,这种状态让我恐慌。我看看了远处,说了这样一句话;你并不遥远,遥远的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下楼后,我没有直接回宿舍,那个地方不能让我忘却,能让我忘却的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灯红酒绿。

  当我走进走的时候,这里人很少,很静,昏暗的灯光映衬出我内心的空虚,我直接坐在吧台旁,她给了我一杯啤酒,我一口气喝了大半杯。她说道;是不是遇到烦心事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拿起酒杯刚要喝时,她一把夺了过来,说道;酒不是这样喝的,如果心醉了,喝水也能喝醉。我强忍着,可是眼泪还是掉了下来,我能听到它与桌子的碰撞声,像杯子掉在地上一样,四处溅开,它碎了,真的碎了。我夺过她手中的酒,一口喝完杯中的酒。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直到嘴角,有点苦涩的味道。

  是不是感情出事了?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用红润的眼睛看着她。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同样的悲伤,忧虑,她用手轻轻的抚着我的脸,眼圈渐渐的红了,我不知她是同情我,还是她有过同样的遭遇,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她轻轻的将手抽开,用那生熟的手点了支烟。我想她可能好久都没有吸烟了,连抽烟的基本动作都忘记了。

  真的完了吗?

  我说不清楚,也许是真的。

  你也许不是一个让女人深爱的男人,但你肯定是个失去后让女人觉得可惜的男人,所以她会觉得很可惜,或许她不得已而为之。你想过找她没有?或许还有补救的机会。

  找一个人很难,但是躲一个却很容易。如果她有意躲着我,我一辈子都找不到她。

  那你还爱她吗?

  我只觉得她已成我生活的一个部分,而且是那种很重要的部分,失去她可能无法运作。

  她拿出了珍藏多年的酒,放到了我的面前,这是她以前那个男的最爱喝的酒,她苦苦珍藏,是等待有一天他会回来。那瓶酒是她唯一的念想,可能是一种寄托吧。既然她能拿出,说明它的价值已经不重要了。

  安姐,这是你的希望,我不能毁了你多年的寄托。

  没有那个必要了,她吸了口烟,将酒倒进了杯子。一口而进,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它淡如水,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味道。我们如同喝水一样,把它洒在了那颗支离破碎的心上。

  从那刻开始,我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我的失恋却换醒了她,此刻她真正明白,她苦苦等待的爱情,只是安慰她内心痛苦的一个借口。

  她笑了笑说道;去他妈的爱情,去死吧。我很喜欢听这句话,我觉得它很实在。

  她对我说;成,今天你不是你,我不是我。只把它当成对方心中的他来对待,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不能换个思考方式呢?

  说完我和她进了房间,我将她摁到在床上,撕掉了她身上的衣服,肆意的亲吻她的每一处,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在发泄,我的心碎了,她没有作出任何反抗的举动,她的呼吸渐渐加促了。

  她支起身,满脸泪水,柔情无限的看着,朦胧的灯光中,充斥着肉体极致的快感,所有的一切只是过眼浮云。爱是什么,难道这不是真正的爱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